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5年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I - 美好的通透

半個世紀以來,伯爵即以超薄機芯聞名,秉持著珠寶金工的純手工藝術,對於貴金屬特有的敏銳度與掌握力,使得它對超薄機芯的雕琢與設計有其獨到之處,今年的超薄鏤空自動陀飛輪腕錶再度創下歷史紀錄。

 

伯爵自1957年起製作超薄機芯,至今已完成27枚獨家自製機種,其中更締造出15項超薄紀錄。這是珠寶錶和機械錶的核心基礎,為伯爵的美學提供與他廠截然不同的腕錶風貌。隨著機械錶復興後,基本功能或複雜功能的需求提升,伯爵在超薄機芯的發展上,也加入了鏤空工藝。例如1970年代首度發表的9P超薄機芯鏤空版本,即是運用大量手工打造的細節與完工,使得超薄的美感更添輕盈、通透的金質光采。

今年推出的Emperador Coussin 1270S機芯,不僅是市面上極少有的枕形結構,更是具備自動上鏈、陀飛輪等功能的超薄鏤空機芯,其厚度僅5.05mm,裝載於Emperador Coussin枕形錶殼後亦僅8.85mm,刷新了鏤空自動上鏈陀飛輪類別的超薄紀錄。

自我要求的完美

1270S延伸自2010年伯爵首度推出的1270P超薄自動陀飛輪機芯,為了達到降低機芯厚度的目標,1270P系列的特殊點包括上下倒置的結構、偏心式微型自動盤,以及自動盤與陀飛輪兩個外框所形成的8字型錶橋,伯爵巧妙地在此處雕鑿為數學無限符號∞,成為面盤上方最重要的焦點。

當時為了開發此一機芯共花費3年的時間,繼而又發表了1270D鏤空鑲鑽版本,而今年的1270S機芯可以說是較鏤空鑲鑽「平實」的版本,雖然少了鑽石的璀璨,仍以高級製錶對於倒角、拋光、打磨與完工的嚴謹要求,而自然散發金質光采。1270S機芯本身厚度已然較1270P減低了0.3mm,而整只錶殼的厚度也更為纖薄(減低1.55mm),足見印證伯爵自我要求甚高的態度,乃是因應機芯而重新打造錶殼的思維。當然,今年兩款玫瑰金與白金版本的腕錶,皆是採用相同的金質材質作為機芯金屬,是呈現出鏤空工藝之美的最佳選擇。

優雅的複雜性

Altiplano系列的設計精神即在於現代簡約、纖薄輕巧,而今年此一系列首度添增複雜功能的超薄生力軍:Piaget Altiplano計時碼錶,其與裝載的全新883P手動上鏈計時機芯,乃是由其880P自動機芯為藍本所發展,且再次體現伯爵超薄腕錶與機芯的功力,兩者雙雙締造世界纖薄紀錄(機芯厚度4.65mm,而錶殼僅厚8.24mm)。

腕錶透明後底蓋下可清晰地看見其導柱輪結構與垂直離合裝置之碼錶機制,是高級鐘錶目前對於計時碼錶精準性的指標配備。面盤的線形時間刻度以及修長巴頓指針為一貫的Altiplano風格,而為呼應腕錶的純粹簡約,計時碼錶的各計時小面盤設計與面盤處於同一水平並無分層,以突顯整體的現代感。

本文出處

Tory Burch延續前季的華麗裝飾風格,這回從老家父親收藏的古代騎士盔甲尋得靈感,剛硬甲冑轉化為直線剪裁的及膝洋裝,複雜的菱格紋車線、拼接布面和壓褶處理完全是盔甲表面的時髦版呈現,而勛章、家徽、紋章則變形為錦緞織紋、刺繡印花和各種人造寶石與亮片裝飾的立體紋飾。 騎士盔甲也延伸出巴洛克色彩的中世紀...

創辦人三度離開而由設計團隊接手的第一季,向品牌的極簡哲學致敬顯然是唯一王牌,然而為了強化實穿性和舒適度,團隊將過去的方正剛硬線條微調得較為流暢,並以精緻且略具硬挺感的羊毛面料凸顯輪廓變化。 簡潔褲裝依舊是系列主力,以立領或大翻領的繭型大衣添上一絲柔和感,運用隱形拉鍊和內側暗釦取代一般外套排釦的設計,...

延續前季的倫敦情懷,Marianne Faithfull和Anita Pallenberg這兩位60年代崛起並風靡整個70年代的搖滾女神,確立了這一季融合60年代甜美與70年代波希米亞的搖滾浪漫主題。 高腰及膝的A-line大衣、洋裝和雙排釦外套看似甜美復古輪廓,然而替換上盧勒克斯紗、斑馬...

Issey Miyake每一季的秀上,總能藉由其創意、工藝與智慧的展現,帶給觀眾無限驚喜,這一季亦不例外,從開場吉他手Ei Wada以琴弦拉出如豎琴般的線條,打破你我對吉他的印象,在歌手Chiyako溫柔的歌聲中,模特兒緩緩拿著半圓型公事包出場,打開裡面則是一件經過特殊壓褶成平面的新裝,並在觀眾眼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