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侯佩岑坦白自己從蠢蠢欲動到安定

明明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渴望在平淡平順中,感受細水長流裡小小的幸福,然而血液中的不安因子卻蠢蠢欲動,自找麻煩的害怕太過安逸,害怕原本那個易感的侯佩岑是不是就不見了,然後慢慢發現,原來,幸福也是一種學習,原來幸福,需要習慣。

在倫敦Burberry2014年春夏fashion show的秀場上,置身在國內外媒體不斷閃燈的明滅中,侯佩岑穠纖合度著線條的優雅,臉上始終掛著得體的笑容。侯佩岑很愛笑,禮貌的微笑、耍寶時候促狹的笑、或者情緒高昂時哈哈大笑,她大笑起來真的很大聲,大聲到她自己都會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儘管這樣,我還是喜歡侯佩岑這三個字是和笑連接在一起的,因為笑代表開心,代表歡樂。 轉眼結婚已經兩年,婚後的生活,一如她在結婚之前所期望的,平穩並且平順。可人就是會這樣子,當你都是在坐旋轉木馬時,看到雲霄飛車,就想要不要坐,但是當你到了雲霄飛車,又覺得,不要這麼刺激吧。她說。我一直以來渴望平穩,不想讓自己待在過往那種大喜大悲的情緒裡,問題我平靜了,卻又突然,有點緊張,有一點點的慌,我的那些稜啊,那些角,那些怪怪的地方,怎麼越來越少了,我會不會太過安逸了,安逸在自己的小平淡裡,安逸的感受那種生活中簡單的幸福感。

侯佩岑坦白自己從蠢蠢欲動到安定

侯佩岑最大的改變是變簡單了,以前多愁善感,容易患得患失,隨便看到個什麼,回家就可以寫長長的一篇日記,又很在乎別人的想法,努力的想要成為別人希望的那個人,剛結婚的時候也是,然而她先生對她說,她原本的樣子就是她最喜歡的樣子,她突然覺得鬆了。原來我不需要很努力的變成某個樣子,才能夠得到她的認同。這個發現就像是一個禮物一樣,給了她很多正面的能量,讓她可以自在的做自己,自在的感受,自在的給予,然後在不知不覺中不再care很多事情,人似乎也變得溫暖了。 這樣很好對不對。她說。但偶爾以前那個侯佩岑就還是會跑出來啊,也或者是我太習慣以前的那個侯佩岑了,所以沈浸在舒服的幸福中時,偶爾就會覺得有點慌。我覺得這沒有好不好,沒有對與錯,只是人生中不同階段的不同人生,我只是還有點不習慣,現在的我只是在學習著,學習習慣一個新的自己,習慣幸福。

侯佩岑坦白自己從蠢蠢欲動到安定

在新的自己裡,她有很多事情想做;想要用自己的聲音再多做點事情,也許是念書給沒有辦法看書的人聽;想要成為別人的力量,一直以來受過太多人的幫助,希望自己也能夠做別人的支柱;還想要,跟先生一起放一個長長長長的假,半年,或者一年,離開都市,到一個純樸的地方,好像提早試過退休生活一樣,看看當兩個人一天二十四小時從早看到晚時會怎麼樣。因為生活才是最大的考驗,我們會覺得無聊,還是會有講不完的話,會彼此煩膩,還是兩人待在一個空間裡,即使不說一句話,也能夠覺得自在,我覺得這是很正面的,可以提早發現問題,提早去尋找讓我可以更好的方式,比方培養共同興趣等等。你看,我又未雨綢繆了。她大笑。

延伸閱讀

♥看更多侯佩岑在英國拍攝封面花絮照片

♥侯佩岑幸福分享保養經驗談

♥改變氣色的魔法 3步驟美唇模式

 

【更多精采內容請上《VOGUE網站》;立即加入《VOGUE粉絲團》,可看到最新流行資訊和抽獎活動!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小時候,大人們就跟我講過雷公劈死不孝兒媳的故事。 長大以後,我以為這種故事只是為了教育小孩尊敬長輩而虛構的。      可是最近,我在閒談中說起因果報應,鄰居大娘(60多歲)告訴我說,在我們鄰縣有一個叫上柳村的村莊,距離我們村只有二三十里路程,有一家人兒子為了給母親過...

能讓女人一輩子上癮的,永遠是第二種男人!(男人女人都看好了!) 圖片來源 截取自電影「追婚日記」 第一種 他:“我晚上出去吃飯了啊。” 她:“幾點回家?” 他:“吃完很快就回去了。” 九點半 她:“你怎麼...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韓軍坐在手術室門口,他的妻子坐在他旁邊。 他的妻子一句話都不想跟他說,自從女兒得了「那種病」之後,她說這些都是韓軍的報應,然後再也沒和韓軍說過話。 「那種病」並不是指性方面的疾病,如果是,還能好些,所謂「那種病」是說出來都會讓你感覺害怕的病,它不同於非典,不同於艾滋,甚至不...

在還不會念這牌子的發音前,你已經在腦海中輕輕勾勒出品牌的形象。絕對是個風姿綽約的女人,披掛著風衣、自然隨性的髮型、清透不著痕跡的妝容,還掛著隨和淺淺的笑,充滿自信,擁有自由的靈魂與思想,並且貪婪地追求生活中所有美好的事物。Comptoir des Cotonniers,雖然聽了好幾次google發...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