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婚姻走過了25個年頭,

我們夫妻兩人都是SOHO族,
工作室就設在自己的家裡,
是一對共處時間
非比尋「長」的老夫老妻。

每每聽到
周遭的親朋好友說:
「你們的感情怎麼一直那麼好~」
外觀看來或許如此,
但我想,
內情有點不單純,事實並非如此啊…

現實生活中的我們,生活步調不一樣
作息型態不一樣,
一天到晚都在你爭我吵。

丈夫一向唯我獨尊,而我總隨著他的一言一行起舞,
一旦驚覺,
赫然發現對他的不滿和因他而產生的焦慮,
早就淹到了喉嚨,
心中那只壓力鍋已經臨界爆發點了。

40多歲時在東京新宿區買了房子,
當時以為
「從此過著幸福安穩的日子○」
倏地來到了50歲,回頭一看
哪裡有幸福安穩?
簡直是日日月月都難安,
曾幾何時,
我們的家、我們的夫妻關係
通通變成了沉重的負荷。

於是懷抱著諸多不滿以及沉重負荷的我,
把每天想著如何重拾快樂、
密謀休夫的心情故事,
一一化成圖文,寫成了這本書。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一開始看到這本書的標題《我,好想離婚!》,
心理OS覺得「這應該是所有婚後女人偶爾會浮現的內心話吧?」(笑)
婚後同居常常會為了小事情吵架,
任何小事兩人都會變得不耐煩,
反而自己回娘家住的時候,
還比較不會吵架,
甚至會有小別勝新婚的感覺!

看到這本書的內容,
雖然覺得跟我與老公的生活方式相差甚遠,
但還是有些部分令我會心一笑。
像是有一個人先睡的話,
另一個就要小心翼翼不發出聲音,
換做在我家的話,尤其是小孩睡著的時候,
兩個人都要很小心的輕聲細語~~~

我覺得作者藤原和愛脾氣好好,
很多時候都默默忍耐、自己找出口發洩,
再以幽默詼諧的筆觸,
描繪出她幻想離婚的內心小劇場,
如果是我,早就一腳飛踢過去了吧!(笑)

如果妳恰巧萌生「我好想離婚」的念頭,
閱讀這本書,也許會給你意想不到的輕鬆感唷~

「香菇愛畫畫」圖文作家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我,好想離婚!!: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

 

 

 

我,好想離婚啊!!結婚25年,我對他的忍耐已經隨時瀕於爆炸…絕對畫進崩潰老婆們的心坎裡!

 

幸福綠光閱讀網;《新自然主義》粉絲團

 

沈白雪穿著七寸高的高跟鞋,站在街邊叫車。時逢下班高峰期,天又飄著雨,那些車魚一樣在她的眼前游來游去,卻沒有一輛肯為她停下來。倒是飛起來的泥點,濺到她漂亮的長裙上,剛剛在美髮屋裡做過的髮型,被雨絲打濕,軟軟地貼在額上,狼狽而又難受。 她掏出手機,皺著眉,掃了一眼上面的時間,再攔不到車,只怕真的要遲到了...

人的五大根本煩惱——貪、嗔、痴、慢、疑,會帶來許多情緒的困擾,如何以佛法消解情緒煩惱,開創幸福人生?   從佛法的觀點來看,我們人是有情眾生,既然是“有情”,當然就會有情緒。我們也大都體會過控制不住情緒,反被情緒所控制的苦,甚至常常因為一時情...

“你可以沉默不語,不管我的著急,你可以不回信息,不顧我的焦慮,你可以將我的關心,說成讓你煩躁的原因,你可以把我的思念,丟在角落不屑一顧,你可以對著其他人微笑,你可以給別人擁抱,你可以對全世界好,卻忘了我一直的傷心…你做什麼都可以,不過是因為仗著我喜歡你,而那,卻是唯一讓我變...

一直到現在,我每看到在街喧喝汽水的孩童,總會多注視一眼。而每次走進超級市場,看到滿牆滿架的汽水、可樂、果汁飲料,心裡則頗有感慨。 看到這些,總令我想起童年時代想要喝汽水而不可得的景況,在台灣初光復不久的那幾年,鄉間的農民雖不致飢寒交迫,但是想要三餐都吃飽似乎也不太可得,尤其是人口眾多的家族,更不要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