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Fingertips on Flying Time 魔幻奇航

《當時間遇見手》

時間無形無影,透過人的心與眼、腦與手,創造出記錄時間的工具:鐘錶。
《明周》自創刊以來,以插畫親和淺白的精神,為鐘錶報導挹注深入淺出、雅俗共賞之詮釋。《當時間遇見手》是由本刊策劃、邀集台灣新銳插畫家與瑞士鐘錶品牌合作,藉由畫家藝術之手,描繪鐘錶迷人的工藝精神,除相繼於本刊、官網與臉書粉絲頁刊登外,亦將在2014年3月13日至23日,假台北市華山1914文創園區「鍋爐室」舉辦展覽及相關節目,敬請期待。

【撰文/南美瑜;插畫/Croter;設計/林世鵬;圖片/IWC、Croter】

 

畫給上校的詩篇 ── 插畫家Croter專訪

從幼稚園因為圖畫得好而獲得第一盒蠟筆作為禮物開始,洪添賢(Croter)從此便不曾放下過畫筆。或許從繪畫中得到的成就感最大,使他從大學到研究所,乃至職業選擇皆與視覺藝術息息相關。

Croter是長年與《明周》合作的插畫家之一,在本刊所發表的專欄包括「小鼻子小眼睛的人生」與「想像的風景」。其個人專欄具有圖文並置的特色,多數插畫家慣於以畫代話,但Croter卻有詩有畫,無論是抒發生活的感想,或是對社會議題的關注,他多半帶著黑色幽默的諷刺性,隱隱不安的思維流竄在乍看甚是靜好的畫面中,即使是玫瑰色打底的世界,作者灌入的卻是灰色墨水。

年少時因為情感受挫,他一頭栽進文學、小說裡,想要找到際遇相仿的出口或解答,儘管問號繼續是問號,但文藝的慰藉與啟發,早已帶他走向另一次元,好比電影《Star Trek》裡的企業號,文字在他腦海中被鍛鍊成威力無比的特效組,足以超音速穿越時空,創造龐大無邊的寰宇。「就像《哈利波特》的小說要比電影好看,是因為腦袋裡的特效畫面比較強。從事插畫工作以來,我長期訓練自己多從文字中去思考,而不是參考其他影像。」Croter像是將文字思考當作武器的插畫戰將,其威力之大遠超乎想像。

Fingertips on Flying Time 魔幻奇航
〈機械化的巨大星鯊附帶小獵犬號的進化探險〉,電腦繪圖。

 

 

 

Croter崇拜馬奎斯的魔幻寫實、駱以軍筆下的黑暗瑰麗,或許就像他繪畫世界裡的上校與軍官吧?他也總是將自己這個角色暗藏在畫作一隅,不忘把心中的話變身其中,好像即使是為業主服務的插畫,他依然希望創作的靈魂自由,只需微小地存在著,不需伸張、自得其樂。

與IWC合作之前,他原本即對機械、齒輪等事物興趣濃厚,造模型、架樂高也是一大樂事。對於以鐘錶工程師自詡的IWC,他很快就掌握到品牌精神中相仿的陽剛氣質和機械美感。針對今年IWC持續投入對達爾文基金會科研所,與保護地球最後的自然天堂:加拉帕戈斯群島之長期計畫,Croter完成〈機械化的巨大星鯊附帶小獵犬號的進化探險〉、〈機械化的Galapagos象龜附帶海鬣蜥的生態工廠〉兩幅插畫作品。

由加拉帕戈斯海域中的星鯊演化成機械船艦的畫面中,同時出現著達爾文的探險船與小獵犬號,彷彿這是一個穿越時空、持續前進的探險之旅,船艦上集結雨水而成水力發電的動力,來自於IWC創廠於萊茵河畔的沙夫豪森,乃是現代工業時代先驅之隱喻,而船艦憑藉原始機械之陀飛輪運轉帶動,而非冒煙的引擎,亦是對機械錶環保精神的呼應。而Galapagos象龜化身為巨大的製造工廠,則又是對地球生物、尤其是人類社會過度進化的想像,為了達到自給自足的生命平衡,勞動與製造必然持續進行,海鬣蜥成了勞工與領導者,在這座地球生物演進實驗室之中,人類角色淡出,誰才是存留的強者?Croter以畫為詩,精密嚴謹地布局著每一筆「文字」,寫就這兩篇獻給某位魔幻寫實「上校」的詩篇(上校之意來自馬奎斯小說《沒人寫信給上校》)。

Fingertips on Flying Time 魔幻奇航
〈機械化的Galapagos象龜附帶海鬣蜥的生態工廠〉,電腦繪圖。
Fingertips on Flying Time 魔幻奇航 Fingertips on Flying Time 魔幻奇航 Fingertips on Flying Time 魔幻奇航

加拉帕戈斯群島自1978年起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單。眾多海陸兩棲的加拉帕戈斯群島的獨有動物,如海鬣蜥、海鳥與海獅得以從這些保護措施中受益。

Fingertips on Flying Time 魔幻奇航 Croter

本名洪添賢,民國67年生於雲林,台北長大,畢業於國立雲林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應用媒體藝術所。為了生活與創作的平衡,帶著太太與雙貓移居高雄。現職插畫家與自由設計師,目前是高雄文創設計人才回流駐市計畫的一員。在《明周》的圖文專欄連載中,插畫設計作品散見報紙、雜誌。

曾獲台北詩歌節優選、BenQ真善美獎創意獎、高雄文創設計人才回流駐市計畫。展覽有《這裡那裡攝影展》、《Croter個人插畫展》、《小鼻子小眼睛插畫個展》、《狄兒沃克插畫個展》等;出版品《海少年》(星月書房)。

本文出處

這是一個關於速度、能量和簡潔俐落線條的系列⋯⋯ 這也寓意著當今世界時勢的變化快速, 時裝圈更是如此, 我們都應該習慣這樣的趨勢。 -Guillaume Henry   一道分隔線將黃色伸展台由中央一分為二,讓人聯想起競速賽車道,而Guillaume Henry操刀Carven的最後一季作品...

這是一趟直探本我的旅程, 關於過往記憶的斷簡殘篇, 在感官長河中的遺憾與嗟嘆, 都得以在途中釋放。 重新感到快樂之後, 我們都認識了真正的自己。 -Maria Grazia Chiuri&Pierpaolo Piccioli   雖然長期選在巴黎展演,然而Maria  Grazi...

Loewe傳承百年的精髓在於工藝, 也就是無論服裝或配件,都以人手手工製作。 ⋯⋯我意圖為Loewe打造出一個輕盈、 自然隨興、明亮的全新系列。 -Jonathan Anderson   從未出席Loewe時裝秀的LVMH集團掌門人Bernard Arnault一現身秀場,Jonathan...

相較於其他設計師的激情昂揚,Christophe Lemaire揮手告別Hermès的贈禮依舊如此地從容不迫,這正是Hermès時裝一貫優雅沉著的基調,而以品牌長年標榜的旅行意念作為創作主軸,也就更加理所當然了。想當然,這必定是一趟靜謐的遺世之旅。 開場的圓領側開衩罩袍內...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