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情人節就是要與不愛自己的人勇於說「再見」!黃雅莉歌獻給單身或類單身的朋友~只要愛過就可以了!

「創意才女」黃雅莉第6張全新專輯《說故事的人總掉眼淚》將在3月22日生日推出,首波療傷情歌主打〈給眼淚一點時間〉,由大陸新生代演員徐樂同譜曲,資深企劃唐恬作詞,金牌製作人朱敬然擔綱製作,情歌編曲大師Terence Teo操刀,黃金組合再搭配黃雅莉美聲,講述情人節與不愛自己的人勇於說「再見」的故事。

情人節就是要與不愛自己的人勇於說「再見」!黃雅莉歌獻給單身或類單身的朋友~只要愛過就可以了!

為了完美詮釋〈給眼淚一點時間〉,黃雅莉為這首歌下足功夫,她說:「其實,錄這首歌我用了兩種狀態,一個就像對我的閨蜜勸說,她男朋友不愛她,希望她趕快走出來,不要執迷不悔;另一方面也是跟自己說,明明知道對方不愛自己,為何折磨自己不清醒。」因此在最後一次副歌的部份,她以激昂、激動的情緒口氣唱歌,堅定傳達「為什麼你都聽不懂?你為什麼都不知道呢?」心疼閨蜜、心疼自己的心情,希望大家都快樂起來,「給眼淚一點時間」,只要愛過就可以了。

情人節就是要與不愛自己的人勇於說「再見」!黃雅莉歌獻給單身或類單身的朋友~只要愛過就可以了!

MV以劇場模式進行,她在MV中扮演「城市旅人」,靜靜地在旁邊看著別人發生的故事,用自己獨特的視角去紀錄這一切。拍攝之前,她特別跟陳明聖導演溝通,希望這首歌表達出「破碎也是新生」的概念,於是乎,劇情安排她以旁觀者的身份,數度站在窗外看著失戀的女孩,最精采的一幕莫過於黃雅莉溫柔地拂去女孩的淚水,傳達出一股溫柔堅定的力量,看似簡單的戲份,沒想到竟要她面臨挑戰,「導演要我擦去女孩的淚水,因為觀眾看的角度跟我不太一樣,我根本看不到她的臉,就要憑感覺她的眼淚在哪裡,我深怕擦錯擦到人家鼻子上去。」

情人節就是要與不愛自己的人勇於說「再見」!黃雅莉歌獻給單身或類單身的朋友~只要愛過就可以了!

但她在現場也有如「戲精」上身,層次分明的將情緒張力及感染力發揮得淋漓盡致,被現場工作人員直誇演技內斂、十分有層次,讓她聽完開心又開玩笑地說:「因為有一位演員在,不能輸!」後來又解釋,「我覺得女主角很強很厲害,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我雖然哭點超低,但如果導演要我真實的哭,這棚可能得約到明天才能退,我可能拍很多組眼淚都出不來!」

情人節就是要與不愛自己的人勇於說「再見」!黃雅莉歌獻給單身或類單身的朋友~只要愛過就可以了!

另一挑戰是,導演為加速拍攝時間,刻意將對嘴時播放的音樂調成二倍速,讓黃雅莉不得不哀嚎說:「第一次用這種方式拍攝,MV畫面感覺很唯美很漂亮,但其實音樂調快二倍,造成對嘴有難度,有時候我的歌詞會對不上。」求好心切的她,忍不住開玩笑地說:「哎呀!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歌,有點跟不上自己!」她也想把這首歌獻給單身或類單身的朋友,如果在一起不好,不如回到各自的軌道。

情人節就是要與不愛自己的人勇於說「再見」!黃雅莉歌獻給單身或類單身的朋友~只要愛過就可以了!

而黃雅莉相隔一年再訪寶島,心中最魂縈夢牽的正是台灣美食,尤其是辣度破表的「滷味」。原來來自湖南長沙的她,過去曾在台北生活過半年時間,當時就迷上了台北小吃滷味,所以抵台後的第一天,她立刻奔去永康街買了300多元的滷味回飯店一解相思之苦。

情人節就是要與不愛自己的人勇於說「再見」!黃雅莉歌獻給單身或類單身的朋友~只要愛過就可以了!

除此之外,台北同事也特別買了珍珠奶茶、芭樂、麻糬等台灣小吃前去MV拍攝現場,她特別鍾愛台灣水果芭樂,她說:「我曾在電視劇聽到『芭樂』這詞,大家都在問『芭樂』是什麼意思,後來才知道原來就是番石榴。』熱愛美食的她,不忘相約同事一起去逛夜市打牙祭,非得要把所有口袋美食名單吃完才甘心。黃雅莉療傷情歌主打〈給眼淚一點時間〉2月19日Yahoo首播,新專輯將在3月22日數位發行。

情人節就是要與不愛自己的人勇於說「再見」!黃雅莉歌獻給單身或類單身的朋友~只要愛過就可以了!

 

 【《種子音樂網》網站;《種子音樂網》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1. 我是個絕望的人,但不輕易失望。 2. 我喜歡脆弱的容易被傷害的心靈,因為有溫度。 3. 寂寞和身邊包圍的喧囂無關。即使是在愛情或人群裡面。一句對白或者一個姿勢,帶來稍縱即逝的安慰。 4. 我會輕易地接受愛情,但不相信它。 5. 《七年》裡面,那個男人突然領悟到他和藍一直站在宿命永恆的手心裡,他...

01.人世間的感情為什麼不能像打地基一樣,挖一個坑,就立一個樁,所有的坑都有它的那根樁,所有的樁也能找到它的那個坑,沒有失望,沒有失敗,沒有遺恨,永不落空 02.她來過,她愛過,她努力過,得之是幸,不得是命。當然,年少時的我們如何會相信會有得不到的宿命。 03.縱使她的計策比他高明上無數倍又能如何...

也許所有的故事都是一樣的,真正感人的愛情故事都有著悲劇的結尾,那種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尾巴經常讓人記不起,我們的惆悵常常是這樣的事實;很多年以前,我們刻骨銘心的愛過或被人刻骨銘心的愛過的都已經是昨日的黃昏。 也許真的過十年二十年,在街上或者在一切可能或不可能的地方遇到以前的戀人,是不是可能想電影或者小說...

[一] 該怎麼去形容自己身處的這個世界呢? 無論多麼漫長的時光都只是一場冗長的閉幕式,俏皮的序曲與輕鬆的過程都不知所踪。 就像夕陽在暮靄中所作的盛大告別,炫目如斯,但不管是漸漸從暗紅霞光後脫穎而出的冷藍色天空,還是明顯越來越佔上風的縈繞周身的涼意,都在揭示這場告別式海市蜃樓的本質。哪怕是能以光年丈...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