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0歲女孩無錢上培訓班路燈下練芭蕾

只要不是大雨天氣,每天華燈初上時,行經大慈寺門前的市民,都會看到壹位小女孩在昏黃的路燈下,默默無聞地苦練下腰、劈叉、旋轉、平轉等芭蕾舞基本功。小女孩窈窕的身材、俊俏的臉蛋以及優美的舞姿常常吸引路人的眼球。

  “看著我女兒越是對舞蹈癡迷,我的內心就越發慚愧!”壹旁陪練的父親眉頭緊鎖,“都怪我和她媽沒出息,只能靠吃低保和打短工維持生活,家境貧寒實在拿不出錢送她到舞蹈班學習,所以只得讓她在這裏自學。”

  下崗夫婦望女成鳳

  懷著好奇,華西都市報記者走進了小女孩居住的東順城南街76號小院壹探究竟。

  這是壹個名副其實的低窪棚戶大雜院,壹家三口“蝸居”的老房子不到20平米,陰暗潮濕,破爛不堪。整個房間找不出壹件像樣的家具,正中的壹張大床占據了整個房間三分之壹的面積,除了承擔全家人臥榻的功能外,還附帶著衣櫃、沙發、寫字臺的功能,床上床下淩亂地堆放著各種雜物以及鍋碗瓢盆,床腳處放著馬桶,家裏連個下腳的地方也難找著。

  “女兒上個月剛滿10歲,從她出生起,我和她媽就壹直對她有說不出的歉疚!”小女孩的父親姚永中慚愧地說。

  他今年55歲,當過知青的他回城後幹過搬運工,當過銷售員,做過小買賣,但都壹事無成。“為了生計壹直都在忙碌奔波,所以耽誤了婚姻大事,直到中年才成婚得子。”姚永中說,2000年妻子懷孕時正好是龍年,夫婦倆望子成龍心切,孩子還未出生,“姚啟龍”的名字就叫上口了。不過生下的卻是壹個女孩,“不能‘望子成龍’,只有‘望女成鳳’,所以我女娃子取名就叫姚啟鳳。”

  姚永中說,孩子出生起他就全身心地承擔著撫養照顧她的重任,再沒有心思出去找活幹。

  如今,他靠政府的低保,加上妻子在某商場打短工,每月收入大約在1000元左右。全家人生活雖然很貧寒,但女兒讓他們對未來充滿信心和夢想。

  勤奮好學才藝出眾

  “我從來不跟班上的同學攀比吃穿,要比我們就比學習成績。”坐在擁擠的床邊做作業的啟鳳拿出壹疊獎狀,“炫耀”著幾年來自己所取得的成績。其中有“三好學生”、“書法評比第壹名”、“民族舞小學二等獎”等近10張獎狀。

  啟鳳說,前不久學校公開征集壹名男生和壹名女生為校園舞的領舞,海選中,她憑借綜合功底將所有競爭對手都給PK下去了。

  “我女兒無論學什麽都非常用功執著。”母親說,壹次老師布置寫的毛筆字,啟鳳從晚上9點多鐘壹直寫到深夜快12點,始終覺得不滿意,“我都睡醒壹覺了,看到她洗了個冷水臉又再繼續寫”。由於啟鳳勤奮好學,如今無論英語、電腦、還是書法繪畫在全班都是排名第壹。

  癡迷舞蹈電視為師

  “她從小就對舞蹈癡迷,剛學會走路時只要聽到有音樂響起,她就會情不自禁地隨著節奏扭動身子。”姚永中說,但凡電視上有舞蹈、雜技表演時,她就會在床上模仿演員們那些下腰、劈叉、翻跟鬥等舞蹈動作。“床上也就成了她唯壹的練功場。”

