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不會遇見第二個我,友情也好。愛情也罷。

 

你不會遇見第二個我。
第二個。這樣。固執的我。簡單的我。衝動的我。
 
[二]
 
我承認。我不會照顧自己。經常把身邊弄的很亂很亂。
我承認。我笑起來的時候沒有那麼好看。像個傻子。
我承認。我唱歌沒有那麼好聽。我什麼樂器什麼舞蹈都不會。
我承認。我腦子很笨。我討厭數學常常被那些公式弄暈。
我承認。我的愛沒有那麼溫柔。甚至有些小任性。
我承認。我不會隨時電話聯繫。看起來我對誰都很冷淡。
我承認。我不太會說關心的貼心的話。不能哄人開心。
我承認。我常常迷迷糊糊粗心大意。沒那麼在乎小節。
我承認。我常常牛脾氣還死要面子。其實心裡常常難過得要命。
我承認。我在乎親情在乎友情在乎愛情。常常被弄得遍體鱗傷。
我承認。我有很多毛病。很多時候容易讓人不舒服。
 
誰能忍受這樣的我呢?我自己也受不了。所以注定孤獨。
 
[三]
 
我喜歡看那些不實在的東西喜歡相信那些美好。
我喜歡把眼睛笑成一條縫喜歡吃零食。
我喜歡一個人安靜著塞著耳機,不想搭理人。
我喜歡看著一個平淡的電視劇大驚小怪的感觸著裡面的細節。
我喜歡所有人能記得我哪怕只是偶爾。
我喜歡我的付出能偶爾有人看到我喜歡別人能把我當朋友。
我喜歡愛情我喜歡很多別人不喜歡的東西。
 
[四]
 
現在的我很堅強。
不會因為別人的一句諷刺就趴在桌子上哭好半天。
不會在乎頭髮剪壞不會在乎別人說我不好看。
不會再在身上弄得都是墨水不會在沒人的時候喝酒。
不會當別人問我過得怎麼樣的時候趴在他們的懷里而是一句我很好。
 
只是誰會知道。在黑夜的陪伴。我睡不著。我會把美好的拿出來看。
 
[五]
 
林宥嘉在說謊裡這樣唱:
“別說我說謊人生已經如此地艱難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陳奕迅在一切還好裡這樣唱:
“心松點也好來吧我還好期望你還好”
王菲在笑忘書裡這樣唱:
“可以不在乎 才能對別人在乎”
楊千燁在再見二丁目裡這樣唱:
“原來過得很快樂 只我一人未發覺”
金莎在我懂了裡這樣​​唱:
“這一刻我都懂 我真的自由”
張惠妹在我要快樂里這樣唱:
“我要快樂,我要能睡得安穩。有些人不抱了才溫暖,離開了才不恨”
 
[六]
 
我學會了對每個人笑。
只是骨子裡那個偏執的小女孩還在。
我學會了放別人自由。
只是聽情歌的時候還是會想到那些感傷。
我學會了接受物是人非的感慨。
只是那些人講過的話還是會在無意間別人的言語裡勾起。
我學會了對人說人話對鬼說鬼話。
只是在自己認為最親近最在乎的人面前還是忍不住說一些彆扭的違心的賭氣的話。
 
[七]
 
我曾經說過。你不會遇見二個我。
你要明白。你身邊的角色會有別人填缺。
但是。誰都不是誰。誰也不會代替誰。
就像我總會忘記你。但是他給的溫柔終究會與你不同。
 
我曾經說過。你不會遇見第二個我。
你要懂得。有些人一旦失去了就不會回來。
就像。沒有人會永遠站在原地等誰。
但是似乎不會有人像我這樣遷就你。雖然只是曾經。
 
我曾經說過。你不會遇見第二個我。
你要懂得。年輕的時候誰都可以任性。
就像。你可以隨便對著爸爸媽媽發脾氣。
但是未來的某一天。他們終究會先離你而去。
 
 
[end]
 
你不會遇見第二個我。
就如我那麼由著你,順著你,依著你。
是因為。我不會遇見第二個你。
過去也是。現在也是。未來也是。

 

男人要出軌其實是會有徵兆的...,她因為信任從來不去過問,但卻在無意間看到一張發票後,徹底崩潰了... 她們結婚10年了,有兩個小孩,一直以來他們夫妻倆一直都是人人稱羨的神仙眷侶,她給老公完全的自由,因為他覺得兩人在一起沒有信任就沒有未來。 也許是她真的很相信老公吧,不論朋友怎麼明示暗示,她總是笑笑...

今年「女人愛攝影」特別邀請五位不同領域的女人,以鏡頭代替她們此時此刻正在做的事情透過她們的眼光紀錄美麗的光景。藝術家彭怡平用攝影紀錄女人、音樂人雷光夏用攝影譜音樂、舞蹈家許芳宜用攝影挑舞、心理醫師蘇絢慧用攝影讀心、歐陽靖用攝影跑步,帶領讀者探索獨特的觀點與視界。 Music In My Eyes 雷...

Gustave & Roselia這對藝術創作雙人組創作了十張關於單身和交往後生活的簡單而又中肯差異的對比圖,道出了很多人的心聲,不少網友紛紛表示各種「躺槍」。一個人的自由變成兩個人的甜蜜,大相逕庭的生活差異是必然的。 除此之外,還有基本的性別差異也是關鍵。當然這些差異有好有壞,...

  (僅為示意圖,來源) 飯桌見人品。你以為只要不吧唧嘴就能hold住一切了嗎?很多細節早已暴露了你的真相。你的飯局禮儀及格了嗎? 故事一,學霸瑪麗去應聘某500強企業,表現突出,獲得年薪150萬的工作崗位,順利受邀參加公司高管在座的面試飯局。席間,他自覺言行舉止相當得體,可是,應聘成功...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