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說,男人太疼老婆就是怕老婆,這可笑至極。為什麼怕老婆?一個小丫頭片子,爺一隻胳膊就能給丫拎起來,為什麼怕她?你們真以為有多少男人怕老婆?妻管嚴?錯錯錯。一個真正有血性的男人,是不可以和女人計較的,女人是用來哄的,不是用來罵的,女人是用來抱的,不是用來打的。

  在這個世界上,無論你有過幾個女人,最後和哪個女人在一起,但終究你最深愛的女人只會有一個,也許你們可以幸福的邁入婚姻殿堂,也許你們無緣最終各奔東西,可是,如果你遇到了這個你深愛的人,並且是這輩子唯一深愛的人,你憑什麼不好好疼她?

怕老婆,不丟人,不怕老婆,才是真丟人(寫得太讚了!)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前20多年最疼你的女人是你媽,之後,最疼你的女人是你媳婦,做人可是要將心比心,人家大姑娘把青春和一輩子的時光都壓你身上了,你如果無法包容她,還怎麼稱為男人?人可是要憑良心闖江湖啊,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

  我是男人,我媳婦是女人,男人比女人強大,男人也比女人堅強,女人嘛,多愁善感點,柔弱愛哭點,敏感多疑點,愛無理取鬧點,沒事喜歡胡思亂想點,喜歡耍耍娃娃脾氣,每月總有那麼幾天鬧情緒、使性子。也就這樣了嘛,還有什麼呢?

  你個大老爺們,寬肩膀,大胸肌,龐大的肺活量,容不得一個小女子在這折騰?她還能怎麼折騰啊?不也就是在你這折騰了嗎?在別人面前她絕對標準淑女,乖的像個小綿羊,不也就在你這裡蹬蹬腳丫子,哭哭鼻子,耍個性子嗎?你忍了不就完了?什麼你對我對,你錯我錯,只要惹老婆不開心就都是我的錯,只要老婆說是我錯了就是我錯了!誰讓我是男人呢?誰讓我愛的女人就愛“欺負”我呢?誰讓這妞兒是我的女人呢?

 

  咱沒怕過警察,沒怕過流氓,沒怕過老師,沒怕過爹娘,拿鐵棍子打過人,被十幾個人圍過戰,進派出所錄過口供,幫別人扛過大樑。不敢說不怕死,因為把生命看得太兒戲的人本身就是對自己的不負責,就是對生命的褻瀆,但起碼,如果有一天,死亡無法選擇的話,那麼咱也會從容面對。但我這輩子就怕一樣東西,怕我媳婦的眼淚。她可以鬧,可以吵,但就是不許給我傷心難過,就是不許哭鼻子,讓女人哭的男人是無能的,傷女人的心不是本事!

  這世界上,可以讓我服軟的女人恐怕也就這麼一個了,我媽有我爸哄著,我媳婦有我。

  再冷血的男人都有溫柔的一面,一個男人只對一個女人溫柔不是丟人的事。大老爺們在娘們面前退一步,這叫風度,不叫怕。大老爺們在娘們面前少爭一句,這叫遷就,不是窩囊。男人可以為女人流淚,可以向女人認錯,可以對女人肉麻,因為這個男人有愛,懂愛,珍惜愛。呵護應該呵護的,才能獲得幸福啊,哥們儿們。

  當人家的老公可不是白當的,你就要變成一座山一面海,讓她依賴,包容她的一切。海納百川,先要容得下自己的愛人,連愛人都容不下,還能容下什麼?

 

  跟女人面前耍牛逼的男人,是沒有前途的男人,真正牛逼的男人應是靠真情和真誠去打動女人,讓女人死心塌地跟著你,並且讓女人覺得跟著你是最幸福的。牛逼的男人不在任何人面前表現出牛逼,更不會在自己媳婦面前牛逼。

  我愛我老婆,我老婆也愛我,雖然她是個情緒化、神經質、愛炸毛的小貓咪,但我依舊願意當他忠誠的忠犬老公,聽她講不著邊的夢話,看她哭看她笑,看她撒嬌看她亂叫,聽她以絕食甚至臥軌來要挾我承認錯誤,我願意包容她並且一步步去改變她,我要讓她幸福,從此不會有不安,不會不快樂。如果她不快樂,那一定是我的過錯。

 

  我愛她,除了她,沒有人值得我這樣做,除了她不會有第二個人讓我這樣愛,這輩子,我愛她一個就夠了,她只需要有我這樣愛就夠了,我不會允許有人比我更愛她。我愛她,甘願為她變得卑微,甘願做她的忠實奴僕,如果她願意,就永遠是我的小公主,只能屬於我的小公主。

 

  大男子主義不是跟老婆耍的。男人只可以和男人鬥,和女人鬥,得看是誰。真正的爺們永遠不會覺得男人應該高女人一等,不要忘了把你帶到這個世界上來的就是女人,更不要忘了,將來和你一起創造新的生命的,還是女人。一個牛逼的男人,身邊永遠只會有一個牛逼的女人,並且始終如一是同一個人。

via

一、美麗的感覺  在有愛情的時候,我們會覺得對方最好看,即使有別的異性比你所愛的對象好看,但對你而言,他(她)才是最好看的,而且是別人無法相比的。  二、親愛的感覺   當你真正愛上一個人,你會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他讓你覺的很舒服,你可以信任他、依靠他。他像是一個親密...

2001年11月,中國留學生楊建慶、陳玉雲夫婦在其美國紐約的寓所被害。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皮馬縣檢察長移交給我的一大批涉案證據材料中,有一份美國報警電話「911」接警的電話錄音記錄檔案至今依然令我記憶猶新。那位美國女警員的工作表現,令我感動和久久難忘。 那天深夜,中國留學生楊建慶、陳玉雲夫婦的家中,他們...

不同身高差的情侶秀恩愛的方式...你覺得哪款最萌? 最後一個我笑了...女友會這樣嗎?    ...

1993年 9月,他赴德進修,妻子卻在他出國八個多月在一次上夜班的途中遭到了歹徒的強姦……他悲憤交加,做人起碼的良知和責任使他不忍拋棄妻子,但他卻難以面對妻子生下的一個特殊身世的孩子。幾年間…他困窘、掙扎不已。和妻子文欣認識時我還在山西讀研究生,當時我已經三...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