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已是子夜時分,肖揚帶著一身疲憊出了公司,到租住的房子要路過小湖旁,兩旁都是低矮的樹林,夜風吹得樹葉沙沙直響,他不由加快了腳步。

就在這時,就聽一陣歌聲從小湖邊傳來:就像刺鳥的宿命,悲劇卻勇敢,用生命交換結局的燦爛……

他每天晚上都送這個女孩回家,某天警察卻告訴他駭人的真相!原來女孩是...

肖揚繃緊著的神經這才松緩過來,他好奇心頓起,夜這麼深了,竟然有女孩子跑到這裡來唱歌,就分開樹枝走過去,可歌聲很快就停止了。

來到剛才歌聲響起的地方,卻發現這裡一個人都沒有,他剛想走,隱約看到地上有一張方形的紙,撿起來一看,卻是一張相片。他一路小跑回到出租房裡,拿相片細看,上面是一名女孩子,約二十一二歲樣子,長得挺漂亮。

次日晚上,肖揚在屋裡看書,一眼看到桌上的這張相片,不由又拿起來端詳,心裡突然有一個想法,這女子說不定又到小湖邊去唱歌呢,不如去看一看,如果遇上的話,也將相片還給人家。

他慢慢往小湖的方向走,剛來到樹林前,就聽到林中有人在說話,其中一人說:

「這妞晚上一定會來的,她害得我們這麼慘,我非將她大卸八塊、挫骨揚灰,讓她永世不得超生!」兩人說著,就往小湖邊走了過去。

莫非這兩人說的就是那個女孩?他正想著如何及早通知女孩,就聽一陣歌聲從小湖邊傳了過來。

肖揚一驚,暗叫一聲不好。這時歌聲戛然而止,接著傳來女子的一聲驚叫,看樣子這兩名男子已經動手了。肖揚立即撥開樹枝衝了過去,來到小湖邊,只見一高一矮兩名男子正扭著一個女孩,那名矮個子突然從懷中抽出一把刀子來,在遠處燈光的映照下,刀身閃著清冷的光。

肖揚大叫一聲:「住手!」撲上去握住矮個子握刀的手,那人急忙往回拉。兩人這一拉扯,都滾倒在地,歹徒的刀子離開了手,在空中劃出一條弧線,落到了小湖中。

矮個子「嘿嘿」一笑,叫道:「好小子,真是狗咬耗子多管閒事,你先看看我是誰吧!」說罷伸了伸脖子,兩手抓著臉,從中間慢慢撕開。

呈現在肖揚面前的是一張極度恐怖的臉,兩邊臉皮已被撕開,他只覺得一陣寒意從後背冒起,嚇得大叫一聲,身子後退了好幾步。

女子急了,猛力踢了一腳,趁高個子手一鬆,立即掙脫跑了過來,嘴裡叫道:「你別怕他,他只是一名魔術演員,經常表演變臉的!」

肖揚頓時醒悟過來,一知道對方是人,也不畏懼了,飛起一腳踢在矮個子腰上,矮個子滾在地上。兩歹徒一看不好,立即鑽進樹林,轉眼不見了蹤影。

女子此時喘息未定,過了好一會兒,她才說:「謝謝你,幸好你及時出現,要不然我今晚就危險了!」

肖揚問:「到底你們有什麼深仇大恨,讓他下此毒手呢?」

女子恨恨地說:「他們做了壞事,被我用計嚇得說了實話,最後被捕了。所以他們對我恨之入骨,就來找我報仇。」

肖揚「哦」了一聲,這才想得起自己是來還相片的,急忙拿了出來。女子連聲道謝,他又奇怪地問:「你為什麼晚上跑到這裡來唱歌呢?這地方路過的人少,很危險的!」

女子嘆息一聲,說:「我叫林欣,我是想尋找一樣東西,一種我還沒得到過的東西,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找得到。」

他見女孩沒有明說,也不好再問,只好轉移了話題。聊了一陣,林欣說:「夜已深,我也該回去了,今晚謝謝你救了我。」

肖揚怕兩名男子不死心仍打她的主意,說:「我還是送一送你吧。」林欣點了點頭,兩人離開小湖邊。不知不覺中,他們來到了郊外的一座山前,這裡是一片低矮的平房,林欣叫道:「我到家了,太晚了也不好請你去坐,你回去吧!」

