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妳不愛我了嗎?」

 

分手時,他痛苦的問。

 

她搖搖頭,臉色蒼白,不論他如何哀求,甚至失去理智的怒吼,然後摀著臉邊流淚邊道歉,她始終不改分手的決心。

 

他不知道分手的原因,就因為直到她離開他仍無法理解,她才堅決要與他分手。

 

「我也想問他,他是真心的還愛我,還是只是習慣了?」她苦澀的說。

 

他們交往了7年,住在一起,偶爾回對方的老家吃飯,除了身份證上空白的配偶欄,他們的生活與一般平凡夫妻一樣。

 

就是太平凡了,每天生活像是按表操課,規律的一成不變。

 

他們已經有兩年不過生日以外的節日了,所謂的慶生,就是一起出門買對方想要的禮物,然後找間價位中上的餐廳吃一頓。

 

「我不是個追求浪漫的人,過不過情人節其實不重要,但我偶爾也想要一些驚喜,可能是一朵玫瑰或一本我想看的書,我只是想要一個貼心的舉動,讓我強烈感受到被愛的感覺,而不是只在乎我的內衣已經穿半年了,這一季的新內衣很性感,我可以買一套新的換換口味…」

 

內衣需要新鮮感,愛情也需要一點新鮮感。

 

剛交往那兩年,兩人出門時都會打扮一番,現在都是隨興穿一套不失禮的便服。有時候,今天心情特別好,她化了個漂亮的妝,穿上高跟鞋,他卻說:「沒事畫那麼漂亮幹嘛?」,不以為然的依然穿著運動服和她出門。

 

大街上店面的玻璃窗映照他們的穿著打扮是多麼不搭嘎。

 

以往她久久下廚一次,他會面帶笑容,滿懷感激的吃完,即使這些菜煮的比廉價便當店的配菜還不如。現在她的廚藝精進了,他總是默默吃完,對於她充滿自信的新菜也僅是含糊的應個兩聲敷衍。

 

她抱怨過,以前他不時的會買些小東西逗她開心,現在什麼都沒有,他不耐煩的叫她把想要的東西列一列,等下個月她生日買給她。

 

從前的他總是面帶微笑的聽她嘮叨抱怨,現在的他聽了幾句後便叫她改聊點愉快的話題不要再跳針下去。

 

她愛他,她也知道他還愛她,但她已經找不到「愛的感覺」。

 

她懷念以往他看到她精心打扮時的驚豔,她懷念他送她的那堆無用的便宜吊飾,她懷念他塞了滿嘴飯菜大聲喊的:「我家老婆是天才廚師!」,她懷念他們假日早晨兩個人抱在一起滾來滾去的賴床,她懷念他以前老愛在她看書時偷襲她,然後她會賞他一個爆栗。

 

 

他們習慣了彼此的一切,像一個湖泊,平穩但幾乎沒有漣漪。

 

「我們的愛情沒有感動、沒有生氣,也沒有驚喜,我們有一年沒有任何的爭執冷戰,我發現我們最近拍的一張照片竟然是前年聖誕節的時候,和我爸媽出國時拍的,我們去年有單獨出遊過,但我們現在連相機都不會帶了。」

 

她試圖表達她心底的困擾,但他無法理解,為什麼這樣的安穩不好?出門為什麼非拍照不可?他已經說過她煮的菜好吃,為什麼還要不斷的重覆?

 

這些不需要花錢的小事,成就了他們的分手。

 

愛情會成為習慣,當一切變的像空氣一般自然時,你忘了愛情的起源是熱情,沒有熱情的愛情,只是一道調味平淡的料理。

 

或許你是個口味清淡的人,但你無法每天都吃同樣水煮的那幾道菜配白飯,偶爾你會想拌點醬油,偶爾會想來個紅燒,偶爾會想加些蒜頭辣椒,你才不會對平常清淡的菜色生膩。

 

變成習慣的愛情,有時也需要一點調味料「加味」一下,或許是一把花束,或許是一個對方想很久的旅行,也或許是用誇張的言語示愛,重新燃燒一下熱情,我們的愛情才不會變成「雞肋」。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網路轉載

很多時候我們在忙碌的工作和學習中忽略了自己和別人,我們要追求的實在太多。 小時候忙遐想長大了忙工作忙成家忙兒女,等回首時卻常常自己問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其實不僅僅是計較事業的得失,感情的真偽和名利的厚薄,因為這些等我們到年老時都一無所有,無所謂。 我...

人生,是一個永恆的話題,從古到今,對人生的談論總是無盡無休。情則是人生永遠唱不完的歌,無論在燈紅酒綠的喧囂鬧市,還是在荒涼貧脊的寂靜山村,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情意綿綿的故事。 愛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兩旁,隨時播種,隨時開花,將定徑長途,點綴得香花瀰漫,使穿枝拂葉的行人,踏著荊棘,...

一早走進辦公室,辦公桌正中擺著一份前一日的報紙,我好奇地打開,斗大的「糖尿病飲食」映入眼簾,一股熱氣瞬間沖上眼眶,又是個不具名的同事為我收集的資料,胸口一時被感激的情意漲得隱隱作痛。   打從孩子罹患幼兒依賴型糖尿病開始,我一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夜半無人之際,每每看著孩子蒼白的小臉,我無...

愛一個人 要了解,也要開解;要道歉,也要道謝; 要認錯,也要改錯;要體貼,也要體諒; 是接受,而不是忍受;是寬容,而不是縱容; 是支持,而不是支配;是慰問,而不是質問; 是傾訴,而不是控訴;是難忘,而不是遺忘; 是彼此交流,而不是凡事交代;是為對方默默祈求,而不是向對方諸多要求; 可以浪漫,但不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