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非不愛錢財,只因有「你」來換

 

 


我非不愛錢財,只因有「你」來換

 

 

 

 

荷西問三毛:「你想嫁個什麼樣的人?」

 

三毛說:「看的順眼的,千萬富翁也嫁;看不順眼的,億萬富翁也嫁。」

 

荷西:「說來說去還是想嫁個有錢的。」

 

三毛看了荷西一眼:「也有例外。」

 

「那你要是嫁給我呢?」荷西問道。

 

三毛嘆了口氣:「要是你的話,只要夠吃飯的錢就夠了。」

 

「那你吃得多嗎?」荷西問。

 

「不多不多,以後還可以少吃點。」

 

我真的很喜歡上面的這段話,卻並非如很多人想的那樣為這份深情感動,恰恰相反,我覺著三毛在很理性的講一個道理。

 

首先,姑娘都想找個有錢人麼?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不是,那才有問題。試想,你去買水果,人家都要個兒大鮮美的,你非要那個歪瓜裂棗;你去挑衣服,人家都要質地優良搭配合適的,你非要起球粘毛的厚大衣;你去工作,人家都爭升職加薪,你非要吊兒郎當的往後退。

 

生活需要有種向上的力量,想要好的東西沒有什麼可讓你覺著羞恥的,如果反反覆覆去強調不愛物質不愛錢,才會讓人心生懷疑貌似此地無銀三百兩。

 

我非不愛錢財,只因有「你」來換

 

那麼,姑娘都會找個有錢人麼?答案必然是否定的,還是上文的例子:

 

你去買水果,個兒大賣相好的或許吃起來不夠甜,反而是歪瓜裂棗吃起來順口;你去挑衣服,質地優良搭配合適的太單薄,反而是這起球粘毛的能抵擋寒風;你去工作,升職加薪是種選擇,但安於現狀未嘗不是一種生活態度。

 

重點是,不選看起來更好的,是需要理由的。甜蜜、溫暖、安穩,這都是不可忽視的原因。

 

可是,很多人不禁要問,那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姑娘明裡暗裡非要找個有錢人?

 

唉,說句不夠溫暖不夠積極不夠正面的實話,有錢人、窮小子,都可能會有背叛,有缺點,那為何不索性找個有錢人?

 

說到這裡,不免讓很多人灰心了,原諒我又顯得陰暗毒舌本性了,不過我一直認為優秀的人是有優秀的理由的,比如面對誘惑時的抉擇和一路努力磨練出的品質。

 

當然,以上這段是題外話。

 

 

 

不過確實,有些話哪怕大家都心知肚明,說出來難免傷感情,還不如彼此執手相看信誓旦旦山盟海誓生死契闊來的美好。但你走在路上,總要有一個方向,具體到兩個人的關係,總要有「你想要的東西」:求感情的得到纏綿悱惻;求安穩的得到歲月靜好;求富足的得到衣食無憂;這都叫求仁得仁,無可厚非。

 

最可怕的,不在於「你想要的東西」的東西究竟是什麼,畢竟那是你自己的選擇。而是很多的人,「想要的」太多。說是求仁得仁,可您偏偏非要求「仁義禮智信」,最後哪怕得到了一個「仁」,大概還是心有不甘到底意難平吧?

 

有句語說得好:你想要什麼儘管伸手去拿,不過得付出相應的代價。聰明如三毛,字裡行間早就說得明白:「我非不愛錢財,但現在卻可以連吃飯都節制,那是因為要有「你」來換。」

來源

 

每一個人都曾追逐過愛情的羅曼蒂克,也曾幻想過夢中的愛琴海。但是不管這一切的浪漫當初看似多麼唯美,你溫馨的情感港灣里卻不可能只停留一艘永恆的船! 當然,這並不是說你見異思遷,只是看你在情感的海洋裡能否及時順應潮漲潮落的變遷,感受激情過後的平淡?如果你不能很快地將自己的角色轉換到位,那麼你就會悵然若失,...

愛情有時像在等公交車,不想坐的公交車接二連三頻頻為你停留,而真正想坐的,卻怎麼也等不到,像是一場存心的惡作劇。 等到公交車終於姍姍來遲時,卻像約好似地結夥成行連來兩三輛,讓人不知如何是好,無論坐上哪輛,都抹不去心頭淡淡的悵惘,總擔心錯過的是否才是最好的選擇。直到兩車交會時從窗外看進車內的景象,才豁然...

從六歲的籬笆牆爬過去,回來的時候,我還是六歲。那棵誘惑了我一個季節的果樹,起初長滿青澀,又一個春天來了的時候,它還是長滿了青澀。 小孩子的疏忽,讓一棵果實在某一年秋天熟透。吞下那一枚甜蜜,我才知道,原來這世間的很多美好,是因著世間的等待。 多年後,我發現,我長大了。 只是,我不是很帥,臉上長著像春天...

他輕抱著她,滿帶歉意的說: “對不起,我不能給你整個世界。” 她 ​​拍拍他的背,微微地笑道,帶著苦澀和開心的顏色: “沒關係,我也不想要整個世界。” 我只要你,她在心裡默念。 “但我能把我的整個世界都給你。”他堅定的說,看著她...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