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跟你說說我的心病,已經糾纏我好些日子了:失眠、焦慮,精神渙散,不思工作,這些都是由異性合租引起的……

我們合租一間房,但這不代表我把身體也出租給你...

  我們合租了一間房子:三人:他、我、我妹妹。他是個悶人,平時不主動和我們來往。在附近一個公司工作,只有周天晚至週四晚住,週末離開。開始不知道他結了婚,只是猜他肯定是有女朋友什麼的……我呢,也是個不喜歡主動和別人搭訕的人。這樣,大家就平平淡淡很陌生地同屋了大半年。

  有個小插曲:我妹妹是個漂亮人兒。有些日子,她主動和他說話(對此,我甚至反感)。後來,妹妹突然和他不說話了。她說有天看電視的時候他竟然抱她。妹妹狠狠地給他一腳。那樣,大家就更少來往了。可是有些事情就是在不知不覺間改變……

  由於工作環境變化,我改變了自己的著裝風格,放棄了以往休閒隨意的裝束,穿著女性化了,並開始化妝-淡妝。早上洗漱時,常與他照面,感覺到他的注目。

      也不知怎麼的,他開始主動和我接觸、說話。我呢,天秤座的性格,也友善的迎合。他說,我打扮的好漂亮,送了一株玫瑰花圖片。因為夏天,居家穿著,都比較隨便透薄些……穿睡裙呀,裡面不穿胸罩的。

  某天,他說,想看看電視。回來(一般都九、十點)洗完澡後,他就來我房間看電視。由於妹妹有朋友,所以常不回來過夜的。故,常常是我們孤女寡男獨處一室的。一般,他看電視,我就在陽台洗洗衣服(陽台也是在我的房間,落地玻璃窗)。有時,我們還爭論不止……為自己不同的人生觀,等等。但那個晚上,事情就完全變了。

  我很睏。幾下洗完衣物,便回到房間。他在看電視。隱約感覺今天的氣氛不對,又因為自己只是穿睡裙,沒有穿內衣,所以來回走動時,故意繞開,不在他面前過。無目的的四處擺弄一下,發現他仍在看電視,毫無離開之意。我只好坐在床沿。

  但感覺太累,實在不想看書什麼的,就直接問他,什麼時候看完,說自己很困,很想睡覺……結果呢,他猛然轉頭,定定地看著我:一種說不清的眼神,灼燒著慾望。然後,兩隻手就一下子向我攏來,抓著我的胳膊說:“讓我親親,只是親親……”

     我嚇呆了!
從來沒有和異性有過什麼接觸的我,愣著站起來。他卻怕順勢把我摁著,自己也靠過來坐在床上,然後抱著我,要親我。我左右抵抗,左躲右躲的,不讓他親到我的嘴。來回的掙扎中,睡裙吊帶也鬆了,比較豐滿的胸也幾盡露出來,裙擺被撓起,腿也露出來。

  堅決的抵抗,他一時無法得逞。同時,我不停地叫著說,請冷靜冷靜,請回房間去冷靜冷靜,我就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他真的停了下來。暗自慶幸的我,使勁推他起來走人。他沒動,硬坐在旁邊,說,要坐一坐,冷靜一下。

  我,感覺很狼狽不堪,心裡十分難受,不停地抽泣。然後,整理裙子,保護自己的身體沒有露太多。他在一旁看著,但我不敢也不願看他。突然,他又伸手攬過來,把我徹底壓在床上,努力要親吻我,更恐怖地是,居然他把手伸進我的睡裙,要摸我的臀部。

  這下讓我更驚恐更害怕,我更是不顧一切地反抗。奈何,他手指居然伸進了我的屁股。我,像被電擊一般,大聲叫了一下,渾身發抖起來,差點沒有暈過去。此時,他停止了。我已經泣不成聲,耳伴,響起他的聲音,不停地說,對不起對不起,並且自己匡自己的耳光……

      可怕的事情……有了個可怕的開頭,就會繼續延續,發展到可怕的現在。
我,典型天秤座性格,考慮到他可能會因慚愧搬走,給我們經濟上帶來麻煩,所以,第二天,當我的心情有所平復緩和後,就主動發短信,約他晚上要談談。

  他呢,也在MSN上寫著:犯了個不可饒恕的錯誤,要封掉MSN、手機號等等。晚上,由於害怕和羞愧,我一直都躲在自己的屋裡,沒和他說一句話,不得不用手機短信和他聯繫……儘管我們都回來了。後來,他主動敲門,問我有什麼事。我沒有說話,是內心很害怕聽到他的聲音,更怕看到他這個人。看著光景,他說,我們出去走走吧!

