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以前,我也會相信一對年輕的戀人間真的有永遠、真的有一輩子,然後開開心心地牽著那雙以為能牽一輩子的手,開始幻想我們的永遠,所以在接受這樣承諾的時候,總天真的想:『嗯 ...你說的喔!一輩子喔.....』

漸漸的,經歷過感情的幾次失意之後,開始懷疑是不是真的可以『一輩子、永遠..』!

記得聽過一個法學教授的叮嚀:別跟你的男友要『一輩子』的承諾,因為妳無法知道,他給的一輩子,期限有多長.....妳可以要他許諾『愛妳 30年 』、『愛妳 60年』,甚至在妳還不願綁住他的時候,只跟他要個『愛我一個月』的承諾,這種有期限的承諾,看似現實而條件化,其實只是一種比較踏實的約定而已。

教授也舉了一個例子:

有對小戀人從大學便開始交往了,而這對金童玉女在眾人眼中早已是令人稱羨的一對,生活上相互照顧、並做為對方精神的支柱、對彼此的用心更是不曾掩飾。

有一次,女孩把教授說過的約定,轉述給男孩聽,男孩也知道他的法律系女友要的就是那份踏實感覺,於是他向女孩承諾,不輕易許給女孩一輩子的未來,他只答應『我會愛妳、並陪在妳身邊直到妳過 27歲生日那天,可以的話,我會再向妳許下另一階段的承諾』。

於是男孩女孩心中留下這份共享的默契;在後來的交往中,男孩女孩雖然情愛不減,卻因為課業上的壓力、未來的目標不同、父母的期望、個性上、人際關係上的衝突,情人間的口角自然免不了。 

女孩每次驕嗔發怒,男孩也只是順著她的心意安撫,雖然男孩在朋友眼中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氣。漸漸的,男孩女孩發現口角爭執次數越來越頻繁,女孩更數度提出分手的念頭,男孩也曾被激怒地打算接受分手,卻硬壓下這樣的氣話。

時光流轉,男孩女孩早已順利步上紅毯那端,育有一子一女,共組幸福家庭;只是當女孩問起:老公,我知道我當年的脾氣很嬌,你又是出了名的火爆小子,你怎麼願意忍受我的壞脾氣啊?還跟我真的走了一輩子?男人笑了笑,只是抱著他親愛的老婆:多虧了妳當初轉述教授的話,讓我許給妳那個 27歲生日的承諾,才支持我的火爆脾氣忍著不發作,也幫我們撐過了最容易互相傷害的日子。要不是那個承諾,妳當初提分手的時候,我可能就真的跟你分了,哪有現在的幸福日子啊?!

一大早,我跳上一部計程車,要去台北郊區做企業內訓。因正好是尖峰時刻,沒多久車子就卡在車陣中,此時前座的司機先生開始不耐地嘆起氣來。隨口和他聊了起來:「最近生意好嗎?」後照鏡的臉垮了下來,聲音臭臭的:「有什麼好?到處都不景氣,你想我們計程車生意會好嗎?每天十幾個時,也賺不到什麼錢,真是氣人!」嗯,顯...

想起舊情人, 心裏不期然有些唏噓; 除非你知道由始至終對方也是在欺騙你, 否則每一段逝去的愛情始終有其價值. 人生的路那麼長, 恰如由鬧市走到草原、 由草原走到海灘、由海灘走到沙漠, 在每一個階段也有人陪你走,免你於孤獨.其實還怨甚麼? ...

朋友常問我,為什麼不交個女朋友,而我也常常說了一個故事給他們聽,這個故事就是我的原因。三年前,因為車禍而進了醫院,住進了一間兩人房,隔壁床是空的,就這樣一個人在一月安靜的過了一個禮拜。一個禮拜後,有個年紀很輕的女孩送了進來,她跟我一樣是車禍,但我們不同的是,我是醒著的,而她是昏迷的。她的臉蛋很清秀,...

常常我們認為會跟一個人吵架一定是跟他感情不好,其實不然,最容易跟家人吵架,最常跟情人吵架,最會跟好朋友吵架。 想想,原來最常跟我們有爭執的人竟然都是跟我們最親密的人,而能夠跟我們發生爭執的人也對我們有一定的瞭解,所以有人常說 『吵架』也是一種溝通,而願意跟你吵架的人,才是真正想瞭解你的人。...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