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溝通的理由
 
變冷淡而愈來愈少主動聯繫的愛人說:「我對你沒有改變,是你的不安多疑讓我們每次相處都很痛苦。」 
 
「你有沒有遇過這種人?約好某日某時要見面,他事前明知有事或趕不上,卻不儘早聯絡商量,就直接沒出現,讓人等半天!打電話去問時,他若無其事地說:『今天全科加班,所以不能去了。』問他什麼時候知道要加班,居然是上星期!」
 
有啊。當然有。約會見面還算小事,頂多只是要人空等,有時等人可以坐著等,就算多站一下,也可以安慰自己這是有益健康……這類行為還可以推衍到帶給人更大困擾的,例如:不吭一聲就直接不來上班的員工。

不說明白就片面改為「一般朋友模式」的愛人。從沒提過希望關係如何改善就往外發展的配偶……這類狀況的共同特色是,被堵到詢問「你為什麼沒有出現(為什麼沒有在場,為什麽沒有在該扮演的角色上……)時,他們會若無其事地給個理由,薄弱而無法令人接受的理由,讓人又冒火又困惑:這不是重點吧!你怎麼可以不用說一聲?你怎麼可以不用徵得共識就直接毀了約定?
 
繼續問下去的話,他會開始理直氣壯,他也開始發怒,接下來的討論就是秀才遇到兵了。放鴿子的人說:「你看!你就是會這樣生氣,所以我不敢跟你說」;違反共識的人說:「我最近很累,沒有力氣吵架」;變冷淡而愈來愈少主動聯繫的愛人說:「我對你沒有改變,是你的不安多疑讓我們每次相處都很痛苦」。總之就是不想解釋,感覺不到他對於關係有一點共同努力的誠意。
 
而他們抓住的理由是「跟你解釋不會有結果」「你就是那麼強硬」「永遠都是你對」,塞住你善於溝通的嘴巴。
 
凡事認真的人遇到這種事真的會悶到內傷,想來我們大多討厭甚至害怕這種人。不過,在雙人諮商的經驗中,我也的確看過不少例子,是因其中一方堅持著某些「不可能的要求與標準」,長久下來,另一方命定似地演化為不溝通或說謊,或決定不再繼續原本的關係。
 
當一個很在意的人說溝通沒有用,不需要再嘗試,「我們繼續在一起只是彼此折磨」時,有幾個人能接受?心裡嘶喊著:你不做那些爛事我們會不愉快嗎?說說看你希望怎麼樣啊!你不給機會怎麼知道我做不到?我要求的事,難道不合理嗎?

不是每個人都習慣或願意修理關係。有人在關係中感到不舒服或麻煩(或純粹只是厭倦)時,並不會要自己變得更符合別人的期待,或許也懶得要別人放棄那些期待。於是他們直接辭職,不,連辭職的手續都不走,應該叫做直接罷工。並且覺得自己沒有任何不對,沒有任何愧疚。他們認為製造不愉快的人是愛抱怨的你,而你認為他們的行為才是不愉快的起源。
 
我們也可以說,都一樣,雙方都看不到自己有什麼不對,雙方都想照自己的喜好過日子。
 
到了這種地步,已經不能再用原本的方式努力下去,必須面對自己的原則,有人懊悔自己要求得太多,但就算發毒誓對方也不願意再嘗試了。如果真有覺悟,下次的關係中不要重蹈覆轍。
 
只是,經過足夠的時間沉澱之後,大多數人最後好像還是肯定自己的原則,對方說的也沒錯:彼此不適合。就這樣。
 
老人家常說,除非你真是一個不講理的人,若是跟一個真愛你的人在一起,根本不會有這些麻煩。永遠不忍心看你傷心,再怎麼生氣也不會拋下走開。你相信嗎?
 
我想,如果世界像個荒島,上面只有彼此這兩個人,沒有外力,沒有外務,沒有他人,這應該是個美好的真理。 

 

快要抓狂!情人為什麼老是拒絕溝通...感情中應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過得更好...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
 
真的愛自己
 
創傷敲裂了自我,在碎片之間,我們試圖決定哪一塊的自己是這次失敗的罪人,接著拚命地想驅逐這一部分的自我。 

女孩失戀了,情緒惡劣,過了好幾個月仍然無法恢復正常生活。她要求自己一定要在一個月內好轉,可是她做不到。愈做不到,她的情緒就愈壞。
 
「我讀了很多談論『愛自己』的書。我愛自己,所以不能讓自己這樣活在痛苦中。我必須立刻停止痛苦,過積極的生活!」
 
她懊悔曾經跟不珍惜自己的男人交往,恨自己被甜蜜與浪漫打動,無法接受「已經同居卻不被娶回家」的羞辱。憤恨與痛苦纏繞著、壓迫著,讓她透不過氣。
 
她的傾訴充滿尖銳的貶低與攻擊,被貶低與攻擊的對象不是別人,全是她自己。受傷之後,她不敢嘗試也不願再愛那個追隨直覺的自己。即使她清楚地知道,當初愛上那個男人就是為了擺脫慣性的無趣與規矩,如今被視為失敗的結局,使她迫不急待地想切割那個愛好自由的、活潑的自己。羞辱感像是即將流竄全身的細菌,彷彿為了保命,不得不截肢的病患一般。

