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被邀請去參加朋友的婚禮。
朋友是高中社團中跟我感情最好的,雖然疏於聯絡,但接到她的喜帖我很開心,還特地從外縣市跑去參加。
 受邀去參加朋友婚禮,才發現是一場針對我的羞辱!但我什麼都沒做,只是靜靜地看著她自己毀掉她的人生!
我特地前一天到了台北,當天還起了大早去了美容院做造型,然而到了婚禮會場,卻發現我沒有受邀。
 
我覺得很奇怪,而幫忙收禮金的人也特別去請朋友的家人來確認。
朋友的媽媽看到我,馬上就認了出來,連忙向我道歉,然後請婚禮會場的人幫忙準備我的座位。
 
而我被朋友媽媽說可以去看新娘子了。
很多年沒見了,我本想跟她敘敘舊,沒想到她一看到我,就是一頓鋪天蓋地的羞辱:
「妳來做什麼?妳穿這什麼啊?妳還真敢穿成這樣。」
 受邀去參加朋友婚禮,才發現是一場針對我的羞辱!但我什麼都沒做,只是靜靜地看著她自己毀掉她的人生!

以下圖片來源
我立刻面紅耳赤,心也一陣陣地痛著。
我確實是個胖子,但也想要盛裝出席來參加婚禮,以表示我對她的重視。沒想到她居然是這樣看待從遠方來祝福她的我的。
 
場面立刻變得尷尬,新娘的媽媽馬上揚起手,給了她響亮的一巴掌。
被賞了一巴掌的她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母親:「妳做什麼啊?我本來就不想叫這個又胖又醜的女人來,還不是為了湊人數!我之所以不讓她的名字出現在名單,就是想要羞辱她!不要做多餘的事!」
 受邀去參加朋友婚禮,才發現是一場針對我的羞辱!但我什麼都沒做,只是靜靜地看著她自己毀掉她的人生!
接著她開始跟她媽媽大吵一架,吵到連新郎的家人跟新郎都跑來關切。
由於新郎是我高中時代的學長,也曾一起留在學校準備活動過。
而新郎的父母跟我的父母是同事,彼此感情很好,可說是看著我長大的。
 
知道事情始末後,新郎的父母跟新娘的媽媽非常憤怒,雖然婚禮照常舉行,卻沒有去戶政事務所登記,婚還是沒結成。
 
而除了新娘以外,他們也都跟我道了歉,甚至幫我出了回家鄉的費用,還給了我道歉信。
 受邀去參加朋友婚禮,才發現是一場針對我的羞辱!但我什麼都沒做,只是靜靜地看著她自己毀掉她的人生!
事後我才知道,原來高中時代的朋友都沒有參加婚禮,也是新娘搞的鬼。
確實她是當時團體中最漂亮身材也最好的人,但為什麼要做這麼奇怪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文章來源

逼出來的堅強,忍出來的性格! 哭的時候沒人哄,我學會了堅強; 怕的時候沒人陪,我學會了勇敢; 煩的時候沒人問,我學會了承受; 累的時候沒人可以依靠,我學會了自立...... 就這樣我找到了自己, 原來我很優秀,更可貴的是,世界上, 我只有一個,只有一個我! 漸漸地,我成熟了, 知道了人是被逼出來的,...

(示意圖) 兩個可能彼此相愛、喜歡的人,彼此不能成為名義上的夫妻或是公眾面前的男女朋友, 只能做個特別的朋友…… 也許是為顧及家人意見,不能歸位。   也許是為了自己的前程,不能承諾。   也許是相遇太晚,彼此身邊已經有了另一個人。 不過即使沒在一起...

今天,有個朋友問我,你能接受你的愛人出軌嗎?  我說:「他要出軌,就讓他出吧,能搶走的愛人,便不算愛人。」 情到濃時情轉薄。   她不能接受,無論是精神的偏離還是肉體的出軌,對她而言,都是無法原諒的錯誤,相愛,不是為了背叛。   責任和自由並不衝突。   &n...

男女相遇的一瞬間,彼此觸電,可以說是一種磁場的相合。由此,會引發大腦分泌一種物質,讓你覺得心跳加速,站在你面前的他就是你的夢中情人,這就是一見鍾情。隨後進入熱戀,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熱戀期間,彼此都會覺得對方萬分好,沒有一絲瑕疵,這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生理因素引起。大腦分泌的物質繼續在作用,但是,這...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