分享

 

       新傷,深傷

 

假如心真的受傷了,而且傷得很深,
會懷疑它是否真的會痊癒,
痊癒以後,那傷痕會否褪去。

聽說,心臟細胞壞死,就不會復原,
或許細小的復原會在一段時間後發生,
但心臟的機能一定不如從前。
雖然不致死,但卻感覺到一點點的不一樣。
總覺得要更加小心呵護那脆弱的心臟,
因為再傷一次,小命可能不保。

原來,心傷也一樣。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以後,
曾經傷過的內心或者已經不再痛,
但總會覺得它的脆弱受不了再一次的傷害。
最後,「聰明地」選擇了封鎖它,不容它再有受傷的可能。

的確,心傷是很難痊癒,
那內心深處的傷口,沒有任何敷料可以協助。
只能依靠主人悉心照顧。
或者,因著主人的悉心呵護,
「心」開始「愛上」主人。
主人也開始把「心」據為己有,把它鎖得更緊。

然後,主人習慣了保護自己的「心」,謝絕一切的探訪。
或許有時「心」會覺得寂寞,
它會奇怪為什麼沒有人登門造訪,
然後它開始對這個「冷漠」的世界失望,
決定死心塌地「愛著」主人。
最終,主人成功保護著她的「心」,
卻發現,「心」的傷仍然那樣深,因為它從來沒有變得堅強。

的確,呵護心臟,要遷就它的脆弱,但也要鍛鍊它。
不是謝絕勞動,而是更聰明地選擇合適的運動。

保護受傷的心靈,要體諒它的痛苦,但也要鍛鍊它。
不是封閉它,而是要令它變得堅強。

她現在能給你的都是十年前我給過你的,你就折騰去吧!等你折騰夠了就會發現,你只是把我們走過的路又重複走了一遍而已。 我正專心地看電視,他突然說:“我們離婚吧。”他很嚴肅,不像是跟我開玩笑。浮上我腦海的第一個念頭是:他肯定炒股虧大了,或者是得了絕症,怕連累我。我堅決地搖頭,油然而...

一個朋友對我說,當年曾有兩個男孩追求她。這兩個男孩都十分愛她,這讓她很為難,最終她選擇了那個頗具事業心的男孩。結婚後,她才發現丈夫事業心過強而常常忽略了她,她獨自一人在深夜思索自己的選擇。她感到有些後悔,她想如果選擇了另外一個男孩,生活也許會很輕鬆愜意。 當她再次見到那個男孩時,她發現幾年過去了,他...

人際交往中,我們為了得到對方的認可和尊重,而表現出關愛和尊重對方,這種關愛與尊重其實是有條件的,有目的的,其立足點還是自我,所以是不真誠的,在本質上是自己的需要。當我們向他人表達這種“愛”的時候,其實是在表達“我需要你”,這種裝出來的關愛是&ldqu...

有一天一個有智慧的教授問他的學生以下問題:為什麼人生氣時說話用“喊”的? 所有的學生都想了很久,其中有一個學生說:因為我們喪失了“冷靜”,所以我們會用喊的。 教授又問:但是為什麼別人就在你旁邊而已,你還是用喊的,難道不能小聲的說嗎?為什麼總是要用&ld...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