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公司發生職場性騷擾肇事者引咎辭職,一年後他寄來的包裹意外暴露恐怖的真相!包裹裡面竟然是...

公司拐角處的女廁被圍了個水洩不通。

大家獲悉事情不妙的經過都是一樣的。先是聽到劉曉娜標誌性的尖銳嗓音猶如乾澀粉筆劃過黑板一樣嘰哇大叫了一聲。接著是保潔員李阿姨發瘋一樣地扯開自己的公鴨嗓呼救:「有色狼。」然後就是腳步聲呼呼啦啦朝著女廁的方向行進,由重變輕。

本來在緊鑼密鼓地審核著文件的沈春寶和同事對視了一眼,也不約而同地邁開步子衝了出去。撥開人群,眼前的景象讓他們吃驚。

劉曉娜大聲斥責年輕男子的悍婦姿態並不讓人奇怪,她以前買柿子的時候因為老闆的缺斤短兩差點掀翻了人家的攤子,春寶是見過的。問題在這個千夫所指的男人身上。

低著頭順從地接受對方責罵的邱雨生像一尊安然的雕塑。他是不久前進入公司的實習生,在春寶主管的人事部做著端茶倒水打印文件的雜活。平日裡低眉順眼,安靜少話。別人問他什麼,他幾乎都以簡短的兩個字來完成自己的回答——好的,謝謝,行啊,不了,沒事……

但就在幾分鐘前,這個看似平淡無奇,沉默寡言的大男孩居然闖入女廁。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幾乎全公司的人都來了,包括幾位高管。甚至整棟大廈都被驚動,其他公司的員工也接踵而來一睹為快。時代再開放,牽扯到性的東西依然是大家趨之若鶩的對象,畢竟可以一飽窺私之慾。

漸漸地,不再是劉曉娜一個人唱獨角戲了,各種聲音喧囂起來。

「是不是男人啊,你說句話啊。」

「少廢話,直接送公安局唄。」

「有賊心,有賊膽,這會兒裝什麼死啊。」

但邱雨生就是沒說話,在這將入深秋的蕭瑟季節裡,他僅僅單穿了一件藍白方格的襯衫,形象看起來無助孱弱。春寶走到了最裡層,直覺讓她決定以自己平日非常服眾的正面形象為邱雨生解圍。

她說:「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大家先散了,我們公司內部會查清楚的。希望在事實沒有查明公開之前,大家能檢點自己的言行,因為你們的任何一句話可能都會傷害到當事人,並在社會上造成負面影響。」

2

顯然沈春寶的話沒有起到鎮壓的作用。

上下班時,電梯裡竊竊私語的閒話都是以這件奇怪的性騷擾事件為主題。大家眉飛色舞,大肆渲染,最後就衍變成了一出香豔無比的桃色新聞。

女廁已經禁止使用。黑白灰格調的辦公區域裡,一張黃色的暫停使用的告示牌分外顯眼。因為要跑到樓上去如廁,怨聲載道,有罵邱雨生的,也有罵劉曉娜的。

直接報案就是咯,這一通折騰。

你知道是霸王上弓,還是同流合污啊,沒準東窗事發做給外人看呢,很難說的。

劉曉娜這幾天一直在隔壁的設計部以淚洗面,一副啞巴吃黃連的苦相,聽到了這些流言蜚語又突然恢復了以前囂張跋扈的模樣。

「我劉曉娜的男人你們沒見過麼。我堂堂正正,明媒正娶,誰閒著沒事做這種偷雞摸狗的勾當,少跟老娘說那些爛了心的男盜女娼。」

說曹操曹操就到,劉曉娜的男人霍大兵很快就趕來聲援自己的愛人。

他留著個大背頭,穿了件破洞牛仔褂,裡面搭配著夏威夷風情的海灘襯衫,腳上的一雙高筒馬靴閃著鋥亮的寒光。這樣一個強大巍峨的男人站在邱雨生面前明顯是一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虎狼之態。

但他開口還算溫柔,「哥們,我不是那種不通情達理的人。你只要把這事情的前因後果說清楚了,思想作風上沒什麼大問題,哥哥我就放你一馬。不然你這樣木頭似的不說話,我也沒法收拾這爛攤子。」

