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不會遇見第二個我,友情也好。愛情也罷。

 

你不會遇見第二個我。
第二個。這樣。固執的我。簡單的我。衝動的我。
 
[二]
 
我承認。我不會照顧自己。經常把身邊弄的很亂很亂。
我承認。我笑起來的時候沒有那麼好看。像個傻子。
我承認。我唱歌沒有那麼好聽。我什麼樂器什麼舞蹈都不會。
我承認。我腦子很笨。我討厭數學常常被那些公式弄暈。
我承認。我的愛沒有那麼溫柔。甚至有些小任性。
我承認。我不會隨時電話聯繫。看起來我對誰都很冷淡。
我承認。我不太會說關心的貼心的話。不能哄人開心。
我承認。我常常迷迷糊糊粗心大意。沒那麼在乎小節。
我承認。我常常牛脾氣還死要面子。其實心裡常常難過得要命。
我承認。我在乎親情在乎友情在乎愛情。常常被弄得遍體鱗傷。
我承認。我有很多毛病。很多時候容易讓人不舒服。
 
誰能忍受這樣的我呢?我自己也受不了。所以注定孤獨。
 
[三]
 
我喜歡看那些不實在的東西喜歡相信那些美好。
我喜歡把眼睛笑成一條縫喜歡吃零食。
我喜歡一個人安靜著塞著耳機,不想搭理人。
我喜歡看著一個平淡的電視劇大驚小怪的感觸著裡面的細節。
我喜歡所有人能記得我哪怕只是偶爾。
我喜歡我的付出能偶爾有人看到我喜歡別人能把我當朋友。
我喜歡愛情我喜歡很多別人不喜歡的東西。
 
[四]
 
現在的我很堅強。
不會因為別人的一句諷刺就趴在桌子上哭好半天。
不會在乎頭髮剪壞不會在乎別人說我不好看。
不會再在身上弄得都是墨水不會在沒人的時候喝酒。
不會當別人問我過得怎麼樣的時候趴在他們的懷里而是一句我很好。
 
只是誰會知道。在黑夜的陪伴。我睡不著。我會把美好的拿出來看。
 
[五]
 
林宥嘉在說謊裡這樣唱:
“別說我說謊人生已經如此地艱難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陳奕迅在一切還好裡這樣唱:
“心松點也好來吧我還好期望你還好”
王菲在笑忘書裡這樣唱:
“可以不在乎 才能對別人在乎”
楊千燁在再見二丁目裡這樣唱:
“原來過得很快樂 只我一人未發覺”
金莎在我懂了裡這樣​​唱:
“這一刻我都懂 我真的自由”
張惠妹在我要快樂里這樣唱:
“我要快樂,我要能睡得安穩。有些人不抱了才溫暖,離開了才不恨”
 
[六]
 
我學會了對每個人笑。
只是骨子裡那個偏執的小女孩還在。
我學會了放別人自由。
只是聽情歌的時候還是會想到那些感傷。
我學會了接受物是人非的感慨。
只是那些人講過的話還是會在無意間別人的言語裡勾起。
我學會了對人說人話對鬼說鬼話。
只是在自己認為最親近最在乎的人面前還是忍不住說一些彆扭的違心的賭氣的話。
 
[七]
 
我曾經說過。你不會遇見二個我。
你要明白。你身邊的角色會有別人填缺。
但是。誰都不是誰。誰也不會代替誰。
就像我總會忘記你。但是他給的溫柔終究會與你不同。
 
我曾經說過。你不會遇見第二個我。
你要懂得。有些人一旦失去了就不會回來。
就像。沒有人會永遠站在原地等誰。
但是似乎不會有人像我這樣遷就你。雖然只是曾經。
 
我曾經說過。你不會遇見第二個我。
你要懂得。年輕的時候誰都可以任性。
就像。你可以隨便對著爸爸媽媽發脾氣。
但是未來的某一天。他們終究會先離你而去。
 
 
[end]
 
你不會遇見第二個我。
就如我那麼由著你,順著你,依著你。
是因為。我不會遇見第二個你。
過去也是。現在也是。未來也是。

 

有時說自己沒人愛,但卻有人表示好意 有時想自己應該有人緣,但欣賞的人卻總擦身而過 身旁的朋友,失戀了卻很快容易的找到新的伴 而自己距離上一段情已很久了,卻還是遇不上愛情 朋友不只一次勸我,有人喜歡你就接受啊 別挑了沒魚蝦也好,有更好的再換 ...

有一些人活在記憶裡,永遠走不開;有一些人活在身邊,卻很遙遠。如果,清風有情,那麼明月可鑑,抹不去的,是幽幽飄灑的孤單,解不開的,是裊裊纏繞的前緣,斬不斷的,是纏纏交織的思念,轉不出的,是瀉瀉而逝的流年。如果,紅顏有夢,那麼來去匆匆,總難留,揮不去的是對凡塵的情愁眷戀,不計夢醒花落知多少,飄零在眉間愁...

很多女人都有一到冬天就手腳冰涼的毛病,徹夜難眠的毛病,尤其是身體單薄的未婚女人。她們渴望有一個溫暖的家,一份溫暖的愛情,一種溫暖的情愫,一種想起來就溫暖的感覺,一個暖暖的被窩,說白了,她們需要溫暖,他們需要感情和愛心,需要一個滾熱的身體來暖著自己每一個漫長冬夜。愛情就像熱水平袋,幾乎每個北方人都用過...

在你跌入人生谷底的時候,你身旁所有的人都告訴你:要堅強,而且要快樂。 堅強是絕對需要的,但是快樂?在這種情形下,恐怕是太為難你了。 畢竟,誰能在跌得頭破血流的時候還覺得高興? 但是至少可以做到平靜。 平靜地看待這件事,平靜地把其他該處理的事處理好。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