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東京月台

小艾是一個敢愛敢恨的海派女子,如果說我的朋友群裡誰最MAN,應該就非她莫屬了。

去年因為她感情碰上了一些問題,我們一起出發去了東京旅行,有天晚上我們在居酒屋小酌結束後,兩個人帶著微醺的臉孔趕去搭回飯店的最後一班地鐵,站在地鐵站月台時,她突然說:「我媽曾跟我說過,這一輩子不要錯過兩件事,一個是你真心愛的人,一個是回家的最後一班車。」

「沒車,搭計程車不就行了。」我滑著手機邊說。

「懂不懂生活情調啊。」一個巴掌打來。

我臉上微醺的紅變得更紅了些。

這次來日本旅行,因為兩個人都不太懂日文,加上在日本使用英語實在是沒有太大的幫助,所以每次搭車前,我都必須打開手機的軟體一而再再而三的確認我們搭的車是對的,眼看現在已經要接近半夜了,如果沒搭上就得花錢坐很貴的計程車。小艾看我忙著查手機裡的資訊,輕鬆的說了一句:「別擔心啦,如果真的坐錯了,大不了我們走路回去當散步減肥。」

「走一天我腳都快斷了,而且需要減肥的人是妳,不是我。」我說。

啪!一個巴掌再打來,我的臉又再紅了一些。

 

Peter Su:感情就像搭火車,中途發現搭錯車...只要你敢下車,就還有機會去到一開始的目的地,那麼,你下還是不下?

(感情就像搭火車,搭到一半才發現搭錯車,那麼,你下還是不下?圖片來源:布克文化提供)

 

還來不及查好地鐵資訊,車子就這樣緩緩進站,看著大家

一個一個的上車,小艾問:「蘇先生,你查好了沒?」

「管他的,先上車吧!反正總有辦法到家的。」我一臉假裝很有自信樣。

一站、兩站、五站、七站就這樣過去,眼看狀況不對,我

打開萬能的Google Map 定位了一下,仔細看了一下,差點沒暈倒,我們坐錯線了。

這時小艾還是一臉沒事的樣子說:「下一站先下車。」

下了車後,我們兩人走出了地鐵站,搭上了分秒都在燒錢的計程車,車上我有點愧疚的和小艾說聲抱歉。

「沒什麼啦,又不是你的錯,就當一個經驗啊,而且至少我們搭過日本的計程車耶。」

「我現在大概知道為什麼你媽說不要錯過最後一班回家的車了,而且你剛整個很鎮定耶。」我緊接著說。

小艾看著窗外沒說話。我也沒再說話。

 

過了幾分鐘,小艾突然說著:

「其實一開始我媽跟我說那句話時,當時我心裡想的跟你也差不多,一件事情無法達成總有另外一個補救方法。搭車也好,感情也好,搭錯車了就記得下車,走錯的路就記得回頭,愛錯了人也就告訴自己離開,聽起來邏輯都是對的,如果真的不喜歡就不要假裝可以,不適合就不要隨便硬擠,不想要就不要伸手,每個人都活得不容易,不要到了最後礙了別人又耽誤了自己,那是對於不喜歡的人可以這麼灑脫,但真的遇見了那個想愛的人,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就像今天的末班車一樣,時間一到它就離開,發現的時候總是措手不及,你也只能待在原地留下一臉茫然,但又能怎樣呢?我們本來就身處在這不斷交錯的月台,你搭上了一部看起來是對的車,但中途才發現目的地不同,只要你敢下車就還有機會從下一個月台去到最一開始你想去的地方,你下還是不下?我媽走了那麼多年,到了現在我才懂得她想說的是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點喝多了,說完的那刻,小艾和我的眼淚幾乎是同一時間流了下來。

或許吧,如果已經發生的就已經發生了,但面對錯誤的人事物,結束就是開始,轉身就是前進。

小艾,無論接下來的月台在哪,這次有我陪著你一起下車。

 

Peter Su:感情就像搭火車,中途發現搭錯車...只要你敢下車,就還有機會去到一開始的目的地,那麼,你下還是不下?

 本文摘自布克文化《如果可以簡單,誰想要複雜

如果你聽說一個男生不抽煙、不喝酒、晚上很少外出而且從沒夜不歸宿的記錄,一定會“哇”的一聲說:“這男生多好”,可我就怕這種“乖乖兒”似的小男生。   “好男人”可以讓你過上舒適安穩的日子,引來了...

  晚餐。 桌兩邊,坐了男人和女人。  “我喜歡你。”女人一邊擺弄著手裡的酒杯,一邊淡淡地說著。  “我有老婆。”男人摸著自己手上的戒指。  “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的感覺。你,喜歡我嗎?&rdqu...

圖裡這個姿勢眼熟不?它叫Kabe-Don——“壓牆”,是少女漫畫裡常見的場景:痞痞的男紙邪魅的將少女逼入牆角,為防止姑娘逃跑,還伸手撐牆,把少女困​​在自己的身體和牆壁之間。差不多就是“推倒”的豎直版。 雖然這個姿勢在電影和小說...

之前有網友表示走在路上的時候,看到許多女生都喜歡戴上口罩在走路逛街,一般來說通常是重感冒的時候,才會成天把口罩戴上不是嗎?或是騎機車的時候才戴啦~~有點不瞭解戴上口罩的你們是有甚麼原因?還是有甚麼典故呢?也有網友表達了自己的看法《難怪現在的女生都愛戴口罩,看完你就懂了!》(你覺得自己戴口罩的樣子還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