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友說,想要一個音樂盒。為了看一次她燦爛的笑容,他願意做任何事。

他花了一個月的下班時間削木頭,刨光表面、彩繪、上漆,做成一個可愛的外殼,

還鑲上她的名字。

但是他沒辦法手工作出那種會發出音樂的轉軸,於是他買了一個現成音樂盒,

大費周章地把它拆掉,終於取下機芯,裝進自己的音樂盒裡。


送給她的那天,他非常興奮。捧著音樂盒的雙手忍不住微微顫抖。

女友只是淡淡地說了謝謝。他覺得有點失望,不過女友看起來比他更失望,

於是誰都沒再多說什麼。


過了一年,女友說想分手。他不明白細心呵護的愛情為什麼不能綻開花朵。

女友說他是個好人,但她對他沒有感覺。

她說年紀不小了,需要一個成熟的男人。

發生了這種事,不願接受也得接受。

他只好繼續過著日子,工作滿滿的,心裏空空的。


多年之後,他在東區的一家精品店看見她。

他在櫥窗外,她在店裡,身旁的男士低頭簽著帳單。

她比以前老了一些,不過還是很漂亮。

她們離開之後,他好奇地走進店鋪,發現裡面陳列著一個個閃亮精緻的音樂盒,

售貨小姐親切地招呼著,為他介紹「頂級的瑞士Reuge音樂盒」,

每個定價都在一萬元以上。

他隨意指著一個打開後有芭蕾舞者旋轉的,

店員說他眼光很好:「這是限量款,定價三萬五千元」。

他問身旁的現任女友喜歡嗎,她甜甜地微笑,於是他毫不猶豫地買下了,

女友非常地開心。

看著女友的笑容,他卻覺得疏離。幾年前,他多麼期待這樣的笑容。

那時他很天真,許多事物求之不得,如今他經過歷練而成熟,彷彿什麼都輕而易舉。

可是,得到的感覺卻不像當年那樣強烈。


他不再是職場菜鳥,他懂得老闆和客戶的心理,知道攻守之間的份際。

他不再是月光一族,他知道如何規劃最好的理財,獲得最高的利潤。

他不再是癡情男子,他瞭解女人想聽什麼話,更熟悉交替使用冷淡與熱情的魅力

然而,這種成長與社會化的過程也讓他學會習慣性地隱藏想法,

有時必須為了保護自己而對別人冷漠,或是忽略自己對別人的歉咎。


沒有人再說他幼稚,但他付出的代價是親密感,成熟而深沈的他,

不會再被人們輕易看透,於是也很少有人能真正瞭解他。


有時候他會懷念傻傻的青春,懷念那顆容易被敲開或者敲壞的心。


年輕的女孩把玩著音樂盒,問他若有所思地想什麼?

他只能說:「等妳老一點就會懂吧。」





人們不斷鞭策自己成長,從年紀還很小的時候就想擺脫「幼稚」的評語。


但成熟是什麼?


學會依循別人的道理?還是拋棄內心的熱情?

年輕時擁有一份以為用心就會幸福的傻勁,但終究不敵各種挫折的磨蝕,

每次失敗,就趕緊在心裏重繪一個更加成熟完美的自己,

調整方向,拼命地前進。


宿命般地,埋首於人際與職場無情的競爭之後,突然在某一天驚覺心態竟已蒼老,

又開始緬懷天真,期望能拾回一份童心。


我常在淡水線捷運車上遇見一位玩木球的老伯。

懷舊的童玩在老先生手上呈現著微妙的衝突與諧和,他耍弄著十字形的木棒,

交替地用木棒左右兩頭拍打一個棉線連繫的木球,最後還要巧妙地把球甩到木棒頂端,

不偏不倚地卡在錐形突起上。


因為老伯的舉動與行色匆匆的捷運族實在太不搭調,他總是吸引所有乘客的目光。

但大家似乎都帶著幾分防備,偷偷忖度他的目的。

老伯常邀請其他乘客試玩,但許多人猜測他想兜售童玩,無意購買的人都立即搖頭拒絕。


起初我也這麼認為,但到現在已經遇過他十來次,卻從未見他兜售。


或許他真是童心未泯?把熟諳的木球童玩當成一種表演藝術,

或是想挑戰行駛中的捷運帶給木球遊戲的難度?


端坐在列車上的我們,這些所謂成熟世故的人們,

早已失去在眾人面前嘗試新遊戲的勇氣,

我們懂得避免出糗、避免讓自己陷入無謂的麻煩,

即使最後只需要拒絕一個老伯的兜售,我們還是選擇防衛。


還記得第一次出糗的時候?還記得第一次被騙的時候?

那些記憶怎麼永遠鮮明,早就已經學會不讓它發生了,卻還是習慣性地提防著?


我想著親手做音樂盒的男孩如何在愛情的戲謔中失落最初的心情,

心痛為他開啟了成長的大門,但成熟的他已不是原來的他。


成長始於對原我的懷疑,繼而開展成一條無法回歸的路途。

至於純真,看似失落的故鄉,卻也可能是成熟的極致。


不在乎眾人眼光的老伯繼續拍打著木球。忙得像陀螺般的人們繼續追求財富與經驗。

一次次的愛情讓人消費著音樂盒,人們始終想不通最初的幼稚為什麼最美。


能不能跳過這個彆扭的成熟階段?


回到最初那種不知道受傷是什麼、不懂得顧慮而能坦率的時候,

或是跳進最後那種,知道不管如何受傷、其實都無所謂而又能坦率的時候,

任何一種似乎都比這個小心翼翼的階段好。



純真的幼稚並不需要羞愧,看透人生之後的童心更加可貴。



別再說我幼稚!

引用來源: 別再說我幼稚! - 新聞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23434.html

當你交第一位女朋友的時候,她老覺得你的愛不夠多不夠濃,她要求過馬路時,你一定得護著她,你漫不經心的應答著,到最後,你可能被這樣一個小理由而三振出局,但是,你終於學會了過馬路時要握著情人的手,並且以保護之姿帶著她。你交了第二任女朋友,她是個美食主義者,她的手藝絕佳,也帶你嘗遍了山珍海味,你第一次發現食...

人的交往,全如幻影。給你越多愛的人,會是傷你越深的人。而給你越多記憶的人,會是讓你最感無情的人。感情的聚散,來有時、去有時。緣盡了的時候,你不得不放手。有的人,走的時候並不是心甘情願的,有時候 是老天爺的無情。「緣份」我們見証了它確實存在。「長相廝守、天長地久。」要求多久呢?所以,我說,人的交往,像...

一個很漂亮,迷人的女孩,結婚之後整個人都變了樣,不認識她的人,還以為她是幫人家洗衣煮飯的歐巴桑,為什麼前後不到一年的時間,一個人會變化這麼多?答案是---因為〉她活得不快樂! ---------------------------------------------------------...

還記得我們交往的第一年聖誕節嗎? 我送了你一盆聖誕紅,而你剛從翻譯館回來, 兩手空空,為自己辯護說道:『送什麼聖誕禮物嘛!送妳一個吻不是比較夠誠意?』啼笑皆非地,接受了你那年最具誠意的聖誕禮物。感謝你。那是我的初吻。還記得我們交往的第二年聖誕節嗎? 我寄了一打玫瑰到你台北的事務所,而你,仍是沒有實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