邱雨生像一隻雨天裡的蝸牛,慢慢遊走到枝葉的邊緣,發現無路可走,也不後退,也不前進,就停下來,縮到殼裡去。他還是像事發那天一樣三緘其口。

那天,春寶叫走了辦公室裡所有的人,和他進行了單獨的溝通。

「你碰她了?」

「沒有。」

「那你為什麼跑進去?」

邱雨生就不說話了。他只是一個勁地剝自己秋來蛻皮的手指。眼簾低垂,一副羔羊待宰,無怨無悔的樣子。春寶的耐心和諸多疑問也在這如水的沉默裡土崩瓦解。他們對坐良久,一直等到暮色四合,邱雨生都沒有再說隻言片語。

後來清潔工來打掃,他們才發現天已經黑了,準備下班。

邱雨生突然開口,他說:「你相信我嗎。」

春寶一愣,好像一枚柔軟的子彈含情脈脈地穿透了自己的身體,並且化作一粒膠囊,裡面溫情的藥劑在她的五臟六腑之間揮發。她知道眼前這個有話卻無法表達的大男孩在此時此刻最需要的就是信任。

她就肯定地說:「我信。」

3

光有春寶一人的信任是沒有用的,他必須要獲得所有人的信任才行。就在春寶籌謀著如何解決這件事的時候,劉曉娜那邊卻有了新的動作。霍大兵突然請大夥吃飯。

餐桌上,霍大兵帶來的那幾個弟兄滿嘴跑火車,很會調節餐飲的氣氛。只是酒過三巡,這場宴席的主旨還沒有揭開。而且劉曉娜也沒有參加,這讓春寶和其他幾位都有些惴惴不安。

春寶沉不住氣,發了話:「這飯也吃了,酒也喝了,我們等得心都涼了,老哥你倒是說句話啊。」

霍大兵敬了春寶一杯,說:「沈姐你痛快,不怪曉娜仰仗你。姓邱的小子,我機會是給了,他倒不珍惜,弄得我一頭霧水。曉娜也說人言可畏,賴在家裡不敢上班。這前前後後耽誤的工夫真他媽的叫人難受。所以我和曉娜決定了,告他。」

春寶和同事們交流了一下目光,都心照不宣。

事態很明顯,這個劉曉娜整天埋怨的不學無術,游手好閒的男人準備趁人之危,敲邱雨生的竹槓。同事阿媛悄悄地向春寶耳語:「這也算是個男人麼,明擺著把女人當雞養。一副拉皮條的賤樣。」

霍大兵繪聲繪色地補充道:「打官司不免請各位出庭做個人證,事成我另謝。」

這種「見者都有份」的說法明顯觸動了其他幾個拜金的傢伙。春寶乾咳了兩聲,朗聲對那幾個說:「你們不差那點錢吧。想財源廣進就該在工作上多下功夫,認認真真接幾單生意,不是在這走邪門歪路。」

她又轉過身去笑著對霍大兵說:「至於霍先生,我赴你這場鴻門宴是看在我和曉娜的同事情分。而現在看來,你該回去和老婆鞏固一下夫妻情分,別以為自己娶了個媳婦就是種了一棵搖錢樹。」

說完她就拂袖而去。

4

春寶聽說宴會後來不歡而散了。她這個風向標轉了身,其他的人也不敢逗留。霍大兵的如意算盤砸了。他當然也不願意再告,因為沒有證據,法院頂多判個精神損失,那點錢估計抵消了律師費也就不剩多少了。

事情好像就不了了之了,大家也覺得這筆原本豐盛妖嬈的談資已經索然無味。

照情形,應該是工作秩序重新走上正軌才對。邱雨生卻突然請辭。他蒼白纖細的手指遞來一張標註著辭職信的紙箋,春寶看都沒看,握成一團扔進垃圾筒並且向他咆哮。

「邱雨生你能有點出息麼。我為你的這件破事頂了多大壓力你知不知道。霍大兵以前是混黑道砍過人的,我站出來保你已經得罪他了。上面幾次發話下來看是不是要炒你魷魚,我都腆著臉去和領導們協調,左一句你還年輕,右一句再給機會。你現在這樣算什麼啊。」

外面嘩嘩啦啦地下著雨,透過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水汽瀰漫的梧桐街。辦公室裡的沉默像一團濃郁的夜色。春寶不知怎麼的,就在這種有些傷感的氛圍裡漸漸回憶起邱雨生來面試時的場景。

那是在春天,梧桐葉子長得綠綠的,空氣裡有暖暖的花香。邱雨生作為應屆畢業生參加了公司組織的面試。他穿了一件雞心領的套頭毛衣,劉海長長的,高瘦的身材和雙肩包搭配在一起顯得孩子氣。

