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戀愛,是因為不想一個人。戀愛之後才會明白,其實依然是一個人。耳鬢廝磨間依然有無法丈量的距離,朝朝暮暮間依然有無法穿越的時空。愛情裡沒有好人和壞人,一切只是因為愛上了一個人。

我養了一個小我7歲的「小白臉」!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卻讓我徹底覺悟了...太心痛了! 

翻拍tt

明迪今晚倒霉透了。

公司換了大老闆,下班後有一個歡迎派對,幸好不遠,就在公司旁邊的酒店,走幾步就到,到點她匆匆忙忙換好裙子高跟鞋,胡亂補了補妝,正要趕去參加,客戶一個電話追過來,要一個很急的東西,明迪權衡了一分鐘,決定把助理琳達留下趕工作,自己去應酬場面。

琳達是剛進公司不滿半年的小朋友,聽說有派對可去,興頭極了,一早就穿著新裙子來的,下班前還仔細補了妝,發了自拍照,不讓去怎麼行?接下來還要發現場自拍照呀!

明迪生氣了,說,讓你留下就留下,做好先發郵件給我看,我手機可以收的,如果到時候趕得及你再去,趕不及就算了,馬上年底了,不還有年會嗎?

明迪剛趕到酒店,存了外套,手機裡郵件就進來了,一看文件好幾處明顯錯誤,她趕緊給琳達打電話,座機、手機都沒人接,短信、微信全不回。

明迪又權衡了一分鐘,果斷跟老闆打了個招呼,趕緊奔回辦公室。

路上高跟鞋卡在了水泥縫裡,險些摔倒,用腳勾著竟然拔不出來,只好蹲下來使勁一拔,鞋跟斷了。

這是雙新鞋,菲拉格慕的新款,穿了還不到五次。

明迪一手攥著鞋跟、一手拎著鞋子回到辦公室,琳達全無蹤影,只好自己動手改起來。

待她改好文件發出去,再一看時間,不去也罷,這會兒趕去,新大老闆應該差不多正好演講完畢,掌聲中躊躇滿志環顧全場,一眼看見有人擦邊溜進來,能有什麼好印象?算了。

她靠在椅背上,隨手刷刷朋友圈,火蹭一下冒上來了。

琳達正在源源不絕地發各種自拍、合照、酒水照、點心照、桌花照……凡是能拍能發的東西,一樣也不放過。

明迪給琳達發了條微信,說,回公司來,我們談談。

過了十分鐘,琳達才回了條,哦。

明迪盯著這個哦看了一分鐘,回了條,算了,明天再說吧。

琳達沒有再回覆。

明迪撥給男朋友凌霄,說,我完事了,你來接我吧。

凌霄壓低聲音說,親愛的,寶貝,哈尼,你能自己先回去嗎?我這兒也剛完,兄弟們說玩局遊戲再走,我不能不參與啊。

明迪說,我今天心情很不好。

凌霄說,我也心情不好啊,我手機丟了。

明迪說,啊?

凌霄說,啊,你上月才送我的生日禮物啊,心疼死我了,幸好同事有個舊手機在公司,趕緊補了個卡裝上了,不然你找不到我該多著急啊,我乖吧?

明迪說,好吧。

凌霄說,那你也乖,先回去吧,我玩一局就回來,給你帶宵夜,啊?

沒等明迪回答,他就掛了電話。

直到一點半凌霄才回到家,明迪手握著遙控器,兩眼發直地盯著電視屏幕,聽見他進門,眼珠轉了一下,又直回去了。

凌霄討好地湊上來,說,親愛的,寶貝,哈尼,不好意思啊,第一局玩得太好了,他們不讓我走,沒想到第二局也發揮得不錯,就更走不了了……

明迪揮了揮手,說,你明天去幫我把鞋子修好,我就原諒你。

凌霄說,好的,什麼鞋?在哪兒呢?怎麼壞了?我親手給你修!

明迪說,桌上,我放鞋盒裡了,發票也在裡面,我記得你們公司樓下商場裡有菲拉格慕,你先問一下他們能不能處理,要收多少錢。

凌霄伸出一半的手縮了回來,說,啊,還要錢啊?

明迪說,自己弄壞的,不是質量問題,應該要收錢的。

凌霄說,要多少呢?

明迪說,不知道,你問問吧。

凌霄說,這鞋多少錢?

明迪說,打折時候買的,兩千九百多吧,記不清了。

凌霄說,哦。

明迪情不自禁地皺了皺眉頭。

凌霄又討好地湊了上來,說,親愛的,寶貝,哈尼,我那個,月底了,沒錢了,週末我陪你去修,怎麼樣?

明迪說,週末我可能要加班。

凌霄說,那就加完了再去唄。

明迪說,加完了人家就關門了。

凌霄也不高興了,說,好吧,我明天去,你先給我錢吧。

明迪看了凌霄一眼。

年輕真是好,將近凌晨兩點了,看起來還是精神煥發,毫無疲態。

他們相差七歲,明迪今年三十二。

凌霄在廣告公司做美術,大學不好,本來只能在小公司混混,明迪覺得不是辦法,托關係讓他進了知名外企,剛進去不久,工資很低,還總得加班,全靠年輕有理想,才幹得高高興興。

象琳達似的,高興起來沒肝沒肺。

明迪忽然心軟了,覺得琳達也不那麼可恨了。

她說,算了,回頭我自己去吧,你別管了。

凌霄立刻又活了,湊上來說,好的好的,週末我陪你去,修完鞋子,你陪我去看手機,好不好?

