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孤單的輕熟女沒有戀人最好的陪伴就是養一隻狗!」新加坡歌手郭美美拍攝最新歌曲「一百種孤獨的理由」MV時,果然如願以償,導演王中平特別安排一支咖啡色臘腸狗,擔任MV男主角來排解郭美美的寂寞;沒想到在溪邊的高台上拍外景時,跟郭美美已經混得很熟的臘腸君,一幕在高台上跑步的戲,臘腸君跟隨著鍋美美的腳步跑向圍欄,竟然太過興奮沒有煞車直接往河裡跳!嚇得郭美美花容失色,不顧形象扯著嗓子大喊:「導演救命啊!」

「孤單的輕熟女沒有戀人時,最好的陪伴就是養一隻狗!」新加坡歌手郭美美唱出輕熟女孤獨生活的日常...

還好冬天溪水不深,工作人員衝到河床把臘腸君救起,趕緊送到寵物醫院檢查,因此結束外景回到棚內繼續開拍,郭美美名符其實只好一個人孤獨地拍下去,但整個下午在拍攝時還驚魂未定、吊著擔心,直到傳來音訊在醫院的臘腸君沒有大礙,只是有驚到呈現嚇傻的症狀,才讓超級愛狗的郭美美大呼一口氣:「臘腸君真是太搏命演出了!」

「孤單的輕熟女沒有戀人時,最好的陪伴就是養一隻狗!」新加坡歌手郭美美唱出輕熟女孤獨生活的日常...

男主角臘腸君緊急送醫後,郭美美下午回到室內繼續拍攝,沒有了男主角,這下名符其實的成為孤獨的女主角,在導演的安排詮釋下,郭美美在諾大的屋子裡,孤獨的家中所有的物品都騎上白色油漆,象徵「孤獨女的心在白色世界」可能是由於歌曲意境與拍攝情緒都是處在一個比較「孤獨、低沉」的情緒中,等到工作人員在空檔時安排採訪時,郭美美一聽到第一個問題:對你來說孤獨的定義是甚麼?超大的眼睛立刻冒出止不住滾滾而出的淚珠!把當場提問的工作嚇傻大叫:「完蛋了,我把藝人弄哭了!」原來壓垮郭美美的最後一根稻草的理由是 :「我是一直擔心在臘腸君,本來開開心心,變成牠要去看醫生,我真是太捨不得牠了。」

「孤單的輕熟女沒有戀人時,最好的陪伴就是養一隻狗!」新加坡歌手郭美美唱出輕熟女孤獨生活的日常...

新歌《一百種孤獨的理由》MV依然由金曲獎導演黃中平精心打造,延續了第一波主打歌《我會一直想你》MV的色調風格以及情節銜接,描述劇中女主角從哀悼情人的悲痛情緒,到這支MV中郭美美演出「輕熟女孤獨生活的日常」,MV中無不暗喻著寂寞的崩壞和由此帶來內心的不自由,到最後重新出發的勇氣,顯現出勵志精神。曾經因為《內地郭美美事件》,被無辜遭受波及的新加坡歌手郭美美受到諸多誤會,而她也因病修養沉寂多年,然而這並不是她想要繼續沉匿的藉口。2017年,郭美美乾淨清澈的好嗓音將不再被寧靜的孤獨所埋沒,以純愛療愈抵抗流言蜚語 , 唱出輕熟女面對難過 ,無奈,受傷 ,委屈 , 釋懷 , 成長的情感世界 。

「孤單的輕熟女沒有戀人時,最好的陪伴就是養一隻狗!」新加坡歌手郭美美唱出輕熟女孤獨生活的日常... 

海蝶音樂的“新加坡勵志女神”歌手郭美美,新專輯第二波主打歌《一百種孤獨的理由》自發佈以來廣獲好評,這首唱出輕熟女生孤獨情感世界的歌曲,令人為歌手郭美美勵志堅韌的一面而感動。今日MV全亞洲發佈,全新的郭美美以全新的形象品味孤獨生活,展現出無畏誤解重新出發的勇氣。而郭美美也將在下周抵達台灣,展開新專輯全亞洲宣傳的第一站!預計將停留半個月以上,這次要台灣的歌迷們,再度重新認識郭美美!

「孤單的輕熟女沒有戀人時,最好的陪伴就是養一隻狗!」新加坡歌手郭美美唱出輕熟女孤獨生活的日常...

「孤單的輕熟女沒有戀人時,最好的陪伴就是養一隻狗!」新加坡歌手郭美美唱出輕熟女孤獨生活的日常...

 

《一百種孤獨的理由》MV Youtube連結

「孤單的輕熟女沒有戀人時,最好的陪伴就是養一隻狗!」新加坡歌手郭美美唱出輕熟女孤獨生活的日常...

【《海蝶音樂》官方網站;《海蝶音樂》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李強以前是位軍人,半年前轉業分配到老家離江這個縣級市,在機關事務局工作,他的模樣高大威武,眼神堅毅,是姑娘們心目中那種標準男子漢的形象。 李強在部隊時是正營級職務,根據國家有關規定,從部隊轉業到地方職務上須降半級,於是,他到局裡只能任副局長,不過工資什麼的還是可以參照部隊裡的職務套改。局裡那位漂亮的...

陽城有一家叫錦記的酒店,和李蒙所在的林業局只相隔一條國道。 李蒙在林業局任辦公室主任,單位上的對外接待是她的工作之一,錦記離林業局近,菜的味道不錯,收費也公道,所以除了省裡來客外,其他客人李蒙都往錦記帶。 錦記酒店是一對夫妻開的,上下兩層,樓上樓下共有七個廳供客人用餐,但掌勺的只有老闆一人,白淨豐滿...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她歪著頭坐在在那裡沉思。 坐在她對面的李姐打趣道:“該走了,又在想你的金龜婿呀?他或許就在樓下等你呢!” 她笑了笑,算是回應李姐。她和她那個他從戀愛到結婚,明天就已整整三年時間了,只要不出差,都會風雨無阻地到辦公室樓下等她,不見不散,這已成...

外面的雨淅淅瀝瀝的下,寒風凜冽的吹拂,她獨站在門檻下,感覺有一絲絲的冷。這個時候是下午5點,公司已下班,她的同事們早已回去了,只有她自己仍呆在此。她有些焦急的朝街道盡頭那邊望去,心想,他怎麼還不來?她知道街道的對邊有個男人在盯著她,但她不想理會他,也不願接受他的任何關懷。男人不過20多歲,而他的臉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