每當有人勸她停止責怪自己,她會用更嚴厲地語詞,彷彿要說服別人,那個追隨愛情的「她」太危險,不撲滅不行。
 
陪伴她時,只能想辦法一起咀嚼大量的懷疑和憤怒,有時那些尖銳也會劃傷陪伴的人,例如,她常說:「你勸我接納自己,你說被拒婚不是羞辱,你說戀愛中自發的性行為並不會貶低我作為女人的價值,你的想法跟我不同。那你一定覺得我很愚蠢,你跟我男朋友一樣覺得我不好。」但如果順著她的想法,她只會更慌張:「果然!你也認為我被蹧蹋完了!我沒望了!」有些人就閉嘴了。
 
堅持繼續陪伴她的人,必須找出既非同意又非駁斥的一個立足點。
 
那是一個能體會矛盾並且涵容整體的點。
 
心理上的受傷,就像一把斧頭,能把自我劈成好幾個碎塊。經歷負面事件後,驚慌困惑的人希望瞭解事件發生的原委,其中最重要的需求是重建安全感:知道原因,才能感覺事情在控制之下,能夠避免壞事再度發生。我們常看到受傷的人向外尋找事因,嘗試歸咎於他人的疏失、自私、悖德或不同的價值觀,但另一方面,我們更常在自己的內心尋找歸因,在被創傷之斧敲裂的各部分自我之間,憑著情緒或經驗,不管主觀或客觀,試圖決定哪一塊的自己是這次失敗的罪人,該為痛苦負責。接著拼命地想驅逐這一部分的自我。
 
有時我們驅逐的,的確是個只會惹麻煩的性格缺點,但更多時候,尤其在感情的挫敗之後,想排除痛苦的需要太急迫,來不及整理自己的渴望和恐懼,來不及區分哪些是值得保留的特性。
 
每個人都會說愛自己,但並非每個人都曾好好被愛而熟悉如何愛自己。失戀帶給我們自省與成長的機會,更能瞭解人性,認識自我與他人的需求,可以改掉某些習性,也可以再次肯定有些堅持是「打死不退」的。重新整合之前,需要經歷舊觀念的溶解。過程中的未知必定令人恐懼,因此我們容易急忙地逃避,躲進安全的殼裡。
 
嘗過戀愛辛酸的人,有些自此過著獨身的日子,對愛情堅決說不。這樣的選擇如果是經過充分自我認識而形成的,那是一個愛自己的決定,可以過得光采也可以自在。但有些看似如此的人,並不真正享受獨身,而是在感情受挫後無法理清,無法克服恐懼,只好無奈地封閉自己,只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寂寞哀嘆。

愛自己就跟愛任何一個人一樣,需要承受許多考驗,讓渴望發展的得以發展,累積更多智慧而能處理衝突的面向,為了安全而把一個自我塞進容易管控的模子,夢想和活力就一起完結了。

 

快要抓狂!情人為什麼老是拒絕溝通...感情中應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過得更好...

本文摘自三采文化《不夠好也可以:女人的趣味》


【更多內容請上三采文化三采文化粉絲團

山的那頭會是什麼是青面紅眼的巫婆是張牙舞抓的翼龍是巨大猿人的黑影是魅影幢幢的鬼火前方有一大片的黑其實誰也不能保護誰但是我會緊握妳的手這是我的諾言我的諾言...

因為人的心在左邊,所以我開始思考關於心和右手的距離,關於快樂和悲傷的距離,關於童年和長大的距離,關於這個由右手打造的世界是否和我所存在的世界是一樣的?...

離開一段愛情時,揮手的姿態,有無數種,但分手的心態,只有四種: 一、無怨無悔。愛過以後,感謝彼此給了對方美好的記憶。 二、無牽無掛。完全沒有感覺,如同列車開到終點,很自然地下車,沒有愧疚,也不必言謝。 三、恨著離開。說:「你去死吧,我再也不要見你了!」 四、愛...

如果愛是1,不愛是0 用乘法來計算愛情 兩人都愛:1x1=1就是相愛 兩人都不愛:0x0=0就是不愛 有一人愛,一人不愛:1x0=0 單方面的愛情不會有結果 兩人都只各愛一半:0.5x0.5=0.25 愛的成分變的比原來一半還少&...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