明迪說,好。

凌霄說,我今天上網看了好幾款新機型,再看看真機就直接能定了。

明迪說,好。

凌霄說,親愛的,寶貝,哈尼,你再送我一新手機好不好?

明迪嘆了口氣,說,好吧,別太貴就好,下個月我妹結婚,我得留點錢。

凌霄說,沒問題,我找個便宜的,就比你的鞋子貴一點點。

明迪說,好。

第二天回到公司,事情很多,她忙得完全顧不上找琳達談話。

琳達也像完全沒有這事似的,泰然自若。

明迪在電話與電話之間看著琳達想,年輕真好。

下班的時候她已經累得說不動話,揮揮手讓琳達走了。

週末明迪的加班取消了,她和凌霄一起去修鞋子、選手機。

陽光燦爛,天空很藍,又有了新手機的凌霄很開心,給明迪買了個大大的粉色棉花糖,明迪笑彎了腰。

這種時候明迪總會覺得自己和凌霄一樣年輕。

週一又加班到凌晨,明迪照了照鏡子,嘆了口氣,還是不年輕了。

她打給凌霄,卻是個年輕女孩接的電話,很不客氣的一聲喂。

明迪看看手機,號碼沒錯,於是問,這不是凌霄的手機嗎?

女孩說,這是我的手機,他呼叫轉移到我手機上了。

明迪說,不好意思,麻煩叫他聽一下電話吧。

女孩說,哦。

可是凌霄沒有來聽電話,過了半天,電話斷了。

明迪坐不住了,她打車去了凌霄的公司,正看到一群年輕人打打鬧鬧地走出來,凌霄摟著一個年輕女孩走在最前面。

明迪下了車,大喊了一聲凌霄。

凌霄觸電似的鬆開手,快速迎上來幾步,又站住了,扭頭看看年輕女孩。

年輕女孩翻了個白眼,快步追上其他年輕人一起走了。

明迪氣得發抖,說,她是誰?

凌霄說,同事。

明迪說,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凌霄說,啊,你打我電話了?她沒告訴我啊。

明迪說,她?哪個她?就是她?

凌霄左右看看,說,走,回家吧,乖,回家再說。

出租車上,明迪打破了尷尬的沉默,問,你手機呢?

凌霄說,啊?哦,丟了。

明迪說,又丟了?

凌霄說,嗯,早上地鐵太擠了,我又沒睡醒,沒注意什麼時候就不見了。

明迪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到家了,凌霄輕盈地跳下車,站在兩步外等明迪。

明迪翻了翻錢包,伸頭出去問,你有兩塊零錢沒有?

凌霄不耐煩地說,我沒帶錢包,你讓他找吧。

明迪說,沒帶錢包?這一天怎麼過的?

凌霄說,找同事借啊。

又是同事,明迪已經沒有勇氣問是不是還是那個她了。

進了家門,凌霄直奔廁所,在裡面一呆就是半天。

明迪癱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想動。

居然就這樣睡著了。

再被客戶的電話叫醒已是上午,一通好好好是是是馬上馬上馬上之後,明迪坐起來,看到身上蓋著被子,鞋子不知道是凌霄幫著脫的還是自己蹬掉的,昨天穿的衣服原封不動,已經滾得稀皺。

桌上有凌霄留的紙條,寶貝,對不起。我先去上班了,你最近挺累的,不行就請一天假在家多睡睡吧,我愛你。

電話又響了,這次是媽媽,問明迪能請幾天假以及哪天能到家。

明迪說,我一會去公司算算,然後跟老闆商量下再告訴你。

媽媽說,你別老一天到晚公司、老闆的,這是你妹妹要結婚,今天一定得告訴我。

明迪說,好好好。

媽媽說,你就這一個妹妹。

明迪說,是是是。

媽媽說,大家的日子都定好了,就等你一個人了。

明迪說,馬上馬上馬上。

媽媽說,對了,你是一個人回來嗎?

明迪把凌霄留的紙條攥成一團,說,對,一個人。

via

在遙遠的冰雪國,居住著美麗的冰雪女王 一天,冰雪國的小王子告訴女王,他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女王答應了,但她告訴小王子一定要在他108歲的生日之前趕回來,因為在他的成人禮上,她將為他挑選王妃。 一天,小王子路過一座村莊,看見一個女孩正在給一隻小山羊喂青草,小王子停住了腳步。小王子和女孩成了好朋友。他...

老婆,就是那個為了省錢幫你買一份中意的禮物,卻宣稱自己是在節食的「傻瓜女人」。   老婆,就是那個為了愛你,而放棄整片森林,一心想陪在你身邊和你慢慢變老的「庸俗女人」。   老婆,就是那個不許你看別的女人、提別的女人、讚美別的女人的「小氣女人」。   老婆,就是那個保...

男人在愛情中也會做很多傻事,也會犯“零智商”的行為。男人在感情的王國裡,盡對是個昏君。女性隻要肯奉承,他什麼都答應。(上圖僅為示意圖,內容與圖片人物無關) 男人有時自私的人,他們總是希看能夠擁有可以超越友誼界限的紅顏知己。男人以為戀愛和結婚成親是兩回事,很多時候,他拖延結婚成...

很多時候,心裡總有一個特別的人,把他放在特別的位置,不刻意記起,也不輕易忘掉,經常會在無意間想起,孤單的時候會想到他,無聊的時候會找他跟他聊聊天,高興的時候會跟他分享,悲傷的時候找他哭訴尋求安慰。 有時,他會把你當小孩子般逗你,喊著你小朋友小朋友,當你生病或者是工作太忙經常加班時,他又總是說:「都...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