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躺在我妻子的床上幹什麼?(這篇文章太強大了~)

1、建築師

一位夫人打電話給建築師,說每當火車經過時,她的睡床就會搖動。

「這簡直是無稽之談」建築師回答說,「我來看看。」

建築師到達後,夫人建議他躺在床上,體會一下火車經過時的感覺。

建築師剛上床躺下,夫人的丈夫就回來了。他見此情形,便厲聲喝問:「你躺在我妻子的床上幹什麼?」

建築師戰戰兢兢地回答:「我說是在等火車,你會相信嗎?」

 

【頓悟】

有些話是真的,卻聽上去很假;有些話是假的,卻令人無庸置疑。

 

2、引誘

英國紳士與法國女人同乘一個包廂,女人想引誘這個英國人,她脫衣躺下後就抱怨身上發冷。先生把自己的被子給了她,她還是不停地說冷。

「我還能怎麼幫助你呢?」先生沮喪地問道。

「我小時候媽媽總是用自己的身體給我取暖。」

「小姐,這我就愛莫能助了。我總不能跳下火車去找你的媽媽吧?」

 

【頓悟】

善解風情的男人是好男人,不解風情的男人更是好男人。

 

3.調羹

麥克走進餐館,點了一份湯,服務員馬上給他端了上來。

服務員剛走開,麥克就嚷嚷起來:「對不起,這湯我沒法喝。」

服務員重新給他上了一個湯,他還是說:「對不起,這湯我沒法喝。」

服務員只好叫來經理。

經理畢恭畢敬地朝麥克點點頭,說:「先生,這道菜是本店最拿手的,深受顧客歡迎,難道您……」

「我是說,調羹在哪裡呢?」

 

【頓悟】

有錯就改,當然是件好事。但我們常常卻改掉正確的,留下錯誤的,結果是錯上加錯。

 

4、穿錯

飯廳內,一個異常謙恭的人膽怯地碰了碰另一個顧客,那人正在穿一件大衣。

「對不起,請問您是不是皮埃爾先生?」

「不,我不是。」那人回答。

「啊,」他舒了一口氣,「那我沒弄錯,我就是他,您穿了他的大衣。」

 

【頓悟】

要做到理直氣壯,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理直的人,往往低聲下氣;而理歪的人,卻是氣壯如牛。

 

5、回電

一個蘇格蘭人去倫敦,想順便探望一位老朋友,但卻忘了他的住址,於是給家父發了一份電報:「您知道托馬地址嗎?速告知!」

當天,他就收到一份加急回電:「知道。」

 

【頓悟】

當我們終於找到最正確的答案時,卻發現它是最無用的。

 

6、傷心故事

有三個人到紐約度假。他們在一座高層賓館的第45層訂了一個套房。

一天晚上,大樓電梯出現故障,服務員安排他們在大廳過夜。

他們商量後,決定徒步走回房間,並約定輪流說笑話、唱歌和講故事,以減輕登樓的勞累。

笑話講了,歌也唱了,好不容易爬到第34層,大家都感覺精疲力竭。

「好吧,彼德,你來講個幽默故事吧。」

彼德說:「故事不長,卻令人傷心至極:我把房間的鑰匙忘在大廳了。」

 

【頓悟】

我們痛苦,所以幽默;我們幽默,所以快樂。

 

7、賣書

一個很有名的作家要來書店參觀。書店老闆受寵若驚,連忙把所有的書撤下,全部換上作家的書。作家來到書店後,心裡非常高興,問道:「貴店只售本人的書嗎?」

「當然不是。」書店老闆回答,「別的書銷路很好,都賣完了。」

 

【頓悟】

「拍馬屁」是個奇怪的詞:你像是在奉承他,又像是在侮辱他。

 

8、幫忙

在郵局大廳內,一位老太太走到一個中年人跟前,客氣地說:「先生,請幫我在明信片上寫上地址好嗎?」

「當然可以。」中年人按老人的要求做了。

老太太又說:「再幫我寫上一小段話,好嗎?謝謝!」

「好吧。」中年人照老太太的話寫好後,微笑著問道:「還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嗯,還有一件小事。」老太太看著明信片說,「幫我在下面再加一句:字跡潦草,敬請原諒。」

 

【頓悟】

你若不肯幫忙,人家會恨你一個星期;如果幫得不夠完美,還不如……

已結婚的請好好的對待你的另一伴未結婚的請好好的慎選你的另一伴 現代的小家庭,家庭重心未必是夫妻,許多小家庭的家庭重心是子女。中國人一向有犧牲這一代,成就下一代的偉大精神,但結果往往是這一代確實是被犧牲了,但並沒有成就下一代。子女需要被照顧,需要被教育,需要良好的成長環境,但絕不能取代夫妻成...

一個男孩問他的媽媽:媽媽,您想做東方的老太太?還是西方的老太太?媽媽說:我生長在東方,老了以後自然是東方的老太太。那西方的老太太是怎樣的〉 〉〉 〉 男孩說:西方的老太太年輕的時候是個漂亮的女孩。大學畢業後,〉 〉 她找到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然後,她向銀行貸款買了別墅和車,〉 〉 又買了許多高檔生活...

1.每個人都有一台自己的時光機器吧,傳送你回到過去的叫做回憶,傳送你邁向未來的叫做夢想,讓你完成回憶和夢想的,叫做現在。2.生命的靈魂是上帝創造的,生活的精彩是自己規劃的,人活到老學到老,這句話我很認同,但是不要活到老做到老。3.蠶要破繭才能變成蛾,小雞必須破蛋才能變成大雞,人必須先破除心中的圍牆...

朋友的公司請情緒管理專家來做在職訓練,專家要每一個員工畫上一個「無生命的東西」,來形容別人眼中的自己。各種奇形怪狀的圖畫,像山啊,石頭啊,影印機啊紛紛出籠,同事們互相欣賞彼此幼稚的圖畫,笑得很開心,只有一位同事的畫,讓大家笑不出來,陷入一種沉默的尷尬中:他畫的是一個很可愛的心型蛋糕,上面還點著一根蠟...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