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生,躲的開的是寂寞,躲不開的是情懷

 

是誰說過:歲月,是白紙上的鉛筆字,擦得再乾淨,也會留下痕跡。紅塵中,我們都在各自的軌跡中忙碌著,又都在各自的注定中遇見或擦肩著一些人。一場遇見,可能會耗盡一生的思念;一個眼神,可能會徬徨一生的等待;一個決絕的背影,可能會傾盡一生的愛戀。

 

 

生命,是一趟旅程,每個人都在途中,每個人都在不知不覺路過著沿途的風景。有許多時候,生命若水,石過處,驚濤駭浪;有許多時候,生命若夢,回首處,夢過嫣然。經年回眸,掬一捧歲月,那些悄無聲息的過往,也便演繹成靜水深流的滄桑,點點滴滴,趟過靈魂,蜿蜒生命的冷暖。

 

 

人間芳菲事,散做花落隨。關於情,關於愛,又有幾人能說的清呢?來了走了,留了去了,最後方明白,其實緣深緣淺,已無需留下血宣為憑,那場宿命的走筆,早已力透紙背,湮開半生的歡喜,哀愁。也許,只有文字,方能剪破這指尖的微涼,渡那兜轉的足跡與心音,回應霧靄深濃的滾滾浮生吧。情,因愛而美好。緣,因錯過而蒼涼。攤開手掌,握緊的年華歲月,誰知道到底還有多少?"你知,我知"。

 

 

後來,我們終於明白:一種緣分,沒有預約,燈火闌珊處,誰的輕唱深情了眼睛與眼睛的相逢?心若一動,淚已千行,當守候站成了永恆,經年的領悟,便芳菲了沁暖。生命中,總有這樣那樣的割捨或放棄,只是,回眸處,一程山,一程水,一聲問候,一世珍藏。

 

 

後來,我們終於明白:沒有人喜歡孤獨,雖然我們有時不得不孤獨;沒有人喜歡寂寞,雖然我們有時不得不寂寞。可總有起風的清晨,總有暖和的午後,總有絢麗的黃昏,總有有流星的夜晚,人生,不會永遠一成不變,一轉身就是一輩子,我們總得學會輕語歲月,淡看流年。

 

 

後來,我們終於明白:生活,是煮一壺月光,醉了歡喜也醉了憂傷;人生,是磨難在枝頭上被晾曬成了堅強。無論走過多少坎坷,有懂得的日子,便會有花、有蝶、有陽光。起風的日子,更應該堅強,剪一段過往,裝點歲月,無怨無悔走過,縱使滄桑,卻典藏了生命最純真的厚重。

 

 

將一次次的相遇演繹成紅塵情深,將一段段的曾經回望成人生的千迴百轉,淚光盈處,誰的心情清瘦了歲月?誰的呢喃婉約了流年?那些被流水濾過的時光,那些留白的記憶,終是在淚水與歡笑中,悄然成人間最美的絕塵愛戀。

 

 

冬,盈了一懷寒涼,在季節的枝頭眺望。北方的霧,未來得及睜開惺忪的睡眼,便已被急不可待的霜替代。站在時光的路口,撿拾一路詩心問語,流年,氤氳過往,一些滄桑,便在指尖盛開淡淡的疼。時光荏苒,若水穿塵,淡然回眸,歲月靜好。

 

 

 

舖一紙經年,拈一縷過往,始終相信,一些情愫,縱使零落成泥碾作塵,仍是香如故……,幸福是如此美好,如此絢爛,那些過往,即使被風乾成了故事,也總會在某一個合適的時間,某一個合適的地點,於隱忍不禁間,被悄悄拿出來晾曬。人生,躲的開的是寂寞,躲不開的是情懷。

臨近下班的時候,張華打來電話,語氣溫柔地說:“親愛的,我終於忙完了,晚上我們吃飯慶祝一下啊!”我盯著電腦屏幕上閃動的QQ頭像,略帶遺憾地說:“天啊,我已經約了人呢。要不明天吧,明天一定幫你慶祝,好不好?”張華是我相處近一年的男朋友。他是一家廣告公司的部...

日本大海嘯發生時,居住在岩手縣大槌町的74歲老人芊子,正和丈夫橋本在距離海邊一公里的公路上散步,沒想到災難突如其來。橋本的第一反應就是馬上跑到避難所去,也許快速奔跑對年輕人而言是輕而易舉的,但對於他們來說,無異於比登天還難。因為芊子在20年前就得了白內障,視力幾近失明,每天的生活都是橋本來照顧的。來...

當你站在你愛的人面前,你的心跳會加速但當你站在你喜歡的人面前,你只感到開心當你與愛的人四目交投,你會害羞但當你與你喜歡的人四目交投,你只會微笑當你和你愛的人對話,你覺得難以啟齒但當你和你喜歡的人對話,你可以暢所欲言當你愛的人哭,你會陪她一起哭;但當你喜歡的人哭,你會技巧地安慰她當你不想再愛一個人,你...

1、女性單獨與男性接觸時最容易動心。男性應抓住這一時機表示出積極主動,如果有第三者在場她們通常會斷然拒絕男性以掩飾自己的真實感情。2、女性在封閉的空間內待久以後,內心的不平衡易產生心理異常,滋生出愛的情感。男性可利用這一心理特點加強求愛攻勢。3、當聽到男性情話時女性易產生情意。男性對視覺的刺激比較敏...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