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婆婆總是縮小自己的身影,用小小的心意,將無限的愛放大在我身上。 

婆婆和我之間,一直有許多巧合發生。 

散步到門邊?其實擔心我
菜包吃不下?貼心巧安排 

在師院進修時和婆婆一起去逛街,想買一個手提包來裝課本,可是質料耐用的包包,價錢都好高,買不下手。 

隔了一周,婆婆叫先生拿了一個她不適用的包包給我,正好我上課可以用,真巧!我帶著那個包包,安安穩穩的修完學分。後來才知道,包包是婆婆特地去買的,不明說,應是怕我心裡有牽掛。 

我很喜歡吃包蘿蔔絲的客家菜包。每天下班回家,婆婆總是從電鍋裡拿出熱騰騰的菜包給我當點心。我心裡奇怪,行動不便的婆婆如何上菜場?婆婆總說是大姑二姑買來的,她吃不下。後來才知道,一向不愛吃菜包的婆婆假裝喜歡吃菜包,孝順的女兒們特地去買來孝敬母親,沒想到全進了我的五臟廟。 

為了方便接送兩個孩子上下學,多年前買了第一輛車,正巧先生在台東師院住校進修無法作陪,只好趁著暑假獨自早起練車。 

每天清晨五點半,我揉著惺忪的睡眼出門,總是看見當時還住在老家的婆婆就站在門前的花台邊,一臉春風的笑著說:「剛好散步走到這兒!」然後幫我開啟車庫門,用生澀的手勢指揮我慢慢倒車。 

我從來不知道婆婆究竟在屋外站了多久,想是擔心我開車的技術,又捨不得吵醒沉睡中的我,才忍著沒按門鈴,靜靜的等待。於是,我過了一個天天都這麼巧的「巧合暑假」。 

順手洗鍋子?心意亮晶晶
就愛吃魚鰭?好意兩相讓 

做晚餐,只要在電鍋裡滷了肉,隔天總是發現電鍋被刷得發亮。我要婆婆別這麼辛苦幫我刷鍋子,等假日我再來刷洗,糖尿病的人手指末端血液循環不好,容易受傷。婆婆總是說她剛好想燉湯,電鍋裡有點溢出的滷汁會讓湯汁變黑,所以順手擦一擦。我從來沒發現什麼燉湯的蹤影。 

過年了,家裡總會多幾瓶新的清潔劑。婆婆說是聽到收音機電台介紹,又便宜又好用,想買來送給女兒們大掃除使用,又擔心清潔效果不佳,所以先買一些讓我試用看看,如果真的很有效再告訴她,下回去訂貨才不會受騙。可是,無論我如何稱讚這些清潔劑的神奇功效,也從沒見過送貨員到家裡來第二趟。 

婆婆因為牙周病,未白髮皤皤已齒牙動搖。但餐桌上的雞肉,婆婆說她最愛啃的是雞爪;清蒸紅燒的鮮魚,婆婆說她最愛吃的是魚頭和魚鰭。 

我總是在餐桌上和她搶這些「婆婆最愛的食物」,於是我們常常一人分一隻雞爪,一人吃一半魚頭,一人吃一邊的魚鰭。婆婆說:「奇怪,妳又不是我生的,怎麼這麼像我,愛吃的東西都和我一樣?」我也常常回答:「妳那麼疼我,就把這些『好東西』都讓給我吃嘛!妳換換口味吃些別的部分!」 

可是,我們誰也不肯退讓這種「巧合」,硬是每回都搶著吃得津津有味。於是,炒菜用的油在用完了一半的時候,櫥櫃裡總會多了一瓶新的;鹽罐裡的鹽未用罄前,廚房裡也會多了一包新鹽;資源回收的紙類和瓶瓶罐罐快裝滿紙箱時,馬上又被清理得乾乾淨淨…… 

蒼茫人世間,婆媳有緣遇
剛剛好的愛,正正巧的情 

婆婆總是千篇一律的重複著:「正好我要到超市買東西,順便幫妳帶回來,不知道妳需不需要?」「資源回收車剛好停在門口,不拿點東西作回收不好意思……」世界上千奇百怪的事很多,婆婆應該也可以登上金氏紀錄,因為「巧合」這件事,每天都要在她身上發生好幾回。 

婆婆往生了,先生哽咽著說:「以後妳再也不必搶著說妳喜歡吃魚頭魚鰭了……」我低著頭,心裡淌著淚。 

食物的美味與否,難道真的只是依靠舌頭的味覺來決定嗎?曾幾何時,蘿蔔絲的菜包變得沒什麼吸引力,雞爪魚頭吃在嘴裡,心裡倒是有著蜜一樣的甜美。 

婆婆總是縮小著自己的身影,用小小的心意,將無限的愛放大在我身上。其實,十幾年前,我們都還是彼此陌生的兩個過路人,可是,即便沒有血緣的傳繫,婆婆仍無所緣由地願將我疼惜入心;那麼,這蒼茫的世間,又怎麼需要猜疑、算計和怨懟呢? 

從經濟學的觀點來分析,首先,「包二奶」是一種供求關係,國民收入的增加促進了人們心理需求向市場需求的轉化,而「食色性也」,性需求的市場化膨脹是產生「包二奶」現象的根源。民國之前的中國,一夫多妻是合法行為,辜鴻銘老先生曾用「茶壺茶碗理論」鼓吹一夫多妻制的合理性。當然無論什麼時代,一般的女子並不願意去做男...

很多人心地善良,看到朋友心情不好就會各種關懷,但是常常覺得跟別人講,別人都感覺聽進去了,結果卻依然一樣,怎麼會這樣? 首先想先推薦 Mr.林阿毛 的關鍵好文《你改變不了任何人,因為人,只會為了自己而改變》 OK,了解到這個事實之後,你其實就不應該把期待放在改變上。因為很多人找你訴苦只是要倒垃圾,不是...

老婆突然接到通知,需要再加兩個小時的班。女人給男人打電話,告訴他可能得晚一點兒回家。男人說,嗯,我也剛下班,在路上,你大約什麼時間回來?女人剛想告訴他還得兩個小時,手機就沒電了。女人想找個公用電話,再想想還是算了。老夫老妻了,兒子都讀了中學,還用如此浪漫? 、 老婆突然接到通知,需要再加兩個小時的班...

男人去了大城市,他說去掙錢給女人和男孩過好日子。女人答應了,她帶著男孩在小城生活。可男人一走,女人每天都唸著男人,盼著男人早日回來。開始的時候,男人還寄一些錢回去,隔三差五就打電話回來,後來,男人電話不打了,錢也一分不寄了,好像他忘記了女人和男孩。女人很著急,四處打聽男人的下落,卻一無所獲。沒辦法...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