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已經結婚了,但又遇到更喜歡的對象怎麼辦?   
已經結婚了,但又遇到更喜歡的對象怎麼辦?
深夜,寺裡一人一佛,佛坐人站。   
人:慈悲的佛陀,我是一個已婚之人,現在狂熱地愛上了另一個女人,眼下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置才好。   
佛:您能確定現在愛上的這個女人就是您生命中唯一的最後一個女人嗎?   
人:是的。   
佛:您馬上離婚,然後娶她 ​​。  
人:可是我現在的妻子無比溫柔,善良,賢惠,我這樣做是否有些殘忍而又不道德呢?   
佛:在婚姻中沒有愛才是真正的殘忍和不道德,您現在愛上別人而不愛她了,這樣做是正確的。   
人:可是我妻子很愛我,而且愛得很深。   
佛:那她就是幸福的。   
人:我要同她離婚另娶別人,她應該感到很痛苦才對呀,怎麼能說她是幸福的呢?   
佛:在婚姻中她還擁有對您的愛,而您卻失去了對她的愛,事實上,擁有才是幸福,失去就是痛苦,因此,痛苦的人是您。   
人:可是我要和她離婚後另娶,應該是她失去了我呀。   
佛:您錯了,您只是她婚姻中真愛的一種具體表現,當您這個具體不存在的時候,她的真愛會延續到另一個具體上,因為她在婚姻中的真愛從沒有失去過。所以,她才是幸福的,而您卻是痛苦的。   
人:她曾說過今生只愛我,她一定不會愛上別人的。   
佛:這樣的話您也說過嗎?
人:我。我。。我。。。   
佛:現在您看面前香壇上的三根蠟燭,那根最亮?   
人:我分不出來,好像都是一樣的亮。   
佛:這三根蠟燭就好比是三個女人,其中一根就是您現在所愛的那個女人,您卻找不到她。大千世界,芸芸眾生,女人何止千百億萬,您連這三根蠟燭那根最亮都分不清楚,又怎麼可能確定現在愛的這個女人就是您生命裡唯一的最後一個女人呢?   
人:我。我。。我。。。   
佛:現在拿一根蠟燭放在您的眼前,用心再看看,那根最亮。   
人:這還用說,當然是眼前的這根最亮。   
佛:把它放回原處,再看看那根最亮。   
人:我又看不出那根最亮了。   
佛:其實,剛才拿的那根蠟燭就好比是您現在愛的那個女人,此謂愛由心生,當您覺得愛她時,就同蠟燭放在眼前的道理一樣,被您的眼睛錯誤的放大了。將它放回原處時,就再也找不到最亮的那點感覺了,這種所謂的最後的唯一的愛實際上是不存在的,終究也只不過是鏡花水月,虛幻而又不實在的東東。   
人:哦,我懂了,你並不是要我同愛人離婚,你這是在點化我。   
佛:看破不說破,您去吧。   
人:此刻我才真正的知道應該愛誰了,她就是我的結髮妻子。   
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有時自己以為那支是最亮的,其實最亮的那支已經深埋在心裡,但又如何,每個人在以為這支是最亮時還看得到真正最亮的那支嗎??

聘金是婚禮時兩方談好的事情,一網友的老婆跟他訴苦抱怨婆婆都跟他借錢,一借就是兩、三千,累積起來也有兩、三萬了!原PO回應老婆:「我們家當初給你們聘金多少」老婆回:「36萬」,沒想到原PO竟然回他.... 「當初聘金都我媽出的 我媽跟妳借錢 只是另類的跟你們拿回來而已 」 以下是這篇文的全文: (圖片...

一網友在「靠北老婆」po文靠北結果被網友罵翻了... 事情是這樣的,老婆週末因為出去玩被自己媽媽念了,甚至還吵架。他PO文抱怨認為:既然都結婚了,「應該要盡可能的待在家,侍奉我爸媽和照顧小孩,不該讓我自己照顧。」老婆反抗表示,平日他顧小孩,週末想休息一下。 但原PO則認為,「做為一個母親不是本來就該...

(圖片擷取自「靠北老婆」粉絲團) 夫妻婚後生活很多事情要互相幫忙,但買房子這種事情,若是動用到自己的父母親的金錢,是好一件行的來的事情嗎?近日一位網友在「靠北老婆」粉絲團上PO文,希望老婆和家人拿個一、兩百萬,並表示不會白拿,會每年還1000~3000的利息,再慢慢還本金。 不過就因為卡在老婆不肯...

紐約上東區的地方媽媽特別不一樣? 這本書,是比小說更離奇的現實。 一場令人啼笑皆非、又眼界大開的文化衝擊! 我愛死這本回憶錄了…… 很久沒讀過這麼精采的書了。 ——《虎媽的戰歌》作者|蔡美兒 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 ──耶魯人類學家的曼哈頓...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