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東京月台

小艾是一個敢愛敢恨的海派女子,如果說我的朋友群裡誰最MAN,應該就非她莫屬了。

去年因為她感情碰上了一些問題,我們一起出發去了東京旅行,有天晚上我們在居酒屋小酌結束後,兩個人帶著微醺的臉孔趕去搭回飯店的最後一班地鐵,站在地鐵站月台時,她突然說:「我媽曾跟我說過,這一輩子不要錯過兩件事,一個是你真心愛的人,一個是回家的最後一班車。」

「沒車,搭計程車不就行了。」我滑著手機邊說。

「懂不懂生活情調啊。」一個巴掌打來。

我臉上微醺的紅變得更紅了些。

這次來日本旅行,因為兩個人都不太懂日文,加上在日本使用英語實在是沒有太大的幫助,所以每次搭車前,我都必須打開手機的軟體一而再再而三的確認我們搭的車是對的,眼看現在已經要接近半夜了,如果沒搭上就得花錢坐很貴的計程車。小艾看我忙著查手機裡的資訊,輕鬆的說了一句:「別擔心啦,如果真的坐錯了,大不了我們走路回去當散步減肥。」

「走一天我腳都快斷了,而且需要減肥的人是妳,不是我。」我說。

啪!一個巴掌再打來,我的臉又再紅了一些。

 

Peter Su:感情就像搭火車,中途發現搭錯車...只要你敢下車,就還有機會去到一開始的目的地,那麼,你下還是不下?

(感情就像搭火車,搭到一半才發現搭錯車,那麼,你下還是不下?圖片來源:布克文化提供)

 

還來不及查好地鐵資訊,車子就這樣緩緩進站,看著大家

一個一個的上車,小艾問:「蘇先生,你查好了沒?」

「管他的,先上車吧!反正總有辦法到家的。」我一臉假裝很有自信樣。

一站、兩站、五站、七站就這樣過去,眼看狀況不對,我

打開萬能的Google Map 定位了一下,仔細看了一下,差點沒暈倒,我們坐錯線了。

這時小艾還是一臉沒事的樣子說:「下一站先下車。」

下了車後,我們兩人走出了地鐵站,搭上了分秒都在燒錢的計程車,車上我有點愧疚的和小艾說聲抱歉。

「沒什麼啦,又不是你的錯,就當一個經驗啊,而且至少我們搭過日本的計程車耶。」

「我現在大概知道為什麼你媽說不要錯過最後一班回家的車了,而且你剛整個很鎮定耶。」我緊接著說。

小艾看著窗外沒說話。我也沒再說話。

 

過了幾分鐘,小艾突然說著:

「其實一開始我媽跟我說那句話時,當時我心裡想的跟你也差不多,一件事情無法達成總有另外一個補救方法。搭車也好,感情也好,搭錯車了就記得下車,走錯的路就記得回頭,愛錯了人也就告訴自己離開,聽起來邏輯都是對的,如果真的不喜歡就不要假裝可以,不適合就不要隨便硬擠,不想要就不要伸手,每個人都活得不容易,不要到了最後礙了別人又耽誤了自己,那是對於不喜歡的人可以這麼灑脫,但真的遇見了那個想愛的人,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就像今天的末班車一樣,時間一到它就離開,發現的時候總是措手不及,你也只能待在原地留下一臉茫然,但又能怎樣呢?我們本來就身處在這不斷交錯的月台,你搭上了一部看起來是對的車,但中途才發現目的地不同,只要你敢下車就還有機會從下一個月台去到最一開始你想去的地方,你下還是不下?我媽走了那麼多年,到了現在我才懂得她想說的是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點喝多了,說完的那刻,小艾和我的眼淚幾乎是同一時間流了下來。

或許吧,如果已經發生的就已經發生了,但面對錯誤的人事物,結束就是開始,轉身就是前進。

小艾,無論接下來的月台在哪,這次有我陪著你一起下車。

 

Peter Su:感情就像搭火車,中途發現搭錯車...只要你敢下車,就還有機會去到一開始的目的地,那麼,你下還是不下?

 本文摘自布克文化《如果可以簡單,誰想要複雜

親愛的35歲的我: 現在是周五晚上9點03分,你還坐在燈火通明的辦公室,盯著寫到一半的提案報告發呆。 今天,是你本周第三次超過9點下班。1歲的兒子,應該已經進入夢鄉。早上出門前老婆才提醒,已經2個月沒一起好好吃頓飯。你原本訂好了明天的餐廳,但爭取了半年的客戶終於有空一起打高爾夫球…&...

  世界變動的腳步極其迅速,商機四起,你看到在這永無止盡的變化過程中,有人掌握了轉動的時機而迅速致富,催使另一群人萌生急迫致富的念頭。然而從個人職涯或經營事業的角度來看,最終追求的應該是永續發展,因此,如何成為最後的贏家,避免輸在最後一點,而不致到了中、晚年以後,徒嘆事業或財富成就不保,...

愛上牡羊座男人:你因為追逐他的腳步太累太遲鈍,漸漸有點疲憊。於是休息休息,可休息著休息著,發現他真的不見了。他對你親熱的溫度,漸漸有點下降。有點緊張,希望能繼續爭取他的慇勤。可是它似乎看穿了你的太多把戲,有點心不在焉了。唉…然後的日子就是吵架,鬧事,完了又不甘心,不甘心但他還是走了&...

  遙遠遙遠的一個海裡,有一隻很漂亮但是很孤單的大魚。他沒有朋友,沒有玩耍的夥伴,沒有自己的小窩,每天只是寂寞的在最深最冷的海底遊蕩,有很多的海草經常纏繞著它,他在這些美麗或不美麗的海草中穿行,聽著寂寞的聲音,一滴一滴,如它吐出的氣泡。 有一天,他終於厭倦這種冰冷和纏繞了,他向上游去,感覺...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