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再次見到大學同學小蜜,我差點認不出來!略帶滄桑的倦容、世故的談吐,跟我印象中天真可愛的她簡直像換了一個人!


 她輕啜一口咖啡,悠悠地嘆了一口氣,對我說:「我離婚了。」嚇了一跳的我,靜靜地看著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就讀美術系的小蜜是當年校園裏的風雲人物。長相標緻、個性可愛的她,身邊從不乏追求者。因為她從小家貧,高中開始便將重心放在打工賺錢上,所以不曾聽過她答應誰的追求。然而卻在大學畢業前夕,驚傳她即將結婚的消息!


 「不會吧!」同學們聽到都不可置信。聽說她丈夫大她十歲,相貌平平,這讓眾多追求者大惑不解。不過聽小蜜說丈夫很體貼她,而且在公司擔任主管,收入頗豐,給小蜜足夠的安全感,才讓她不顧家人的反對,執意閃電下嫁。


 小蜜結婚後,婉拒了多次同學會的邀約。同學們都在猜小蜜可能是先有後婚,但小蜜結婚後非但沒在家當少奶奶,仍接了許多繁重的案子,爬上搬重的,一直到婚後第三年才有了第一個孩子。畢業六年後,我在街上意外邂逅小蜜,才知道她這些年過得並不如意。


 小蜜在開心籌備婚禮時,才意外發現他那長相平庸的丈夫竟然是個花心大少。婚禮舉行前,她每天接到不同女人的來電,那些全是丈夫的「女友」,有的交往甚至達十年,他們酸溜溜地說,「他是因為妳年輕才娶妳。」婚禮結束後,還沒來得及度蜜月,小蜜老公就說要到外地出差,常十天半個月不回家。空有優渥收入,結婚多年也不給家用,常讓小蜜守著空蕩蕩的屋子暗自垂淚。結婚第三年,小蜜的婆婆建議她生孩子留住丈夫的心。小蜜照做了,她丈夫冷漠的態度卻未因此而改變。產檢、待產,小蜜都是一個人,就連婆婆也因為小蜜留不住她兒子的心,而對小蜜不聞不問。孩子生下後,小蜜對丈夫已經澈底失望,她一邊獨自撫養孩子,一邊準備公職考試。努力了兩年,終於考上不錯的職位,正式與丈夫提出離婚。


 「他在簽下離婚的那天,狠狠地打了我一頓。」小蜜淡淡地說,我感到一陣心痛。原以為大她好幾歲、體貼她的丈夫的真面目竟是如此可惡!從信任到心寒到心碎,我對小蜜有著深深的憐惜。未婚的我想,婚姻這檔事,實在要三思而後行。

 

 

本文出處:[霏愛,論]急就章的婚姻(刊於2010/04/12馬祖日報副刊)http://fay88.pixnet.net/blog/post/29370314

延伸閱讀: 更多【夏霏星座;夏霏心測【霏愛,論】急就章的婚姻 by 夏霏】...按此前往

 

歡迎加入夏霏FB粉絲團

【霏愛,論】急就章的婚姻 by 夏霏

愛情最難事最難遇的是碰上那種他會非常愛你,你也愛他,但不用愛得像他那麼用力的人最難為的是同時愛上兩個人,終於決定捨棄其一最難辦的也是同時愛上兩個人,但又不願捨棄任何一方最難忍的是當街遇到舊情人摟著一個品味比你差太多的新歡,而你那位比對方體面許多的情人,卻剛好不在身邊最難堪的是你自作多情對人好,卻被對...

當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知道我已經愛上了你。也許你不信世間真的有一見鍾情,但是我知道緣分來了,逃也逃不掉!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形。你上身穿一件休閒的體恤衫,下身是一件淺藍的牛仔褲,頭髮稍微有點長,不過發質很好,走起路來,一甩一甩的。見你的那一刻,我的心“咚咚”的跳個...

如果讓水發出飽和蒸氣的力,必先把水燒到攝氏二百十二度的溫度。二百度不成,二百十度也不能辦到。水在壓力下一定要沸騰,才能發出蒸氣,才能轉動機器,才能推動水車。"溫熱"的水是不能推動任何東西的。 許多人都是想用溫熱的水,或將未沸騰的水,去推動他們生命的火車;而同時卻還詫異著,為什麼在事業上自己總是不盡人...

一隻烏龜被海水沖到岸邊的一塊礁石旁,烏龜好奇地問,你待在這裡一動不動。不孤獨嗎?礁石回答,我已在這裡待了幾百萬年,習慣啦!烏龜吃驚地說,啊?你竟然活了這麼長時間,我卻只能活一千年,真是不公平! 烏龜碰到一頭大象,友好地問,象兄弟,你能活多少年?大象回答七十年吧,你呢?烏龜一聽心理平衡了不少,驕傲地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