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直追求不到喜歡的異性,感覺累了怎麼辦?
等,不會孤獨終老的。

學了那麼多戀愛的技巧,懂了那麼多所謂的人情世故,在一個傍晚推開酒館的門,卻聽過路的旅人說,女孩已經登船走了。

你把該想的都想好,舞台上的山水雲霧,明月大江,身上穿的長袖冠帽,金刀鐵馬,都準備得穩妥,簾子一開,就等一個人落淚。

我知道很多人像你,很努力的準備,開幕奏樂,結果位子空著,鼓聲越來越急,迴蕩在不大不小的劇場裡,銅鑼一響,你發現,人沒來。

其實感情有時候,就是挺無奈的。

我以為曲聲一響,就有夢幻,我以為俯下身來,就有娟紅。

但可能我想得還是簡單了。

我最喜歡陳升的《牡丹亭》,有一次我一個人開車,電台裡主播說,讓我們播一首老歌,男主播說,是什麼歌呢,女主播說,你猜,男主播說,我猜不到,女主播說,她說了什麼我忘了,但是音樂出來,是陳升的這首歌,陳升的聲音就像台北的老男人,他心裡在說,猜你MB,我要開始抒情。

黃粱一夢二十年,依舊是,不懂愛也不懂情。

陳升這個人一抒情,就是大浪淘沙,弄得人沉默,劉若英也是這樣,這兩人的歌,聽著都挺無奈的,兩手一攤,我沒什麼辦法。

感情裡無奈的一面,就是你現在面對的情況,談不上為什麼,因為有時候找感情不是動一寸進一寸的問題,有人說談戀愛我當然要努力,火力全開,這個我不攔你,巋然不動確實沒有什麼勝算,但是我今天要說的是,火力全開,也未免能全盡其功。

我記得那天,這首歌的歌詞和我一起穿梭在高聳的樓宇之間,我也奇怪,為什麼我一直無法遇到一個,我喜歡的人,又或者我曾經喜歡的人,為什麼一個也沒有留住。

再過幾年,但凡你有過回憶的人,都要結婚了,但凡你信誓旦旦的人,你早就不在乎了,這時候,你輕而易舉的就可以累覺不愛,你走下舞台,很容易就成了一個通透的人,沒有牽掛與眷戀,成為了一個獻身於為人民服務事業的,大寫的人,正直,善良,風趣,五官端正。

但是你誰也不愛,你成了身邊人的燈塔,勸他們這樣,那樣,但你誰也不愛,誰也不愛你,我一想到這,就感到恐慌。

我覺得你某種程度,和我一樣恐慌,讓你全心全意的人,在哪,你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你不可能再為了一個人騎二十公里,只為了說一句我到了你下樓,你不單不可能,你還要嗤之以鼻,你一定非常的恐慌。

儘管你小心翼翼的保留,但似乎一鬆手,就要雲散,你立馬就要化身成鐵人,無堅不摧。

可誰要這種無堅不摧。

方丈說,看破紅塵,方丈那麼牛逼,女人跟人跑了,看破了紅塵,幾十年過去,方丈在山下摘一朵桃花,卻發現根本記不起女人的樣子,佛祖說,成了,圓滿。

方丈淚流滿面。

小和尚問,師父,你是開心嗎,方丈搖搖頭。

你只要不想等,不願信,你站起來,關燈,收拾乾淨,拍屁股走人,出來你就是鐵人,沒有人傷得了你,但這應該不是你想要的。

我覺得我們苦苦追尋,苦苦搏命,最後在喝大酒的夜晚看見哥們和他的女人走了,留下你一個人影子被路燈拉得老長,我知道你會問自己一些,為什麼我要一個人,是不是我就要一個人。