他坐在春寶對面,低著頭,好像有點手腳無處放的樣子。

春寶問他:「我們要求掌握的軟件你都能熟練操作嗎。英語四六級的證書有嗎。有沒有相關職業的工作經驗。」

他就回答:「能,有,沒有。」沒有任何多餘的描述,雖然利落,但也顯得枯燥,沒活力。

其他的考官並不看好他,覺得他過於薄弱,內向,無交際能力,很難獨當一面。春寶卻在他簡歷的榮譽欄裡看到了全國高校散文大賽一等獎的信息。她就說:「筆桿子硬實也算是優勢,回去等消息吧。」

後來他就成了春寶人事部的實習生。沒有什麼重要活計,只是收發文件,買買東西之類。他也不像其他實習生一樣怨天尤人,懷才不遇。只是安分地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不遲到,不早退,兢兢業業。

這就是春寶對他的全部印象,濃縮起來,大概只有半杯果汁那麼多。

她不知道他選擇靠近她主管辦公室的座位,忍受著風口的清冷和邊上過道的人來人往,就是為了能及時聽到她的吩咐。他把電腦屏幕調得很暗並非未為了保護視力,而是如此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到她映射在螢屏上的身影。

他承包了辦公室所有採買的任務絕對不是想貪小便宜,而是怕其他人懶怠,不能及時地添置她的所需所求。

春寶不知道他這樣微小細緻的愛戀,自然也就不知道劉曉娜事件的當天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經過。

5

「雨生,去買點筆芯和面巾紙。筆芯要中性零點五的。面巾紙買點盒裝,也買點袋裝,回來散給大家。」

那天,她一聲令下,他就出發了。在前一天,春寶曾經拍拍他的肩膀,說:「雨生,你替我代筆的那篇總結寫得很好,上面都說不錯。加油吧,看好你。」她走後,他都覺得自己的身體在輕顫,肩膀上還留著她手掌的餘溫。

他覺得她的舉動就像一隻馬力強大的引擎,他身體裡潛伏的感情都被這引擎調兵遣將,派發了出來。

他在那天晚上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給主管沈春寶寫一封情書。

但他不敢直接交給春寶。他怕她會毫不留情地回絕他,那麼自己是要有多難堪。他就想了無數種方案。

可以寄信給她,把這個任務交給郵遞員。但他寫好了,準備投到郵箱裡的時候又後怕,怕這封信不能準確無誤地到達她手中。也可以夾在某份文件裡遞給她。但他又生怕她過分信任他的文采,不審核一遍就遞上去,最後情書落到老總那裡。

於是在那天,一個離譜的方案就誕生了——他給她買了一種星座面巾紙,一打裡面有十二包。春寶是十月份的天蠍座。他就在天蠍座那包的第十張面巾紙上寫下了自己的情書。然後摺疊回去,用萬能膠小心翼翼地沾好封口,交給了她。

從那一天起,雨生好像就忘記了一切事情。他雙眼的餘光總是逡巡在春寶的辦公室裡。她用完了白羊座,她用完了金牛座,她這兩天有點感冒,很快用完了雙子座,巨蟹座,獅子座,離天蠍座越來越近了。他的心臟就像一匹遠遠奔來的羚羊,蹄子砰砰。

天蠍座的最後一張將要被抽出的時候,劉曉娜從隔壁跑過來,拿起那小半包面巾紙去了洗手間。他的心裡突然冒出了一股氣憤。他有點氣春寶,為什麼把它給了劉曉娜。事實上春寶什麼都不知道。

他很受傷,覺得自己像一個即將走出沼澤的人,卻又被一隻大手拖了回去。那隻手是春寶的,還是劉曉娜的,他也不知道。

女廁裡面靜悄悄的,只有流水的聲音。高窗上灑下一點不明的天光。他一個隔間一個隔間地打開。倒數第二個是鎖著的,劉曉娜就在裡面。他開始敲門。劉曉娜問:「誰啊。」他不回答,只是不停地敲著門,像勤懇的啄木鳥在拯救病樹。

劉曉娜急了:「誰啊,誰啊。」最後劉曉娜禁不住開了門。接著就是眾人皆知的場景了。

那時候,在圍觀群眾的吵嚷和責罵中,雨生的內心其實很安靜,完全聽不到外界的聲音。他的腦海中只有那最後一片面巾紙癱軟在包裝袋裡,從驚慌失措的劉曉娜手中滑落,以一個垂死掙扎的拋物線墜入下水道。

