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據說,曾有一位默默無聞的學生請愛因斯坦為他寫一封推薦信,在滿足了他的要求後,他又像我們現在的“粉絲”通常做的那樣,向愛因斯坦索要簽名照片。愛國斯坦再次滿足了他的要求,隨後說:“不過,你得答應也送我一張有你簽名的照片,這樣才平等!”

這句話,改變了這位學生的一生。後來他發憤學習,終於成為一位飲譽物理學界的著名科學家。他,就是寫出《物理學的進化》(和愛因斯坦合著)的英費爾德。多年後,英費爾德回憶起這件事,仍淚流滿面:“他的話使我感到平等並給了我自信,成了我前進的強大動力。”

愛因斯坦對平等相待,不單表現在這件小事上。他一生都反對個人崇拜,尤其是對他本人的崇拜,更讓他無法容忍。在他面前,不論是美國總統還是像英費爾德那樣的“無名小卒”,他都一視同仁。

愛因斯坦無疑是20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家,但作為一個人,愛因斯坦甚至比他作為科學家更偉大,更值得人們崇敬。

愛因斯坦的簽名照改變了他的一生...

在平等問題上,與愛因斯坦酷似的,還有列夫·托爾斯泰。

有一次,托爾斯泰在站台停留,剛好有一列客車停在那裡。列車啟動時,他聽到一位太太探出車窗焦急地沖他喊:“老頭兒,快去盥洗間把我的手提包拿來!”托爾斯泰幫她做完了這件事。作為酬謝,那位太太給了托爾斯泰一枚五戈比的銅錢。

這時,一位旅客認出了托爾斯泰,她提醒那位太太,這個“老頭兒”就是大名鼎鼎的作家列夫·托爾斯泰。那位太太驚叫道:“天呀!您就是列夫·尼古拉耶維奇?看在上帝的分上,原諒我吧,請把那枚銅錢還給我!”托爾斯泰笑著說:“這五戈比是我掙來的,所以我收下了。”

托爾斯泰的舉動儼然一個可愛的孩子,而隱藏其後的則是一種極可貴的平等​​心態。這種平等並非刻意為之或心血來潮,而是他根深蒂固的本性表露。他畢生都在追求這種“人類普遍的平等”,甚至在探討人與上帝的關係時指出:“對人人平等的確認必然是任何宗教的基本特徵。”

托爾斯泰無法容忍自己過著優裕生活,而身邊還有那麼多人生活在貧窮與苦難當中。在他生命的最後兩年,他難過地懺悔道:

“我越來越抑鬱,幾乎感到絕望,因為自己過著窮奢極欲的悠閒生活,而周圍的老百姓在緊張地勞動,卻連最起碼的溫飽也得不到……”

對於托爾斯泰來說,這樣的“平等”無疑是一種恥辱。因此,從祖輩那兒繼承來的貴族莊園就成了他自我折磨的精神牢籠,於是他不顧82歲高齡,在一個風雪之夜毅然放棄所有財產離家出走,最後客死在一座小火車站內。彌留之際,他留下了這樣的遺囑:“要像埋葬叫花子那樣,用最便宜的棺材為我做一個最便宜的墳墓!”

正如愛因斯坦那樣,托爾斯泰之所以能在全世界範圍內贏得如此崇高的聲譽,並不僅僅因為他是一位偉大的作家,而是因為他有一顆像海洋那樣廣闊的平等、博愛之心。他,無愧于“19世紀世界的良心”之譽。

人生而平等,沒有人比你更高貴,也沒有人比你更卑微,就像你不比別人高貴,也不比別人卑微一樣。

文:360doc

圖:google圖庫

鄉下小村莊的偏僻小屋裡住著一對母女,母親深怕遭竊總是一到晚上便在門把上連鎖三道鎖;女兒則厭惡了像風景畫般枯燥而一成不變的鄉村生活,她嚮往都市,想去看看自己透過收音機所想像的那個華麗世界。某天清晨,女兒為了追求那虛幻的夢離開了母親身邊。她趁母親睡覺時偷偷離家出走了。「媽,妳就當作沒我這個女兒吧。」可惜...

人不講理,是一個缺點。人只知講理,是一個盲點。通常越有知識的人,越相信講理就可行遍天下。講理也許可行遍天下,但行到家裡就不通了。家裡的老婆就是不和你講理的人。常常有那麼一種男人,在外面人稱教授,開會時儼然專家。面對一屋子的人演講,能引經據典、侃侃而談,聞者莫不折服。但走進家裡,面對識字不多的老婆,說...

相信我,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但豬頭肯定是天生的。 前些天,忍不住跟外子討浪漫,外子一臉豬頭樣:「浪漫是啥?能吃嗎?」「不能。」「既然不能吃,那還有什麼好提的?」被我吵煩了,外子只好說:「我有浪漫啊!」我嘖嘖稱奇:「你浪漫在那裡?」外子哈哈一笑:「妳自己慧根不夠,看不到我的浪漫,還敢說我不浪...

看不見他,你擔心他沒有在想你。 看見了他,你又怨惱他的表現不如你預期。 你總是抽絲剝繭著他的某一句似乎不太中聽的言語。 你總是在顯微鏡下解剖著他的某一個似乎不怎麼在意你的表情。 親愛的,你確定你是在談戀愛嗎? 如此患得患失,倒像是在進行一場緊張兮兮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