這一晚,林欣的笑臉一直在肖揚腦海裡晃動著,肖揚發覺,自己有些喜歡這個女孩了。從這晚後,肖揚果然每晚都來到湖邊,林欣也準時來唱一會兒歌。

這晚公司老闆又交了一頂任務,等做完時,已經很晚了,肖揚跑到湖邊時,卻發現林欣根本沒有來。等了好一會兒,林欣一直沒有出現,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安,生怕這些人在路中害她,就往城郊方向走。

剛要出城,遠遠看到一名男子站在路燈下,看身影像那個高個子。肖揚一驚,立即躲到一旁,卻見男子只是站在那兒不動,似乎在等人。

過了一陣,一輛的士開了過來,高個子立即攔住,打開車門鑽了進去。就在這時,從路旁竄出兩個人,其中一人是那個矮個子,另一人被綁著,看樣子正是林欣。矮個子拖著她,往車裡一推,也鑽了進去,車子一溜煙走了。

肖揚拚命往前跑,可人哪能追得上車子?距離越來越遠,車子消失在黑暗中。正在這時,一輛的士從後方開了過來,肖揚立即衝過去攔住車,叫道:「快帶我去追,有歹徒綁架我的朋友跑了!」

車子一路行駛,出了城後,一直往山上走。肖揚心裡著急,只是一個勁地催司機快開,剛來到山坳,就看到一輛車子停在路邊。

肖揚讓司機停了車,衝到那輛車前,只見司機蜷縮在車子裡,臉如死灰,身子不斷地顫抖著,而林欣他們卻不見了。他搖著司機的身子大聲叫道:「他們到哪兒去了?」

司機一震,抬起頭來,肖揚又大聲問了一聲,司機才長吐一口氣,顫聲道:「他……他們不……不是人!」

肖揚醒悟過來,看這司機被嚇成這樣,一定是兩人又玩變臉了。他叫道:「別怕,那兩人只不過是魔術演員罷了。他們綁架了我的朋友,現在到哪兒去了?」

司機一怔,身體的顫抖似乎輕了些,說:「那,那是魔術嗎?」說罷舉起抖動的手,往前方小路一指,說:「他們往那裡跑了。」

肖揚已經往小路衝了過去,月光下,路上還是依稀可辨,追了一陣,就聽前面傳來林欣的尖叫聲,接著一個男子叫道:「你叫吧,沒人救得了你,我要在這裡將你挫骨揚灰,哈哈!」

肖揚跑過去,只見高個子押著林欣正站在崖邊,立即大叫一聲:

「你們別再作惡了!」

高個子「哈哈」一笑,叫道:「有本事你就過來吧,今天我們是非殺她不可的!」

肖揚立即衝了過去,卻聽林欣大叫一聲:「別過來!」就在這時,林裡突然閃出一條人影,隨著手一揚,肖揚臉部被沙子擊中,只覺得臉上熱辣辣的。他一個踉蹌,就感覺腳下一輕,身子往下落。他大吃一驚,急忙抓住身旁的籐條,身子頓時掛在懸崖上。

就聽高個子笑道:「好小子,後悔了吧?你不應該管我們的事的。你死了別怪我們,只怪自己多管閒事。」走到崖邊,抽出刀子割斷了崖上的籐條。肖揚手中一輕,身子往崖下落了下去。

他只覺得耳旁風聲大響,隱約聽到一聲尖叫,接著身子被一個人抱住。兩人相擁著,肖揚感覺下落的速度似乎變慢了些,就聽「刷」的一聲,接著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他醒來時,發現躺在山崖下的一個石洞裡,林欣正坐在身旁。肖揚只覺得全身疼得難受,就問:「我沒死嗎?」

林欣笑道:「幸好下面全是野藤,我們正好跌在上面,才沒被摔死。」

肖揚恨恨地說:「這兩人真歹毒,竟然將我們騙到這裡來下毒手!」

林欣說:「其實我是自己跳下來的。」肖揚一驚,急忙問為什麼,林欣道:

「你為了救我才遇險,我怎麼肯讓你一個人掉下來呢?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肖揚伸著手去握她的手,林欣沒有拒絕,也靠在他身上,兩人相擁著。

林欣嘆息一聲,問:「聽過刺鳥的傳說嗎?」肖揚搖了搖頭。林欣說:「據說世界上有一種鳥叫做刺鳥,聲音如天籟之音,但一生之中刺鳥只唱一次, 就是在它死的時候。它一生都在尋找一種荊棘樹,當找到的時候,它就會將身體衝向那鋒利的荊棘刺上,讓荊棘穿透身體,這時它就會婉轉地歌唱,直到血流盡而死。」

