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轉貼》男人選擇女人憑感覺,女人選擇男人靠知覺

這是一個老男人在一次談話節目上講的故事。一個男人要在三個女人中選定一位作為結婚對象,他決定做一個測驗,於是他給了每一位女人五千元錢,並觀察她們如何處理這筆錢。第一位女人從頭到腳重新打扮,她到一家美容沙龍設計了新的髮型,畫了美麗的妝,還買了新了首飾,為了那位男人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她告訴他: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他覺得她更有吸引力,只因為她是如此深愛著他,男人非常感動。  第二位女人採購了許多給那男人的禮物,她為他買了整套的高爾夫球球具,一些電腦的配件,還有一些昂貴的衣服。當她拿出這些禮物時,她告訴他之所以花這些錢買禮物只因為她是如此地愛他。男人也大為感動。

 

第三位女人把錢投資到證卷市場,她賺了數倍於五千元的錢。然後把五千元還給那男人,並將其餘的錢開了一個兩人的聯名帳戶。她告訴他,她希望為兩人的未來奠定經濟基礎,因為她是如此地愛他。

當然,那男人再度大為感動。

男人對三位女人的處理方式考慮了很長的時間,然後他決定娶其中胸部最大的女人為妻。

這個故事讓在座的女士們幾乎異口同聲地罵了一句「男人都是這個死德性」。言下之意男人好色,重視覺,輕感情。對於女人給男人的評價,我一直誓死捍衛,並坦然承認,男人就是那個死德性。即便是再有德再會隱藏的男人,也會在骨子裡對胸大的女人浮想聯翩。

現實生活中,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女人總喜歡用好和壞去評價一個男人,而男人卻從不用好和壞去評價自己。曾經有個女性讀者問我:屈默,你算是好男人還是壞男人?我當時給她的回答是:遇到潘金蓮,我肯定是壞男人;遇到你,我肯定就是好男人了。其實,我這樣回答的潛台詞是:世上本沒有絕對可靠的所謂好男人,一個男人是否可靠,要看那個女人的手段對他是否有效。如果換作魯迅先生的話說,就是世上本沒什麼壞男人的,被女人罵得多了,也就成了壞男人。

男人的那副死德性,似乎自古就是如此。大導演吳宇森在電影《赤壁》中讓縱橫天下的老男人曹操意淫大美女小喬時說了句大實話:慾望使人年輕。儘管這句現代台詞被坊間當作笑料,但也道出了男人最真實的想法:美女使人產生慾望。

這是一個充滿慾望的年代,女人隱藏的慾望被徹底喚醒,男人潛伏的慾望被無限激發。如今的電視畫面,報刊雜誌,大街小巷,都在叫囂著做女人「挺」好,就連救死扶傷的醫院也在努力的鼓噪女人「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在女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侵襲下,男人本就不太安分的眼睛,像一把鋒利的剪刀,恨不得剪掉女人身上所有的遮羞物。為此,我時常感慨:當豐胸成為女人追求美的流行時尚和至高標準,當胸圍成為男人評判女人性感與否的的自然尺度,男人不擺出那副死德性,都對不住這個波濤洶湧的性福世代。

因此,在胸大也可以橫掃天下的時代,男人選擇胸大的女人,我並不覺得奇怪。我一向敬重的老憤青魯迅先生對男人的本性有句很經典的點評:「看到胳膊想到大腿」。我曾在新書《男女那點事》中是這樣闡釋魯迅先生的評語的:男人愛用眼睛看女人,最容易受美麗的誘惑;女人愛用心去想男人,最易受心的折磨。所以,男人選擇女人憑感覺,女人選擇男人靠知覺。 

人不講理,是一個缺點。人只知講理,是一個盲點。通常越有知識的人,越相信講理就可行遍天下。講理也許可行遍天下,但行到家裡就不通了。家裡的老婆就是不和你講理的人。常常有那麼一種男人,在外面人稱教授,開會時儼然專家。面對一屋子的人演講,能引經據典、侃侃而談,聞者莫不折服。但走進家裡,面對識字不多的老婆,說...

相信我,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但豬頭肯定是天生的。 前些天,忍不住跟外子討浪漫,外子一臉豬頭樣:「浪漫是啥?能吃嗎?」「不能。」「既然不能吃,那還有什麼好提的?」被我吵煩了,外子只好說:「我有浪漫啊!」我嘖嘖稱奇:「你浪漫在那裡?」外子哈哈一笑:「妳自己慧根不夠,看不到我的浪漫,還敢說我不浪...

看不見他,你擔心他沒有在想你。 看見了他,你又怨惱他的表現不如你預期。 你總是抽絲剝繭著他的某一句似乎不太中聽的言語。 你總是在顯微鏡下解剖著他的某一個似乎不怎麼在意你的表情。 親愛的,你確定你是在談戀愛嗎? 如此患得患失,倒像是在進行一場緊張兮兮的...

也許,我們都還不懂得,怎樣的愛情才叫做完美 於是,我們開始挑剔對方的缺點,再加上一句"我是為你好" 也許,我們都還沒學會, 怎樣的擁抱才叫做永遠 於是,一個不小心抱得太緊,愛情就這麼碎了... 也許,我們都還不清楚,怎樣的語言才叫做溝通 於是,話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