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5年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I - 美好的通透

半個世紀以來,伯爵即以超薄機芯聞名,秉持著珠寶金工的純手工藝術,對於貴金屬特有的敏銳度與掌握力,使得它對超薄機芯的雕琢與設計有其獨到之處,今年的超薄鏤空自動陀飛輪腕錶再度創下歷史紀錄。

 

伯爵自1957年起製作超薄機芯,至今已完成27枚獨家自製機種,其中更締造出15項超薄紀錄。這是珠寶錶和機械錶的核心基礎,為伯爵的美學提供與他廠截然不同的腕錶風貌。隨著機械錶復興後,基本功能或複雜功能的需求提升,伯爵在超薄機芯的發展上,也加入了鏤空工藝。例如1970年代首度發表的9P超薄機芯鏤空版本,即是運用大量手工打造的細節與完工,使得超薄的美感更添輕盈、通透的金質光采。

今年推出的Emperador Coussin 1270S機芯,不僅是市面上極少有的枕形結構,更是具備自動上鏈、陀飛輪等功能的超薄鏤空機芯,其厚度僅5.05mm,裝載於Emperador Coussin枕形錶殼後亦僅8.85mm,刷新了鏤空自動上鏈陀飛輪類別的超薄紀錄。

自我要求的完美

1270S延伸自2010年伯爵首度推出的1270P超薄自動陀飛輪機芯,為了達到降低機芯厚度的目標,1270P系列的特殊點包括上下倒置的結構、偏心式微型自動盤,以及自動盤與陀飛輪兩個外框所形成的8字型錶橋,伯爵巧妙地在此處雕鑿為數學無限符號∞,成為面盤上方最重要的焦點。

當時為了開發此一機芯共花費3年的時間,繼而又發表了1270D鏤空鑲鑽版本,而今年的1270S機芯可以說是較鏤空鑲鑽「平實」的版本,雖然少了鑽石的璀璨,仍以高級製錶對於倒角、拋光、打磨與完工的嚴謹要求,而自然散發金質光采。1270S機芯本身厚度已然較1270P減低了0.3mm,而整只錶殼的厚度也更為纖薄(減低1.55mm),足見印證伯爵自我要求甚高的態度,乃是因應機芯而重新打造錶殼的思維。當然,今年兩款玫瑰金與白金版本的腕錶,皆是採用相同的金質材質作為機芯金屬,是呈現出鏤空工藝之美的最佳選擇。

優雅的複雜性

Altiplano系列的設計精神即在於現代簡約、纖薄輕巧,而今年此一系列首度添增複雜功能的超薄生力軍:Piaget Altiplano計時碼錶,其與裝載的全新883P手動上鏈計時機芯,乃是由其880P自動機芯為藍本所發展,且再次體現伯爵超薄腕錶與機芯的功力,兩者雙雙締造世界纖薄紀錄(機芯厚度4.65mm,而錶殼僅厚8.24mm)。

腕錶透明後底蓋下可清晰地看見其導柱輪結構與垂直離合裝置之碼錶機制,是高級鐘錶目前對於計時碼錶精準性的指標配備。面盤的線形時間刻度以及修長巴頓指針為一貫的Altiplano風格,而為呼應腕錶的純粹簡約,計時碼錶的各計時小面盤設計與面盤處於同一水平並無分層,以突顯整體的現代感。

本文出處

向來擅長描繪大自然百態的Chaumet, 珠寶工坊裡這回不見蜜蜂、蜘蛛嬉戲,而是盛開滿地的繡球花, 透過工匠細膩巧手將一簇簇小花拼成花球, 為人們植下浪漫、傳遞幸福感受。   對Chaumet而言,大自然的一花一樹、一草一木,皆蘊含著取之不竭的無限靈感,品牌一...

花卉珠寶是卡地亞常見的題材,但多為描繪花形而非指向具體花種,唯有高雅聖潔、雍容華貴的蘭花,從1920年代起就常在卡地亞的作品中現蹤,這場「花中之后」與「皇帝的珠寶商」的邂逅,造就如真似幻的浪漫。   卡地亞的美洲豹印象深植人心,但若探究品牌與花卉的歷史淵源,其實發展更早於動物。最早面世的花...

山茶花是貫徹Chanel王國最鮮明的設計元素, 打從香奈兒女士自愛人Boy Capel手中接過一簇山茶花, 這束純白優雅、無刺無香的花兒便在心中扎根發芽, 直到現在依然在這座傳奇時尚國度裡遍地開花。   1927年,《女性雜誌》曾這樣提倡,「妳有一百種方法去戴...

腕錶現今已從單純時計轉變為潮流時尚配件,更是許多潮人選擇配件的必備首選,迎接2015年春季,本期MILK潮流誌嚴選SWATCH最新腕錶力作,與讀者一同分享SWATCH錶款多樣魅力。 領向業界輝煌 不斷續寫的品牌故事 過去一個世紀中,現在輝煌無比的瑞士製錶工業曾面臨巨大的產業危機,SWATCH則是帶領...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