肖揚不知道她為何現在突然說起這個傳說來,就聽林欣嘆息一聲,說:「也許我已經找到屬於自己的荊棘樹了。」

肖揚更是奇怪,問道:「你又不是鳥,尋荊棘樹做什麼?」林欣卻沒有回答,兩人只是緊緊相擁著。也不知過了多久,肖揚被臉上一陣疼痛驚醒,天已經亮了,他只覺得臉上又痛又癢,用手一摸,整個臉全爛了,手上也是黑色的爛肉,只覺得一陣噁心。

他望了四週一眼,林欣已不見了蹤影,地上放著一張紙,拿起來一看,卻是林欣留下的:「你被他們的毒沙擊中,得不到專門的解藥時,就會全身潰爛而死。我現在就去跟他們討解藥,哪怕跟他們同歸於盡,也要將解藥給你尋回來。如果你看到山下出現大火,就立即趕去,那裡一定有我留給你的藥。我在這世上尋覓,就是想體驗一回愛的感覺,現在已經找到,可以含笑離開了。」

肖揚跑出山洞,就看到遠處一處山谷裡冒出滾滾濃煙。他立即奔了過去,只見山谷裡燃起熊熊大火,可等他趕到谷裡時,剛才滿谷的大火也消失了。肖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雙眼,可眼前芳草萋萋,哪像被火燒過的樣子?前面石板上放著一張相片,正是林欣的,上面壓著一瓶藥膏。

他大聲喊著林欣的名字,可山谷裡空蕩蕩的,哪裡有人應答?

肖揚拿藥膏塗到手上,只覺得涼涼的,那種又痛又癢的感覺頓時消失了。他又在四周找了一陣,卻意外發現石林裡有兩具屍骨。

警察根據肖揚的舉報,來到山谷提走了兩具屍骨,經過鑑定,卻是兩名通緝犯的,從腐爛程度看,人已經死了幾個月了。這兩人攔路搶劫,殺死了一名女孩,誰知第二天莫名其妙地被驚嚇,竟然在街上自己承認殺人之事。被捕後,兩人又越獄逃走,誰也想不到竟然死在這山谷裡,也不知是被毒蛇咬死還是遇上了意外。

肖揚看到那張通緝令時,不禁嚇了一跳,兩名通緝犯正是在山上謀害自己的兩名男子。他不禁問:「被他們搶劫殺害的女孩叫什麼名字?」

警察說:「那個女孩名叫林欣。」

出了派出所,肖揚想起每晚都送林欣回家,不由往她家的郊外走。來到山腳,平時看到的平房全都消失了,這裡只是一片墓地。他在墓地裡慢慢找,果然看到了一塊墓碑上貼著那張熟悉的照片,上面寫著「林欣之墓。」

肖揚回到城裡,此時不知從哪裡飄來一陣歌聲,正是飛兒樂團的那首《刺鳥》:天上的風被誰推開,溫暖的手是你的愛,我待等待,你的愛真實呼喊……

文章轉載http://toutiao.com/i6242584514577564162/

    畢業之際,今天的相聚之後將各奔自前程;畢業5年後,我們成婚的一桌,未婚的一桌;       10年後,有孩子的一桌,還沒孩子的一桌;   15年後,原配的一桌,二婚的一桌;     20年後,酒量好的一桌,差的一...

    當今女人自身形象非常重要!女人形象應該像月亮一樣神秘、妖嬈、婉約、柔美,展現出從初一到十五不一樣的美麗,這也是我們齊月色彩一直以來的願望,讓女性通過形象的改變找到真正的自我,展現女性不同場合的身份和光彩。   女人請記住守住自己的底線,你就是女王!  ...

導讀:在我們的生活環境裡,時時處處都有許多的挫折與困難,如不能直接採取行動去處理應付,就需要依賴心理上的機制與措施來適應,它是一種正常且健康的心理現象。 心理防禦機制幾乎每個人都在不知不覺中使用,它是在潛意識中進行的,只是我們沒有意識到。在我們的生活環境裡,時時處處都有許多的挫折與困難,如不能直接採...

導讀:女人若是太相信你的男人,太過於賢惠,只會讓男人患上良家婦女綜合症,甚至在不知不覺中把他給慣壞,想要保持住戀愛中的地位,女人需要耍一點狠勁,否則在戀愛裡將會地位不穩。   要開始一段感情並不難,難的是長久地守住一段感情。在愛情裡,兩人即使確立戀人關係,也不過是一種彼此默認的角色,有時候...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