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出軌了,但我不是壞人

(文/Benjamin Le)大多數人都相信自己是道德良好之人。他們知道背叛伴侶是不對的。那麼他們對自己的出軌會作何感想?人在出軌之後又是如何重塑自我認知?這些問題可以幫助我們弄明白,為何所謂“好人”也會出軌。

認知失調理論認為,如果人的想法和行為不可協調,一定會有一個佔上風。你是否曾有過這樣的疑惑:既然我們都知道煙與癌症的關係,為什麼還有人要抽煙?就連抽煙的人自己都知道,抽煙可能會誘發癌症。他們往往會給自己的行為找一個合理的解釋,比如“我抽的也不是那麼多啦”或者“我祖母每天要抽兩包煙呢,還活到了90歲。”他們如此這般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後,就會覺得自己的認知與行為仍舊保持一致。

與此類似,出軌之人明白自己犯了錯。他們可能會為了消除負罪感,而努力讓大事化小。《社會和個人關係期刊》(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上刊載的最新研究提出,出軌之人也會為自己的不忠而感到良心不安。但他們隨後會轉變認知,將出軌視作反常行為,以此來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點。

心理學家的實驗

研究者共進行了四次不同實驗,將被試隨機分到“忠實”組或“不忠”組。讀者您可能會問,怎樣才能在心理學實驗環境下,讓被試背叛(或者不背叛)他們的伴侶?就算真能做到這點,出於倫理考慮,研究者也不應該這麼做。但在現實生活中,人就算擁有穩定的婚戀關係,如果為其他人吸引,也很可能會與之來往——這大概可算是一種形式較為溫和的出軌。研究者以此策劃了整個實驗。

研究者要求被試回憶一段過去的戀情,以及當時除伴侶之外,他們還曾被誰吸引。且拿美劇“老爸老媽浪漫史”裡的主角泰德打個比方。如果泰德來參加實驗,他會被要求填寫一份關於“不忠誠度”問卷。他會想起自己和前女友維多利亞那段已經結束的戀情。早年他在和維多利亞交往的時候,心裡還常常想著羅賓,時常和她來往調情。

我出軌了,但我不是壞人

下面就到了本實驗最精妙的部分:被試是提交問卷後,會收到“不實反饋”,讓他們以為自己比其他被試更加不忠(或者相反)。也就是說,如果泰德被分到“不忠”組,他就會以為自己當年與羅賓的接觸過於頻繁親密。和其他被試比較而言,他對自己當時的伴侶更加不忠。

實驗結果表明,“不忠”組比“忠實”組更易產生負面情緒。被誘導認為自己不忠之人,更不喜歡自己。他們會感到良心不安,努力想讓大事化小。所以他們會報告說,那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不能代表他們的為人(“那不是我平時的樣子”)。

簡單說來就是,人們知道對伴侶不忠是錯誤的,但這不能阻礙有些人明知故犯。一般來說,出軌之人都會很鄙視自己。但是他們會通過各種方法改變認知,把過錯淡化,讓自己感覺變好一點。這樣一來,他們的負面情緒就得到了緩解,或至少他們不會再那麼鄙視自己。他們可能不會從中吸取教訓,在將來也可能更容易出軌。

本文編譯自Scientific American: Cheaters Use Cognitive Tricks to Rationalize Infidelity

女生容易動心的二十一個時刻1、女性單獨與男性接觸時最容易動心。男性應抓住這一時機表示出積極主動,如果有第三者在場她們通常會斷然拒絕男性以掩飾自己的真實感情。 2、女性在封閉的空間內待久以後,內心的不平衡易產生心理異常,滋生出愛的情感。男性可利用這一心理特點加強求愛攻勢。3、當聽到男性情話...

一個男人說,所有文學作品或流行作品的主題都是追求自由。即使是愛情故事,歸根究底,也是追求自由。愛情是追求自由嗎?剛好相反,愛情是追求不自由。有句話叫『不自由,毋寧死。』但自殺的人口之中,為情自殺的人數遠多於為得不到自由而自殺的人。自由可貴,我們用這最寶貴的東西換取愛情。因為愛一個人,我們天天等待他...

如果時光倒流,你能再活一次,你要做什麼?為什麼? 最近我遇到一位快四十歲的男人,他曾經幹過十幾年的工程師,而現在還差一年就快從醫學院畢業。他的小孩都十幾歲了。 有一天他和妻子又在編織他們的生活美夢時,她問他:「如果你能重唸大學,你會選別的科系嗎?」 他告訴我,那時他根本不暇思索就脫口而出:「當然會...

有個朋友去京都的時候, 偶然進了一家店, 他說因為坐在隔壁桌的人講的話實在太有趣了, 所以就不知不覺聽了起來。 他們談的是養殖小鰤魚的事。 鰤魚是養在架在海裡的四方形網裡, 小鰤魚會在網裡繞圈圈的游來游去, 養殖的人讓魚充分的環游, 並不斷餵食,讓魚長大。 可是有一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