  一路上,我都走在前面,沒說話。最後,他不走了,問要去哪裡。我無語,便停了。然後,他開始吸煙。受不了煙味的我,咳嗽起來。他就把煙扔掉,然後說:那大家講個故事吧!他講地是蘇童的《櫻桃》……一個關於寂寞的故事。

  這次談話,他的談吐和對文學著作的理解,讓我暗暗地減少了幾分厭惡增加了幾分好感。不知怎麼的,我說讓一切都過去吧,大家還是朋友。回來後,我關了自己房屋門後,他來敲門,要我開門,聲稱有話說。因為害怕,我沒有開。無果,他就回屋了。第二天他把MSN的標題改成:很久很久以前,櫻桃……

      那天晚上,公司有聚餐,我回來很晚,到家差不多十二點了。打開門時,他出現了,說:怎麼這麼晚。黑漆漆的屋裡,又只有我們兩人。

  洗澡後,我回自己的房間,但不知怎麼的,像似有所期待的,又有拉開門,去了趟洗手間。但回屋要關門時,他突然出現,推門。我奮力頂著,但終究不敵,門被推開了。他一下抱著我,拖著我到他的房間。重複了第一晚的那幕。

  但更甚的是,他摸我胸並開始親吻它。這種前所未遇的體驗,讓我驚恐到極點,我呼喊著,掙扎著。他沒有得逞,但我也累到極點。他拉著我的手,要我就躺在他床上,並保證他不會再怎麼樣。真的,我真的就這麼睡著了。他輕拍我的背,在這極度疲勞和他的輕撫帶來媽媽拍背般的溫馨中,我睡覺了……後來,隱隱約約,他脫了我的褲子……

     無形中,幾分好奇、幾分縱容下,在半推半就間,和他有了更多的接觸……不過,始終我極力抗拒與他有真正地兩性關係。現在,我很困惑很難受,每天失眠工作不集中。這種狀態嚴重影響了自己生活。

  期待渴望他的擁抱於愛撫,但理智又讓我為此難受、徬徨,他是個有家室的人、有孩子的人,而我才是個未談過戀愛的姑娘,期待渴望兩人在一起,期待渴望可以好好和他談戀愛,但是我們卻不斷為了外界的因素扮演著熟悉、陌生的不同角色,期待渴望他是真心的愛,但感覺他對性興趣更大,因而又在不斷猜忌揣測不安中渡過日子。

  我是怎麼了?這種狀態,我很清楚不該繼續……做一個破壞別人家庭的第三者是不好的,但又有太多的期待和念想與不捨。左右徬徨的同時,又在不斷想驗證他是否真心愛我呢?

  生活,就這樣被顛覆了。我該怎麼辦呀?因為想念或期待或接觸,晚上通常失眠,白天也因休息不好精神不振萎靡把工作給耽誤了……

  就這樣,反覆抵抗了好幾個夜晚,我疲憊不堪……雖然保存了自己的貞節,但也幾盡精疲力盡。但,坦白的說,他帶給我完全未經歷過的兩性接觸,讓我這顆年輕好奇的心,有了些許悸動,對他和他的觸摸,有些許好奇和期待。


      我該怎麼辦?


文章轉載自:美女伊甸園

上古時代,黃帝帶領了六位隨從到貝茨山見大傀,在半途上迷路了。 他們巧遇一位放牛的牧童。 黃帝上前問道:“小童,貝茨山要往哪個方向去,你知道嗎?” 牧童說:“知道呀!”於是便給他們指路。 黃帝又問:“你知道大傀住哪裡嗎?” 他說:...

大偉家的樓下,有幾家擦皮鞋的小攤,大偉常去光顧。 這天,大偉在回家的路上,鞋子上不小心沾上了一層薄薄的水泥漿。大偉飛快地跑回家,想去找個擦鞋攤打理一下。然而,不知為什麼,大家都沒有出來擺攤。 有一個攤子倒是在,那個醜陋的女人坐在路邊,身旁是她的孩子,正在做作業。這個女人看上去雖然年齡不大,可頭髮蓬亂...

這天,王平出了車禍,送到醫院後,醫生立即對他進行了手術。還好,手術很成功,挽回了王平的生命。但他的傷勢依然十分嚴重,疼得他整夜睡不著覺,甚至不能正常進食。才幾天的工夫,整個人都瘦得脫了形。 雪上加霜的是,手術後的第三天,主治大夫告訴王平,又出現新的情況,次日還需要進行第二次手術。 王平覺得自己被拋入...

單純,擁有,聽懂,散步,自在(1)單純的喜悅有一個小女孩每天都從家裡走路去上學。一天早上天氣不太好,雲層漸漸變厚,到了下午時風吹得更急,不久開始有閃電、打雷、下大雨。小女孩的媽媽很擔心,她擔心小女孩會被打雷嚇著,甚至被雷打到。雷雨下得愈來愈大,閃電像一把銳利的劍刺破天空,小女孩的媽媽趕緊開著她的車...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