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計算一個長方體的體積,要分別量出長、寬、高,然後相乘。

由此想到人生的幸福,也可以用長、寬、高去衡量。

人的一生,最長也就活個百十來歲,不長也不短。

有的人“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對一切事物都看得很重,

哪里還有心思享受幸福?有的人則對一切事情都漠然處之,

“反正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

這兩種態度都是不可取的。人的一生雖然不長,

但我們可以儘量用自己的學識、勤奮,去奮鬥、去爭取幸福,

讓自己的一生充滿追求的快樂,從精神上延長了自己的人生。

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這就是所謂的“長”。

所謂“寬”,就是必須知道什麽是自己可得的幸福,

才能準確地把握到幸福的寬度,找到幸福感。

作家卡夫卡在給他的未婚妻的一封信中說,

他平生只想待在一個陰暗、潮濕的地窖的盡頭,每天足不出窖,

這樣他就會寫出令自己滿意的小說,爲自己製造出純淨的氧氣。

卡夫卡很明瞭自己幸福的寬度,也就是那個地窖的寬度。

作爲一個性情中人,通過自身的努力,應該自己得到的,

得到了也就心安理得;如果是通過歪門邪道或不正當手段得到的,

即使是滿屋的金銀財寶,我想也不會幸福起來。 

所謂“高”,應當是你的能力所能達到的高度,而這個高度,

又恰恰可以滿足你的欲望。

這裏邊應包含了更多的精神因素。

就是要對自己的能力有個正確的評價。

自己本來在教師崗位上更能發揮自己的才智,

偏偏看到別人下海掙了大錢而導致自己心裏不平衡;

但若有更高的能力却弃之不用,也是一種遺憾。

每個人都渴望幸福,

但這種渴望應當建立在自己的追求和自己伸手能及的長度之上。

否則,由這種渴望所引發的對美好生活的想象,

往往會變成對幸福的奢望:即覺得一種生活不可忍受,

而另一種生活又不可企及,這種狀態必然導致幸福體積的失准。

明白了這些,就應當追求自己應得的幸福,



民以食為天,戀愛中的人把彼此當作天,只不過愛情在人生裡倒底該佔多少比重,是「主食」還是「甜品」?最近我看到了一個例子。有一對朋友之間的愛情關係是這樣的。他們從不每天打電話,有時候甚至一個星期也見不到一次面,因為一到五各要上班,假日偶爾還得加班和進修、會會朋友、陪家人吃頓飯。 但是他們不來如影隨形這...

第一條:努力賺錢,自己花台幣越來越薄,男人越來越不可靠,如果自己有錢,一切都可以好過點。我最近勤於逛新屋、看豪宅,希望有一天能在自己的浴缸裡看山,廚房裡有菲佣燉著雞湯,透明玻璃餐桌上有一盆草莓和一壺expresso,洗完澡後穿上Tsumorichisato的睡袍,看看報紙雜誌,再換上miumiu套...

  欣賞你的人可以使你充滿自信批評你的人可以使你愈挫愈勇傷害你的人可以使你更加堅強疼惜你的人可以使你知道感恩依賴你的人可以讓你擁有能力 想依靠的對象可以讓你歇歇腳沒有不好的人事物只欠缺不好好用心體會的人一直以為幸福在遠方在可以追逐的未來我的雙眼保持著眺望我的雙耳仔細聆聽唯恐疏忽錯過後來才發...

一九二五年,芝加哥白水灘飯店(White WATER  Beach Hotel)舉行了一場重要的會議,與會者都是各行各業的頂尖人物,包括全美最大鋼鐵公司總經理、最大電力公司總經理、最大瓦斯公司總經理、 紐約證券交易所總經理、聯邦政府部長、華爾街響叮噹的投資高手、最大交通運輸公司總經理、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