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人失業了。他沒有告訴女人。

他仍然按時出門和回家。他不忘編造一些故事欺騙女人。

他說新來的主任挺和藹的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的……

女人掐他的耳朵,笑著說,「你小心點。」

那時他正往外走,女人拉住他,幫他整理襯衣的領口。

男人夾了公文包,擠上公交車,三站後下來。

他在公園的長椅上坐定,愁容滿面地看廣場上成群的鴿子。

到了傍晚,男人換一副笑臉回家。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男人這樣堅持5天。

 


5天後,他在一家很小的水泥廠找到一份短工。

那裡環境惡劣,飄揚的粉塵讓他的喉嚨總是乾的。

勞動強度很大,幹活的時候他累得滿身是汗。

組長說:」你別幹了,你這身子骨不行。」

男人說:「我可以。」他緊咬了牙關,兩腿輕輕地抖。

男人全身沾滿濃濃的粉塵,他像一尊活動的疲勞的泥塑。

 


下了班,男人在工廠匆匆洗個澡,換上筆挺的西裝,扮一身輕盈回家。

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女人就奔過來開門。

滿屋蔥花的香味,讓男人心安。

飯桌上女人問他「工作順心嗎?」

他說︰「順心,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

 

女人嗔怒,卻給男人夾一筷子木耳。

女人說,「水開了,要洗澡嗎?」

男人說︰「洗過了,和同事洗完桑拿回來的。」

女人輕哼著歌,開始收拾碗碟。男人想︰好險,差一點被識破。

疲憊的男匆匆洗臉刷牙,然後倒頭就睡。

 


男人在那個水泥廠干了二十多天。快到月底了。

他不知道那可憐的一點工資能不能騙過女人。

那天晚飯後,女人突然說︰「你別在那個公司上班了吧,

我知道有個公司在徵人,幫你打聽了,所有要求你都符合,明天去試試?」

男人一陣狂喜,卻說,「為什麼要換呢?」

女人說,「換個環境不很好嗎?再說這家待遇很不錯呢。」


於是第二天,男人去應徵,結果被順利錄取。

 

那天,男人燒了很多菜,也喝了很多酒。


他知道,這一切其實瞞不過女人的。或許從去水泥廠上班那天,

或許從他丟掉工作那天,女人就知道了真相。

是他躲閃的眼神出賣了他嗎?是他疲憊的身體出賣了他嗎?

是女人從視窗看到他坐上了相反方向的公共汽車嗎?

還是他故作輕鬆的神態太過拙劣和誇張?

 


他可以編造故事騙他的女人,但卻無法讓心細的女人相信。

其實,當一個人深愛著對方時,有什麼事能瞞過去呢?

男人回想這二十多天來,每天,飯桌上都有一盤木耳炒蛋。

男人知道木耳可以清肺。

粉塵飛揚中的男人需要一盤木耳炒蛋。有時女人會逼他吃掉兩勺梨膏。

男人想,那也是女人精心的策劃。

 


還有,這些日子女人不再纏著他陪她看電視連續劇,因為他是那樣疲憊。

現下男人完全相信女人早就知曉了他的祕密,她默默地為他做著事,卻從來不揭開它。

事業如日中天的男突然失業,變得一文不名,這是一個祕密。

是男人的,也是她的。她必須咬著痛,

守口如瓶。她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製造祕密的男人。


男人站在陽台看城市的夜景,終有一滴眼淚落下。

 

婚姻生活中,有一種感動叫相親相愛,

有一種感動叫相濡以沫。其實還有一種感動,叫做守口如瓶。

康小喬在王明朗和吳寶南之間是猶豫的。王明朗是大學的戀人,在火車上偶遇。因為太擠,兩個人擠在通道上站了一夜,最後,康小喬倒在王明朗的懷裡睡了,實在是太困了。那是她第一次與男子有肌膚之親,但卻和愛情無關。是放寒假回家,十多個小時,一直站著。如果沒有王明朗,康小喬不知如何過這一夜,其實她對王明朗沒有一見鍾...

認識木子是因為那把該死的傘。陰雨天氣已經持續了半個多月,莫非出門總是帶著那把舊舊的粉紅色的油紙傘,雖然陰雨天氣帶這種傘有些不合時宜她依然堅持帶上它。她說,這是外婆留給她的。暖洋洋的午後。天氣放晴,暖暖的風充斥著雨後的空氣,不動聲色的侵略著,乾淨的空氣讓人提神,莫菲隔著透明的大玻璃在咖啡吧里深深的吸了...

他和她,不過是小城裡兩個平凡的上班族,共同經營著一份平常的感情。他已經忘了最初是怎麼相識的,也忘了最初是怎麼走到一起並相愛的。說到“相愛”,他覺得用這兩個字來形容他們之間的關係,似乎不太妥當,至少有些奢侈的味道———“相愛&rd...

來北京三年了,在這個人才濟濟,物慾縱橫的地方,我和你,兩個並非名牌大學畢業,並非“海歸派”,也並非“貴族”子女的普通情侶,在這裡顯得微不足道,只有我們兩人之間的感情,像永不熄滅的燈,照亮和溫暖著彼此漂泊的心。老公,轉眼間我們在一起快兩年時間了。記得剛剛...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