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發現失火的時候,已經晚了。男人拉著女人沖向樓梯,卻被大火撲回。火勢迅速蔓延,整棟大樓像一塊瘋狂燃燒的炭,將每一寸空間烤成滾燙的烙鐵。儘管他們關緊房門,火舌和濃煙還是從門縫裡一絲一絲往裡擠。狹小的房間,逐漸變得熾熱難當。是午夜。某城的一個賓館。

男人和女人站在窗口呼救,拼命揮動手臂。他們看見消防隊員架起雲梯,慌亂且急切地向他們靠近。可是沒有用,肆虐的大火讓雲梯像一隻巨大的受傷的鴕鳥,在距大樓很遠的地方徘徊,停滯不前。

男人說,跳樓!

他們住在九層。

他們把床單和被罩撕成寬寬的長條,連成一條繩子。男人估測了一下長度,搖搖頭,又脫下他的襯衣,連上。長度仍然不夠,男人開始撕扯著窗簾。一股火焰猛地躥進來,在男人面前拐了個彎。女人說,沒時間了。

男人將床上的被褥扔出窗外,然後把繩子系在一根結實的窗骨上,狠狠拽了拽。他對女人說,滑下去!

女人拼命搖頭。她開始哭泣。

男人說沒事,你抓緊繩子,慢慢向下滑。你準能行的。女人說你呢?男人說你先滑下去,我馬上。他把女人抱上窗台,將繩子的末端在她在腰上纏了一圈。男人大汗涔涔,呼吸困難。男人說千萬抓緊,記住,一點一點往下滑。男人拉住繩子的另一端。男人說,我愛你。

火焰逼近了男人。女人開始向下滑。她像一隻笨拙的壁虎,沿著滾燙的樓壁,一寸一寸地接近地面。

終於,女人滑到了繩子盡頭。可是她的身子,仍然停留在半空。四面都是烈焰,女人的手指鑽心地痛。她的體力在飛快地透支。

男人做出了一個決定。

他衝女人喊,別怕,堅持半分鐘!男人用盡渾身力氣將那段繩子往上拉,然後用牙齒,咬開系在窗骨上的死結。剎那間巨大的衝擊力讓男人的身體劇列前傾,險些被拉出窗外。男人死死地抓住繩子的一端,衝女人喊,別朝下看!一會兒我喊跳,你就跳下去!

屋子裡已經火光沖天。男人感覺自己的頭髮眉毛都在燃燒。

男人用雙腳鉤住兩根窗骨,像雜技演員慢慢探下身體。男人的表情痛苦並且猙獰,他的身體完全掛在窗外。女人的體重將他的身體完全拉直。

男人變成一段繩子。一段連接在女人和窗骨之間的生死之繩。男人的身體還在拉直和伸長。1.75米的男人,把那段由床單和被罩編成的繩子的長度,增加了2.05米;把女人到地面的距離,降低了2.05米。

火焰噬咬到男人鉤住窗櫺的雙腳,他感到自己的皮膚在畢剝作響。男人朝女人嘶喊,快跳!

女人跳下去了。她重重地摔在男人扔出的被褥上。四周都是濃煙。幾個消防隊員終於突破烈焰,朝她的位置跑來。

女人很快站起來。她高呼著男人的名字。男人仍然掛在那裡。男人是一段2.05米長的繩子。

男人試圖將身體重新繃回一張弓,可是卻再一次被拉直。他已經沒有了一絲力氣。男人的體力完全透支給了女人。他的衣服在燃燒。空中,男人像一位出色的雜技演員。

男人不是雜技演員。女人看到男人靜止了幾秒鐘後,突然從高空垂直下落。空中的男人變成一朵燦爛的焰火。他朝女人高喊:“閃開”!

沒能在第一時間逃出大樓的人,幾乎全部蒙難。除了女人——她是惟一獲救的一人。

在單位,我可能是最令大家羨慕的男士了:大學畢業后順利考取公務員,最後進入航空公司辦事處,剛剛三十齣頭就晉陞為辦公室主任。達到婚齡時,又適時 識了剛從空姐崗位退下來被外資公司高薪聘請為人力資源部經理的妻子。結婚後,在單位的利補貼下,在東三環南段的潘家園擁有一套150平方米的住屋。婚後一年,增添了活潑...

女人抱著嬰兒,煮著牛奶,洗著衣物,女人用沾滿肥皂的手抹抹頭上的汗水說,現在孩子還小,等孩子長大了,我就可以好好享受了......   孩子漸漸地大了,要上幼兒園。女人挽著孩子,買菜做飯,還要在工作上做得出色,女人忙得昏天黑地,忘記了日月星辰。   不要緊,等孩子上了學就好了,鬆...

親愛的EX: 去歲一別,久疏問候,也不知你胖了瘦了,頭髮長了短了。 前些日子參加同學婚禮,新郎新娘是你我舊相識,而今男婚女嫁,功德圓滿,我感慨之餘,也心生嚮往。 我曾許你一場婚禮,遺憾這個許諾永不能兌現。只能請你當作我年少時的狂妄話,八十歲的時候回頭想想,笑我癡傻。 這些日子,上海天氣不錯,不知巴...

正常人的求婚無非是找個感動的場合單膝下跪,但是有些人可不這麼普通,看看他們是怎麼做的吧!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