他想,那是他的一顆心啊。

他能聽到自己的心在幽暗潮濕的下水道裡哭泣的聲音。

6

誰會相信這樣一個荒唐的故事。說出去,別人會說他邱雨生沒腦子,連一個像樣一點好開脫罪名的說法都編不出來,枉為寫作大賽的一等獎。春寶大概也不會相信吧,她會不會責怪他平白無故地拖她下水。

所以,沉默是最好的出路。

現在他決定離開。畢竟是他的愛為春寶帶來了麻煩,他覺得自己是她的災星。

春寶最終批准了他的請求。

7

次年的十月下旬,春寶收到了一個包裹,很輕。打開來是似曾相識的十二包面巾紙。外層紙盒子上有一句話——如果你提前用那包天蠍座的面巾紙,你會不會答應我。就像有些話如果提前說,結局是不是就不致如此。署名是阿Q。

她生活中並沒有一個叫阿Q的朋友。好奇心驅使她打開了天蠍座的那包。一張一張地翻開,都是空白。等到了最後一張,她還沒打開就可以看出紙上滲透了星星點點的筆跡。那是用她鍾愛的中性零點五毫米簽字筆撰寫的。

春寶:

我是雨生。Q是我姓氏邱的開頭字母。

一年光陰如水,別來無恙。我不知道這個包裹是否在你生日之前如期抵達。希望它的唐突不要讓你視它為一個不速之客。一年前的這張面巾紙也像你手裡的這張,蠅頭小楷密密麻麻,寫著一個大男孩對他上司難以言說的感情。

只可惜,陰差陽錯不能得見天日,並且造成了不小的動亂和風波。

時隔一年,我在遙遠北方再次寫下這些字。它們是不堪回首的歷史,也是發自內心的情詩。我給自己命名阿Q,是因為我像阿Q一樣終日沉湎於自我安慰。我重複地對自己說,或者她也是這樣地愛你。只是我知道,這永遠不可能。

我不奢求你的愛,但也請你不要阻止我的愛。就讓我在這裡,在你永遠看不見的角落裡,用一顆小小的謙卑的心默默愛你。

阿Q

這是在薄暮冥冥的黃昏,同事們已經陸陸續續地下班了。一個喜愛唱老歌的同事哼著一段老舊而熟悉的歌謠漸行漸遠:「誰能用愛烘乾我這顆潮濕的心,給我一聲問候,一點溫情。誰能用心感受我這份滴水的痴情,給我一片晴空,一聲叮嚀……」

春寶的眼淚就這樣止不住地滾落下來。情書上的筆跡被迅速湮染成一片模糊的深海。她把它緊緊地握在手裡,就好像真的握著那樣一顆羸弱的潮濕的心。

普通朋友:半夜會找妳打逼聊天到很晚。男朋友:半夜看妳還在逼上會趕你下線(當然妳可以ㄠ個幾分鐘)。普通朋友:他會找你出去玩,叫妳放棄報告或翹課。男朋友:他會催妳快寫作業,或者想要跟你討論功課。普通朋友:在你生病時,會講好話關心妳。男朋友:在你生病時,他會關心到你很煩,而且逼你去看醫生。普通朋友:他會盡...

總有一天,我們會在時間羽化的沙聲中,慢慢長大!這些時刻都很容易讓我們當下就崩潰的!1.再也不是餐桌上有隻雞就一定能吃到雞腿的那個人2.爸媽沒有記憶中那麼強大有活力了3.陌生的小孩叫你叔叔阿姨4.記憶力遠不如從前了5.新出道的明星都比自己小6.自己喜歡的球星已經退役了7.朋友圈被曬寶寶的刷頻8.印像中...

一名婆婆年老病逝後,她的女兒在整理遺物時,發現了母親當年寫給父親的這首詩,這是她父母的故事。 數月前,中國有一名畫家將這首詩畫成漫畫,圖文並茂展示這一個感人的故事。 ...

當女人說減肥不吃飯了,老公會說愛吃不吃,不吃還是不餓。而情人會說寶貝,不吃飯怎麼行?身體會不舒服的,多少要吃一點!   當女人下班回家說今天真累,老公會說你天天累,也不知道都乾什麼了!而情人會說親愛的,工作不是一天做的,要適當休息,別把身體搞壞了!   當女人說身體不舒服,老公...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