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朋 友 就 是 喜 歡 你 也 了 解 你 的 人
願 你 都 能 珍 惜 身 邊 每 一 個 朋 友
因 為 你 我 有 緣 份 , 才 能 成 為 朋 友
可 以 成 為 知 己 的 , 更 難 得 !
時 間 未 必 O 你 我 成 為 知 己 的 原 因
但 一 定 可 以 証 明 到 
你 對 朋 友 的 關 懷 不 是 白 費 !
希 望 您 永 遠 都 係 我 的 好朋 友 !

朋 友 , 是 你 高 興 時 想 跟 他 分 享 的 ,
朋 友 , 是 你 不 高 興 時 可 以 給 你 發 脾 氣 的 ,
朋 友 , 也 是 在 你 沒 錢 開 飯 時 打 救 你 的 ,
朋 友 , 你 悶 得 發 荒 時 可 以 跟 你 一 同 發 荒 的 ,
朋 友 , 會 甘 願 給 功 課 你 抄 , 跟 你 一 同 出 貓 一 同 被 人 罰 的 ,
朋 友 , 也 是 你 買 手 信 時 , 想 買 一 份 大 的 給 他 的 ,
朋 友 , 也 是 你 看 見 他 上 線 時 , 想 給 他 " 喔 噢 " !




想 要 體 會 「 一 年 」 有 多 少 價 值 , 你 可 以 去 問 一 個 失 敗 重 修 的 學 生 。
想 要 體 會 「 一 月 」 有 多 少 價 值 , 你 可 以 去 問 一 個 不 幸 早 產 的 母 親 。
想 要 體 會 「 一 週 」 有 多 少 價 值 , 你 可 以 去 問 一 個 定 期 週 刊 的 編 輯 。
想 要 體 會 「 一 小 時 」 有 多 少 價值 , 你 可 以 去 問 一 對 等 待 相 聚 的 戀 人 。
想 要 體 會 「 一 分 鐘 」 有 多 少 價 值 , 你 可 以 去 問 一 個 錯 過 火 車 的 旅 人 。
想 要 體 會 「 一 秒 鐘 」 有 多 少 價 值 , 你 可 以 去 問 一 個 死 裡 逃 生 的 幸 運 兒 。
想 要 體 會 「 一 毫 秒 」 有 多 少 價 值 , 你 可 以 去 問 一 個 錯 失 金 牌 的 運 動 員 。




朋 友 就 是 ~ ~ 即 使 是 一 點 小 感 動 , 一 點 小 事 情 都 想 一 起 分 享
朋 友 就 是 ~ ~ 當 你 抱 頭 痛 哭 的 時 候 , 扶 著 你 肩 膀 的 那 個 人
朋 友 就 是 ~ ~ 當 你  對 人 生 挫 折 時 , 一 直 緊 握 你 那 雙 手
你 好 嗎 ?




你 能 夠 看 到 它 是 你 與 他 的 緣 份
你 能 夠 和 你 身 邊 的 人 做 朋 友 也 是 你 與 他 的 緣 份
縱 使 你 不 知 道 這 夥 流 星 會 何 時 消 失
但 如 若 你 好 好 珍 惜 看 到 這 流 星 的 每 一 刻
那 就 算 流 星 走 了 你 也 不 會 後 悔 
請 大 家 好 好 珍 惜 身 邊 的 每 一 個 人
珍 惜 這 段 友 誼 !






建 立 友 誼 如 像 種 樹 , 因 為 友 誼 是 一 株 樹 ( T R E E ) :
T : T r u s t ( 信 任 )
R : R e s p e c t ( 尊 重 )
E : E x c h a n g e ( 交 流 )
E : E m o t i o n a l S u p p o r t ( 精 神 支 持 )


---- 好 朋 友 守 則 ---- 
朋 友 就 是 無 形 中 伴 你 走 過 風 雨 , 永 遠 支 持 你 的 力 量
朋 友 就 是 一 種 無 法 言 喻 的 美 好 感 覺
朋 友 就 是 在 別 人 面 前 永 遠 護 著 你 的 那 個 人
朋 友 就 是 即 使 是 一 點 小 感 動 , 一 點 小 事 情 都 想 一 起 分 享
朋 友 就 是 當 你 抱 頭 痛 哭 的 時 候 , 扶 著 你 肩 膀 的 那 個 人

不管《穿著Prada的惡魔》小說和電影裡所描述的是不是真的,或是為了戲劇效果有誇大之嫌,但是有一個在時尚圈喊水會結凍的老媽,Bee Shaffer碧夏佛在成長過程中,的確受到不少外界關愛的眼神。不論是羨慕她在16歲時便跟著媽媽坐在服裝秀第一排、身穿華服走在票價高達數萬美金的Met Gala紅地毯上、...

有一位李大爺,由於家裡太窮,到了35歲時才與本村一位死了丈夫的女人結了婚,婚後生下一個兒子,取名晚生。李晚生讀書很聰明,儘管他高中畢業正趕上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他是農村人,不用上山下鄉了,直接回鄉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他回家鍛鍊了一個月,被大隊幹部推薦到大隊小學任教。在小學幹了兩年,又被大隊幹部推薦...

一天,一個小男孩跟她奶奶(特時髦的說)吃完出來,小男孩手裡拿個吃套餐給的玩具,一耍的給甩了出去! 沒那麼巧的,門口停著輛很酷的寶馬(好像是750i,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結果就那麼巧的給砸上面了,結果就那麼巧的給劃了那麼一小小小小… …道痕跡! (根本就沒什麼啊,塑料玩具不...

我永遠都會記得那個晚上,我像平時一樣在看體育新聞,妻子洗了澡出來對我說:“我的腳上怎麼多了一顆黑痣?”   我是一個毫無醫學常識的人,覺得女人都喜歡大驚小怪的,就沒有理會她。 我們的生活應該說是很和諧,很安逸的。從我在公司任了高職之後,她就當起了全職太太。我的工作...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