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採訪撰文/徐嘉偉;攝影/Hedy Chang】

眼神慧黠、談吐溫文的女子,何式凝,是學者也是作家,寫了一本《何式性望愛》,讓56歲的她同時被貼上「蕩婦」的標籤。不過,世俗目光如箭卻傷不了她,自顧前往,勇敢探索男女關係中的各種可能。

 

何式凝:我不是蕩婦│美麗佳人Marie Claire

關於愛情

我在香港大學擔任副教授,這麼多年過去,寫了這麼多學術文章,再多寫一篇又如何?我想嘗試寫關於自己的故事,覺得我的故事應該能安慰某些人。我也在電台擔任主持人,常常碰到聽眾有感情上的問題,自己在感情路上跌撞得比較慘烈,經驗也多,很多事情不符合社會的期望,我都還是做了。以我的經歷鼓勵他人勇敢一點,承認自己的關係、承認自己的愛是我的希望。

你問我對一夫一妻制的看法,我認為這是個老舊的觀念。這樣的模式從以前就無法運作,所以才有一夫多妻,後大家覺得婚姻中男女應平等,卻變成一個很制式的要求,反而讓男女受限在那個制度裡。女生也有能力追求自己想要的,讓自己開心,而且不一定是在婚姻當中。傳統認為,性只能在婚姻當中發生,那我們這些單身的人該如何是好?同性戀或是變性人又該如何是好?每個人都有爭取自己幸福的權利,在過去一夫一妻的模式中是無法學到的,這個社會應該容許這些非傳統人士一點點生存的空間。

以及我認為的多元性關係,不是說一個人該有好幾個伴侶,而是在人生途上,只認定一個人是唯一是以一個不切實際的起點去愛人,這並不能說是道德瑕疵,而是另外一種道德觀念,應該要被允許。

 

我的男友是同志

我和輝在同個義工組織裡認識之後相戀,當時有許多女生喜歡他,我以為我的情敵是女孩子,後來才知道對手是男生。

但我不願意放棄,覺得跟他很合得來,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段關係讓我體悟愛其實有很多種形式,不會因為他是同性戀就不愛他。所以,我天真地認為,即使他有男友了,我還是能找出一個方法跟他相處,還可以是一對。

他向我坦承同志身份後,我們仍住在一塊,我們可以牽手,但從不超過一分鐘,性愛?根本不可能。我所有朋友和家人都勸阻,說這比分手更難過,但因為我這麼盡力去維持這段關係,才沒有遺憾,假如我沒有努力堅持這段感情,就可能不會有今天的我。

 

最後一根稻草

分手那天,我到現在都記得很清楚。那天是輝母親的壽宴,我跟他家人親戚都很熟,畢竟我演了20年的「媳婦」。但那次壽宴他帶了男友,準備正式向家人出櫃。我還正思前想後該如何三人一起出席,輝卻在電話另一頭說他和男友先到,讓我自己去壽宴,聽到這我心已涼了一半。

原來這麼多年來我像個傻子,以為自己演了一場天衣無縫的戲,台下卻看得清清楚楚。當下我告訴自己一定要記著這個痛苦,要結束這一切,他對我的殘忍態度不是第一次了,但這次我看得最清楚。

 

何式凝:我不是蕩婦│美麗佳人Marie Claire

何式凝道盡一個女人對情感、信仰、性與愛的領悟,研究情慾和性別議題的何式凝,歷經與他人不同關係模式的多段變奏後,質疑婚姻,提倡多元關係。

 

【原文刊載於《美麗佳人》2015年4月號,更多精采內容請上《美麗佳人》官方網站;《美麗佳人》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身為行政助理的孟育,跟所有OL一樣,都因長期久坐感到下半身腫脹不適,因而影響腿部曲線。跟閨蜜出去逛街,選擇下身衣著常因身材被侷限而煩惱。貼心的閨蜜知道了 #維娜斯 的纖腿養成計劃活動,立刻幫孟育報名,並在活動當天陪她一起來進行體驗,...

當妳20歲的時候,有想過隨著時間流逝,跨過了30歲的門檻之後成為姐的自己,會是什麼模樣嗎?全球柯夢波丹皆以「Fun、Fearless,Female」為品牌精神,時值台灣柯夢網站開站兩周年,特別選在3/21這天以Fearless大無畏的自信為出發,以「姐最大 沒在怕」當作口號,要女人大膽秀出...

最近接連參加了幾場好朋友的婚禮,儘管婚禮流程總是千篇一律,但每到這兩個時刻總還是特別感動。一是當女方父母將新娘的手交給新郎的時候、另一個則是新人雙方互許承諾交換誓詞的時候。 我是一個比較理性的人,但碰到關於親情就變得感性,應該是因為我跟家人感情很好的關係。所以當看到婚禮上新娘父母親把從小拉拔大的女兒...

  當初,會接觸到「維娜斯」是因為自己也剛懷孕,那時候是因為剛好看到電視小S的廣告,推推指…感覺很厲害,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前往專櫃瞭解! 我是在台中新光三越百貨公司的4F專櫃看到【維娜斯調整型塑身衣】很幸運遇到了專業的美體顧問專員林雅雯,從初步了解、免費到府量身...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