你想起華英雄裡陳浩南說自己命犯了什麼天煞的孤星,一頭白髮,老婆死在大火裡。

你就容易變成那些自作堅強的鐵人,看破一些莫名其妙的紅塵。

這世上容易的,就是看破紅塵,難的,恰是命裡打滾,輕而易舉,說一些不痛不癢,都是沒想明白。

我倒是更願意勸慰自己,可能就是時候沒到,我雖然不知道這個時間要等多久,我也一個人面對舞台,感到束手無策,我那麼迫不及待的要一個女人,其實還是不懂感情。

我以為我跋山涉水,穿過了森林草地,就什麼都能搞定,但感情的答案似乎也不在這裡。

我準備得再好,並不能換來愛情。

後來我明白,感情不是我打十個怪,升五級,感情真的是刷一輩子,才爆出一把的武器。

有時候,愛情就是要等,與你的能力,財富,情商有關,可你有了它們,所向無匹,結果還是要等。

我不是來勸你成為一個什麼優秀的人,或者什麼放浪的情種,我是想告訴你,當你覺得自己已經有了一切,並不能代表,你就能擁有愛情。

耐心等,你一放棄,你就化身鐵人。

無堅不摧,看破紅塵。

這世上好多人等的不耐煩了,就說我這輩子不需要女人,不需要男人,我要一個人活,走遍世界,成為一個孤傲的旅人,他們就看破紅塵,隨處布道,可我不願意,我覺得,爛就爛在這,功德圓滿,我滿不了。

如果你覺得自己沒有問題,那麼就只能坐下來等,你一個人等。

時鐘在響,你很急,你想,放他媽的狗屁,根本就已經來不及。

我和你一樣,也在想,是不是這個人來過,我卻不小心把她攆了出去,還是她錯過了班機,根本沒有想到這裡。

你坐在台上問自己,搞這麼一出,有什麼意義呢,大風吹呀吹,誰有閒工夫看戲。

我所有的煙花只能一瞬,但是這一瞬,只有這一瞬,我不能錯過你。

我由衷的希望,在散場的最後一秒到來之前,空蕩蕩的劇場裡走進來一個人。

可能她沒有多好看,也沒有多聰明,她躡手躡腳的選了一個邊角的位子,傻乎乎地看著你,劇場的燈光不多不少,不明亮也不昏暗,它們恰到好處的勾勒在她或圓或尖的臉額上。

因為風寒而微微發紅的鼻頭,因為溫暖而微微飽滿的唇肉。

你就一定要說:

等你很久啦。

via

我可能不需要愛情   老靈魂的編劇  徐譽庭 徐譽庭 原名徐美娟。東方工專美工科畢業。 曾任劇場編導,屏風表演班與台北故事劇場劇團經理。 資深視影與劇場資深編劇,現任「親愛的劇團」藝術總監。 2012年以《我可能不會愛你》獲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 編劇作品《光陰的故事》、《戰神...

當時,女友要我把她的名字也寫在房產所有權人的欄目裡,當時我是很爽快的答應了。可後來,去和父母填表時,我猶豫了。   對於80後的我們基本為結婚無房而苦惱。而作為家庭條件不錯的我,卻為有房而苦不堪言。我爸爸是局級幹部,我的媽媽是醫院院長。日益高攀的房價,父母決定先讓我買好婚房。再說我還年輕...

路嘉怡 湯宗霖 一路牽手的幸福 蜜月到底該多久?路嘉怡與湯宗霖決定他們倆的蜜月,要名符其實的度一整個月,在甜蜜旅行中走完一整個月缺到月盈的週期。兩個人一起旅行,跟決定牽手一起走人生旅程,考驗著相同的概念,就是無止境的愛與包容。 銀幕上的甜姐兒路嘉怡,大家喊她小米,她的笑容總是陽光燦爛,常說自己沒有...

第二回作者: OniOni (鬼) 看板: sex標題: Re: [問題] 不小心碰到女生的胸部時間: Sun Jul 9 03:58:29 2006對不起嘛=.=我住高雄 今天雨超大的都無法出去買東西吃所以剛剛吃的這一餐算是今天的第二餐上一餐在中午1點=.=回到故事中學姊衣服胸口濕了一小片濕掉緊身...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