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妻子越來越忙,每天都是早出晚歸。王立成想想,已經連續四天沒見到她了。不過,兩人早在一年前就分床而居,離婚只是遲早的事。

從公司出來,王立成不願回家。在—家小飯館吃過晚飯,喝了兩瓶啤酒,又在廣場轉了幾圈才往家走。走到家門口的小街,昏黃的路燈下,他看到一個女孩倚燈柱站著。她的手裡,拿著幾枝玫瑰。

“叔叔,買枝玫瑰花吧,只要五塊錢。”女孩怯怯地說。她看上去像從鄉下出來,生得單薄怯弱。

王立成停住腳,從女孩手裡抽出一枝玫瑰。已經十點鐘了,這麼小的孩子,萬一碰到壞人怎麼辦?想著,王立成把她手裡的八枝玫瑰全買了去。女孩十分高興,大聲向王立成道謝。

進了家門,將玫瑰插進桌上的花瓶,王立成匆匆洗漱,回房睡覺。

第二天,王立成早早從公司出來。吃過晚飯回家,走到街角燈柱,他又看到了那個賣玫瑰的女孩。很明顯,女孩已經把這兒當成了自己的據點。王立成走過去,想目不斜視,可是,走過女孩身邊,他似乎被什麼拉住了腳。轉過身,王立成只好又買了兩枝玫瑰。女孩看上去不過十一二歲,如果不是家窮,誰捨得讓這麼小的孩子出來賺錢?

從那兒以後,這幾乎成了王立成的習慣。每天回家,只要看到女孩,—定買她門枝玫瑰。早的時候碰到,買上兩三枝,晚的時候碰到,則全買下。最多,王立成買過十五枝玫瑰。不過,他不心疼錢。他雖然掙得不多,買女孩的玫瑰花卻連眼睛都不眨。

女孩看上去緬甸內向,只要看到王立成,臉上就泛出光彩。她挑最鮮豔的玫瑰給這個大方的叔叔,朝他微笑。她的手很巧,常把絲帶係出各種各樣的花樣,格外漂亮。

那個夏天,王立成家的客廳茶几上,每天都插著新鮮的玫瑰。

風漸漸涼了,轉眼就是秋天。這天晚上,王立成陪一個客戶吃完飯,又去唱歌。他回家時,已經是凌晨。他有了幾分醉意,走得搖搖晃晃。到了街角,昏黃的路燈下,那個小女孩蜷縮著,懷裡抱著玫瑰花,看樣子似乎是睡著了。

王立成吃了一驚,立刻沒了醉意。他快步走上前,用力搖醒了女孩,問她怎麼還不回家?都這麼晚了,碰到壞人怎麼辦?女孩睜開眼,看到兇巴巴的王立成,似乎嚇壞了。她將懷裡的玫瑰花遞到王立成眼前,說:“我一直都在等你,我怕你回家的時候買不到玫瑰。”

看著女孩清澈的大眼睛,王立成眼窩一熱。他接過玫瑰,馬上掏錢。

“叔叔,今天的玫瑰是我送你的。不要錢。”女孩仰起臉,擺著小手說。

王立成愣住了。不要錢?她等在燈柱下,只是為了將這玫瑰送給他?

“叔叔,我是跟著一個親戚來城裡的,想不到一來就碰到了您這樣的好人。我賣了一個暑假的玫瑰,賺到了七百塊,不僅夠交自己的學費,還夠交弟弟的。我們都可以繼續讀書了。明天,我就要走了。謝謝你,叔叔。”女孩說完,朝王立成深深鞠躬了一躬。

呆愣片刻,王立成問女孩住在哪兒?他送她回去。女孩推辭,王立成板起臉,說一定得把她送回家。女孩見王立成並不是真的生氣,馬上高興起來。

她在前面蹦蹦跳跳地走,轉過兩條小街,在一排民房前停住了腳步。

進門前,女孩回過頭對王立成說:“叔叔,我是東嶺縣楊樹村的,我叫小蓮。叔叔再見。”

看著小女孩將門掩上,王立成呆愣半晌,轉身回家。一路上,他心裡竟有些空落落的。以後,他再也看不到這小女孩了?她清澈的眼睛,多麼像自己的女兒!

打開家門,客廳的燈竟然亮著。令王立成吃驚的是,妻子坐在沙發上。王立成的心一沉,她終於要攤牌了?

“手機為什麼關機?我一直都在四處打電話找你,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妻子說著,滿臉怒容。

一瞬間,王立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妻子還在擔心著他、牽掛著他?他趕緊掏出手機,原來是沒電了,自動關機。

“今天是我們結婚五週年紀念日,你忘了嗎?我做了許多菜,去沒有等到你。”妻子說著,嘆了口氣。

走到餐桌前,王立成見滿滿一桌菜,桌上的高腳杯裡都倒上了紅酒。他怔怔地將手裡的玫瑰送過去,幾乎是欣喜若狂。妻子已經原諒了他?

三年前,他帶女兒去公園。將女兒放到長椅上,他去為她買冰淇淋。可當他舉著冰淇淋回來,卻見三歲的女兒已經跑到了大馬路上。他眼睜睜看著大貨車撞向了女兒……整整三年了,妻子一直都不肯原諒他。

“每天看著玫瑰花,我都想起過去戀愛的日子。那時候我們很窮,買不起玫瑰花。可我們很幸福。謝謝你的玫瑰花,否則我真的堅持不下去了。”妻子說著,抱住王立成,淚如雨下。

屋裡,溢滿夜玫瑰的馨香……



出處來源:http://www.xiaogushi.com/

在美國有這樣一個讀書協會,她提倡的是「上空讀書」。近日這個協會現身紐約中央公園,毫不在乎別人的異樣或有色眼光,一邊享受日光浴,一邊享受赤裸閱讀的樂趣。 據外媒報導,該協會的正式名稱是「戶外男女同校生上空通俗小說欣賞協會」(The Outdoor Co-ed Topless Pulp Fiction ...

這是我破解屏保後手機拍的證據,結婚3年女兒2歲多,之前在家帶孩子偶爾出去跟朋友吃夜宵唱K,我可   以理解,你帶孩子需要解壓;可她出去工作不夠一個月晚上上街次數頻繁了,最近我發燒40度她可以丟下   有支氣管炎的女兒不管自己出去玩,那晚我打爆電話沒人接,一直等到凌晨3點半才回來。...

一天,一個很體面的人來到一個破舊的庭院。他西裝革履,氣度不凡,跟那些自信、自重的成功人士一模一樣,美中不足的是,這人只有一隻左手,後邊是一條空空的衣袖,一盪一蕩的。     來人俯下身用一隻獨手拉住有些老態的女主人說:“如果沒有你,我還是個乞丐,...

「撿屍」風氣盛行,妳醉我撿!許多正妹喝到爛醉,不省人事地躺在路邊,任人撿屍,被抬到哪裡?做了什麼都不知道。有網友爆料說親眼看到夜店女子喝醉後,脫到只剩胸罩,疑似男友的人在旁邊也不幫忙遮,而到了凌晨,一位位辣妹醉到不省人事,男子抱著走在街上,女孩穿著黑色小丁,臀部被看光光,她被抬去哪裡沒人知道。所以...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