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有自己的想法,卻不代表我們並不會撒嬌;我們可以跟客戶大吼大叫一個下午,卻不代表我們不想要小小聲的說些軟性話;我們可以自己去看電影,但是如果有人願意牽我們的手,幫我們買滷味帶飲料,我們也會微笑的接受;我們看起來一點都不軟弱,但其實我們一點也並不堅強。 

我們有著自己的事業,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我們可以熬夜奮戰個三天三夜,也不願為了一個男人,任何一個男人放棄自己的人生,但是,當跟客戶嘔氣,被上司責罵的時候,也很想有個人說:「太辛苦就別做了,回來,我養你。」然後依靠在暖暖的肩膀裡,睡著甜甜的覺後,又安份的日以繼夜賣著命。 

也許我們都知道穿著牛仔褲比小禮服都方便,球鞋趕起路來會比高跟鞋迅速,但是,我們還是希望能夠有一天穿的美美,和一個平凡的王子好好的吃頓飯,就算我們已經可以讓自己吃很多頓很美的晚餐,但是在華貴的晚餐之外,我們還希望有個人可以在晚餐的時候無話不說又心靈相通。 

我們都知道也能理解遇到那個人的機率比在台北吃到一餐美食來的低,卻希望在最特別的時候,那個人會剛好出現在眼前,哪怕是在荒山、海島、東京巴黎,可以和他說第一時間的興奮、傷心、憤怒和孤獨,還有大量的擁抱。 

擁抱,除了親吻和愛語,我們需要大量的擁抱。 

只要擁抱著,就可以任性的哭泣了;只要擁抱著,我們就可以更堅強了;只要擁抱著,我們就可以更有勇氣去面對好的壞的事了;只要擁抱著,就知道我們要說的一切一切,所有快樂傷心和悲慟的。 

只想要擁抱,和那個人。 

 濤吳 1. Women are meant to be loved, not to be understood. (女人是用來被愛的,不是用來被理解的。) 2. 上面那句話是王爾德說的,你不可能比王爾德更懂女人(甚至不一定比他更懂男人),我也不可能,所以下面都是廢話。 3. 但我很喜歡...

當我知道我妹愛上我老公後,我立刻覺得五雷轟頂,但還是強裝著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可是當我看到我妹一直來我家,幫我做乾家務,幫我做菜,一口一個姐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很難過,不知道該怎麼辦,一直覺得這種事很丟人,不敢跟朋友說,更不敢和家里人講。 先說說我這個妹妹把,我出生後,奶奶希望家裡能多幾個閨女,當時身...

雖然不認為自己真能回答這個問題――畢竟我沒有「判斷一個男生是否真的愛我」這種需求――但我看到自己五個月之前給對應問題寫的那個答案竟然有如彼好評,說明這種機械而經驗的判斷準則對一些人還是有點幫助的(當然,如果也有人不屑一顧或者咬牙切齒地按反對,我完全理解)。那請讓我越俎代庖地在知乎幾位感情問題專家秒殺...

一、朋友講的故事   “他前陣兒有個哥們儿的老婆沒了,腦出血,才三十出頭歲, 結婚不到4年。這女的從小就腦血管畸形, 然後他的哥們儿是go-vern-ment的,家裡還有底子,前途無量,比這女的大1歲。 當時他們倆一塊兒的時候,那女的就跟他說,我先天有病,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沒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