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5春夏女裝周專輯 自由之春

當Coco Chanel驕傲地說出「我解放了女性,我給她們行動的自由」時,她的兩位摯友Misia  Sert和新感覺派先驅Paul Morand笑著對她說:「Coco,妳用時裝掀起了一場女性革命。」將近一世紀後,Coco Chanel的繼承人Karl Lagerfeld接棒在巴黎大皇宮的穹頂下掀起另一場時裝革命,他帶著大票模特兒舉著各種標語、口號踏上「香奈兒大道」,「我至今仍難以理解,為什麼每個人不是站在一樣的位置上。」「在某些地方,總是有人試圖告訴女性什麼可以做,而什麼是不被允許的。然而無論妳是什麼髮色、哪種妝容、任何體型,都應該擁有表現自己美感的權利。」「構思時裝秀期間,我忽然回想起60年代末、70年代初期的巴黎,那時候街上飄散著自由的空氣。」

懷念70年代的不只是Karl Lagerfeld,還有trendsetter等級的Miuccia Prada。向來不隱諱女權意識的她,這一回在Miu Miu秀上放起電影《Female Trouble》同名配樂,還以這部70年代美國傳奇導演John Waters【垃圾三部曲】經典為繆思打造新裝,「在那個時代,無論是戲裡戲外,Divine(《Female Trouble》片中主角)都很敢於做自己。」

多麼令人懷念的70年代啊!愛與和平的吶喊讓空氣中飄散著自由自在的味道,Patti Smith拿著跳蚤市場和舊衣堆撿買回來的素材,手作出她的Vintage嬉皮風;Marianne Faithfull穿著寬管褲和丹寧裝,在台上唱出她青春靈魂裡的不羈和狂放,Anita Pallenberg和Keith Richards那些滿是流蘇、印花和喇叭褲的裝扮,是波希米亞姿態的具體展現,也是那個年代的時裝縮影。

從巴黎、米蘭到紐約,明年春夏的時裝圈罕見地共同擎起唯一的潮流大旗,重新回返70年代,尋找那些無拘無束、隨興自在的時裝魂。這會是一個偶然嗎?「現代女性有多重角色,她們是母親和妻子、姊妹與女兒、職場女性和姊妹淘,我自己正是如此。你無法說哪一個角色比較重要,女人也不應該因為這些複雜的身分而規範自己,失去自己。唯有保持自由,妳才能讓生活完整。」一時間我們確實很難相信看似冷靜理性的Phoebe Philo會說出這番話,但當我們看到那幾套她接掌Céline以來首次呈現的印花設計時,也不得不訝異她的另外一面。我們無法確定是不是現實生活的繁雜,箝制了這位才女的靈魂,然而正如Miuccia Prada說的:「穿出真正的自己,遠比在意別人的眼光重要多了。」

Chanel時裝秀謝幕時,Karl  Lagerfeld帶著高舉各種標語的模特兒踏上香奈兒大道,她們口中高喊:「We want to be free!」「We  want  it  now!」她們手中高舉的標語寫著:「Be different!」「Be your own stylist!」

2015春夏,「Be different!」「Be your own stylist!」是每個女人都要記住的話,也請妳記得大口呼吸,妳將會如70年代那些高喊愛與和平的嬉皮女孩般,聞到空氣中飄散著那些關於自由的味道 。

 

【企劃、撰文/呂安緁、吳國瑋;米蘭採訪、攝影/呂安緁;巴黎與紐約採訪、
攝影/吳國瑋;設計/林世鵬、戚心偉、江宜珎、吳佩玲;協力/林皓雲;圖片/各品牌、達志影像】

 

本文出處

一向以印花圖案廣受鍾愛的Leonard,本季再度換將,改由年輕華裔設計師殷亦晴(Yiqing Yin)擔綱設計重任。誠如她自言「這是一張白紙,充滿各種可能性」,這一季不僅大玩東方圖騰與幾何紋路的拼接與層疊,更進一步藉由各種不同質感面料,例如帶有蓬鬆毛海的馬海毛、光澤感的真絲薄綢、厚實華麗的緹花、立體...

雖然不若過往,在秀上以雪橇犬、纜車、雪花等營造冬日景象,反而讓人將注意力轉回服裝身上。的確,身為目前最頂級奢華的羽絨服飾品牌,設計師Giambattista Valli每每總能以創意的材質表現,讓人驚嘆於羽絨可能產生的多樣變化。 一如這季的重點自是放在冬日必備的及膝長外套上,從開場的波斯羊...

當19世紀的維多利亞仕女,遇上來自祕魯部落的原住民婦女,將會激盪出何種火花? 一向鍾愛從歐洲傳統服飾剪裁大玩顛覆的Vivienne Westwood,此回以19世紀首位高級訂製服設計師Charles Frederick Worth所創立的「The House of Worth」出...

有別於近幾季來的青春甜美,設計師Guillaume Henry這一季將40年代經典黑白電影女主角的穿著,與靈感源自達達主義派藝術家Blumenfeld、Picabia和Man Ray作品的幾何印花圖案,重新打造出富有40年代風格的成熟女性衣櫥風貌。 因此,在秀上可以明顯看到,方肩剪裁的收腰...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