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捍衛作夢的權利✿謝沛恩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二十歲,很多年輕人還在人生道路上茫然摸索,為升學、就業、轉大人…等等等等煩惱,如陀螺忙轉,既停不下來又無法跳脫,謝沛恩卻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例子。很小就知道自己要成為一個歌手,知道自己要往創作與表演的路上前行,從十六歲開始參與戲劇演出,到現在發行第一張專輯,似乎是個築夢踏實的旅程,但背後她對自己想要成為一個表演者的堅持,與從不停歇的持續創作,才是真正促成一切發生的原始能量。

用音樂寫日記
透過創作探索自己

也許是受到母親賴佩霞的遺傳與影響,謝沛恩喜歡唱歌表演,小時候她看著媽媽在舞臺上很開心的表演,默默希望自己以後也可以如這般開心的過日子,並把快樂帶給別人。看書的時候,她會在腦海中玩起導演的角色,把書中故事改編成電影,把故事情節寫成一首首歌,不論看到什麼,聽到什麼,總可以激發起謝沛恩無盡的想像與創意。「我喜歡表演,唱歌也是一種表演,透過表演我可以跳脫到另外一個世界,就像是在旅行,發現以前沒有去過的地方,沒有想過的想法,也可以抒發一些心情,我的人還在這裡,可是心正在旅行。」

豐沛的創作欲在十三歲開始轉化為實體作品,她發現家裡有一把從來沒有人碰的吉他,開始自己看書學彈吉他,在筆記本上寫下自己創作的合弦與文字,把每天發生的事情與情緒、想法,都譜成旋律與歌詞,一天一天,謝沛恩用音樂寫日記,為了不要忘記這些感動,她也會邊彈邊唱,用錄音機把這些歌都唱錄下來。

故事說到這裡很像是少女的願望,但謝沛恩還知道另外一個祕密世界的存在。「我聽每一首曲子都會像做夢一樣,去到一個不同的國度,而我的意識非常醒覺,可以看到那個地方的街道,甚至角落的一盆花,每一個世界都非常真實清晰,於是我知道每一首歌都是一次旅行的機會。」頓然間我領悟眼前這個女孩,她不是在訴說「我的志願」,若是成為眾所矚目的偶像當然很好,但對謝沛恩來說,重要的是她正透過各種型態的表演,同時更了解自己;她想成為一個傳遞者,透過音樂創作與表演,帶領大家開啟並探索另外一個世界的樞紐。

捍衛作夢的權利✿謝沛恩

情緒調整高手
在生活中實踐禪修

創作力豐盛的人通常有顆纖細易感的心,但謝沛恩內在並不是一個如外型般飄渺的夢行者,她透徹觀察著身邊所發生的一切,言談中有著超齡的成熟,甚至有著長年修行者的洞見。當問起最擅長的事情是什麼?她的回答是:「情緒調整。」比方說,以前沛恩跟爸爸有時會發生衝突,她會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生悶氣,但很快就瞭解到衝突的根本原因,「爸爸是么兒,所以當他累了一天回到家,會回到么兒的狀態,希望大家都寶貝他。」於是謝沛恩不再生氣了,她會調整好情緒,走出房間跟爸爸說說笑笑,或是撒嬌的道歉。「我對人很有耐性,也許是受到媽媽的影響,身心靈之類的東西,會讓我很知道怎麼處理自己與他人的情緒。」這樣的特質也讓她在演藝圈這種聚散快速的生態中,適應良好,「我喜歡新鮮感,所以就算大家變成天天見面的好朋友,也不見得會比較開心,彼此想念時,透過遠遠的問候,反而更感貼心。」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66期/ 3月號

捍衛作夢的權利✿謝沛恩

有個少年認為自己最大的缺點是膽小,為此他很自卑,沒有朋友,常常覺得自己的前途沒有一點希望。 一天,少年鼓起勇氣去看心理醫生。醫生聽了他結結巴巴的訴說後,握住他的手,笑著說:“這怎麼是缺點呢?分明是個優點嘛!你只不過非常謹慎罷了,而謹慎的人總是很可靠,很少出亂子的。”少年聽到...

1、我交了心,你捨得傷就傷。 2、希望這個時間的你,不是呆在外面,外面風大,我怕你會感冒。 3、有些傷痕,劃在手上,癒合後就成了往事;有些傷痕,劃在心上,哪怕劃得很輕,也會留駐於心。 4、一個人不可怕,怕的是迷失。孤單可以習慣,空虛不能習慣。可以兩手空空回家,但不能帶著空虛的靈魂。 5、常有人說,...

人,在他的一生中有一段最美好的時刻。 記得我的這一時刻出現在八歲那一年。那是一個春天的夜晚,我突然醒了,睜開眼睛,看見屋子裡灑滿了月光,四周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溫暖的空氣裡充滿了梨花和忍冬樹叢發出的清香。 我下了床,踮著腳輕輕地走出屋子,隨手關上了門,母親正坐在門廊的石階上,她抬起頭,看見了...

那一年他們兩個都在讀研,是窮學生,平時辛苦打工掙來的錢,除去生活必需的費用,基本所剩無幾;所以,旅遊在他們幾乎是件奢侈的事情。但在那個臨近畢業的繁花似錦的春天,他還是偷偷節省下一筆生活費,打算帶她去臨城,做一次短途的旅行。 可惜旅行並沒有預想的順利,半路汽車拋錨,返回時將書包意外落在山上,都使得行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