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想過平靜生活,乾一份非常穩定的工作,找一個人好好去愛,普普通通的結婚

要自己帶著孤單抗體,學習孤獨!!其實一個人也挺好的,習慣,只要習慣了,孤獨的感覺也很美!!

也許一個人最好的樣子就是平靜一點,哪怕一個人生活,穿越一個又一個城市,走過一條又一條街道,仰望一片又一片天空,見證一場又一場的離別。

一個人的夜,一個人的寂寞,那樣的安靜,那樣的了無生機,可是我們才是最無奈的啊!這些都不是我們選擇的,卻是我們要接受,習慣的.世界真的會有公平嗎?為什麼?為什麼我就是看不見呢

遺忘是我們不可更改的宿命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沒有對齊的圖紙從前的一切回不到過去就這樣慢慢延伸一點一點的錯開來也許錯開了的東西我們真的應該遺忘了。

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容易擔心的小孩,所以我將線交你手中卻也不敢飛得太遠。

有緣卻無分,淚和夢貼著透明的網,像鳥一樣一次次穿網而過,抵達內心,溫柔的手卻擱淺在近距離的海岸.

總有一天我會從你身邊默默地走開,不帶任何聲響.我錯過了很多,我總是一個人難過。

當你真正愛一樣東西的時候你就會發現語言多麼的脆弱和無力。文字與感覺永遠有隔閡。

孤獨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獨

緊握在手裡的幸福應該是簡單而透明的。

困在一個叫寂寞的瓶子裡飄飄忽忽,出口太小,也就放任自己被其掩蓋

滿世界都是綠的,活力四射,除了我,懶的被忽略,所以忘記了春天的味道.

那些原本想要費盡心機忘掉的事情,原來真的就那麼忘了。


一位老教授來學校做演講,禮堂座無虛席。老教授的一生真可說是輝煌奪目,專業造詣深厚,桃李滿天下,對繪畫、書法、文學也頗有研究。 在一個半小時的演講裡,他幽默風趣地講述了自己的生平,人們聽得激情澎湃。演講快結束時,老教授請大家提問交流。 有個同學站了起來:“教授,您這麼成功,是否可以傳授我...

個叫普莉希拉·陳的徐州女孩,最近引起了一大群女人的嫉妒,因為她剛剛嫁給了臉譜網的創始人扎克伯格,那可是身價上億的主兒啊,是真正的豪門。 這不,我一個家在徐州的朋友就開始憤憤不平:“你知道大家都叫她什麼嗎?小胖妹,你說一個既沒臉蛋又沒身材的女人,著裝品位也不咋地,怎麼就能嫁那...

我在金錦花園對面蹲了半個小時。如我所料,一點過兩分,她走出小區的大門往左直走,通常一個小時後回來。兩分鐘後,我就站在了她家的客廳。 書房裡的筆記本電腦竟然是開啟的,有QQ滴滴滴的聲音傳出來,動動鼠標就看到她剛瀏覽過的網頁,右下角有一枚藍兔子的頭像在閃爍:我想見你,週五晚9點在咖啡之翼,我等你。我用了...

妻子死了。這是他腦海裡唯一記得的事情。就在五天前,妻子從外地回來,坐的車被一輛卡車追尾,她當場死亡。酒精讓他忘記了白天黑夜。他只知道,喝醉了就能在夢裡見到美麗溫柔的她。每當他在夢裡抱著妻子說出“我愛你”時,夢境就會破碎,他被無情地打回現實中來。第七夜,是妻子的回魂夜。像前幾夜...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