  上小學壹年級時,啟鳳知道班上有不少同學都在少兒舞蹈班接受專業培訓,壹個周末的下午,她瞞著父母跟著同學偷偷地跑到成都藝術中心的壹個少兒舞蹈班,趴在練功房的窗戶外,第壹次看到同齡的夥伴穿著整齊的練功服,有專業老師的指導,有鋼琴的伴奏……“當時我就羨慕死了!”童言無忌的啟鳳說。

  從那以後,啟鳳幾次都想試著向父母開口——“送我上舞蹈班嘛。”但壹想到要花去四五百元的學費時,最終她也沒有把這話說出口。

  為了滿足女兒學習舞蹈的心願,父母從親戚家借來DVD,從地攤上淘回芭蕾舞、民族舞教材的碟片。“電視機就是女兒的啟蒙老師。”父親自豪地說,由於女兒的模仿能力極強,從電視中她學會了不少舞蹈。

  知道家貧從不奢望

  “我女兒長這麽大,幾乎沒有下過壹次館子、甚至連冰糕、飲料也與她無緣。”終於在她上小學二年級時,家裏省吃儉用積攢了400多元送她進了壹家少兒芭蕾舞培訓班。“班上30多個孩子,個個家庭經濟條件都比我們好。”姚永中說,女兒在舞蹈班壹學期,從來沒有奢求壹件像樣的練功服,全是父母給她買的處理貨。唯壹壹雙練功鞋都是同學穿舊了扔掉後,被她撿回來,補了又補還舍不得穿。

  “只要能進舞蹈班學習,哪怕光著腳練我也願意。”女兒的這句“豪言”如同鋼針刺痛著父母的心。

  去年8月,僅僅通過壹學期的刻苦訓練,啟鳳便順利地取得了別人至少需要三學期才能取得的“芭蕾舞四級合格證書”。

  但因為沒有錢交學費,上完這學期後就再沒去舞蹈班了。今年上半年,當舞蹈班新學期開始報名時,老師專門到啟鳳家勸說她父母:“妳家女兒腳長手長,天生壹個芭蕾舞演員的材料,加上她對舞蹈的悟性極強,將來有可能成為成都第二個‘侯宏瀾’”。

  老師希望啟鳳能夠繼續留在舞蹈班接受正規訓練。“我決定不上舞蹈班了,因為學費太貴。”早已看出父母為籌集新學期的學費苦惱不堪的啟鳳說,“舞蹈班老師教的跟碟子上講的差不多,我在家跟著電視學也是壹樣的效果。”姚永中夫婦雖然很心疼,但是窘迫的生活讓他們無可奈何。

  今年初,姚永中在街上撿回壹張商家搭展臺丟棄的纖維地毯,每晚將它鋪在大慈寺山門前的路燈下,為女兒練習毯子功起到壹種保護作用。“路燈當舞臺射燈,行人當臺下觀眾。”啟鳳經常安慰父母說,她已經適應這個露天練功場了。

  當問到將來有何打算,小女孩睜大眼睛堅定地說,“明年就準備報考解放軍藝術學院,因為考上了可以免交學費,盡早給父母減輕點負擔。自己的芭蕾夢想,也有更大的機會實現.

很多人認為在二十歲花樣年華是最棒的時光,但是,那段時間還在摸索,掙扎著要變得成熟或是不想長大,你開始知道什麼是「宿醉」的真正涵義,開始覺得自己長大的時候已經邁入三十,隨之而來,你焦慮著要成為什麼樣的大人,其實三十歲的你可以變得更灑脫、不在乎別人的眼光,該說好就OK,該拒絕就說NO,做你自己,這正是三...

看看小London有多享受這周末午後的陽光也許是母親節將至,最近好多媒體朋友會來詢問關於小孩教育培養的問題也給了我一個機會好好思考一下我們家的親子相處方式 身為一個忙碌的職業婦女,每天都花很多時間在設計工作室中度過也因為工作關係常需要到世界各地旅行所以我格外珍惜和孩子們相處的時間 我覺得和孩子相處...

  「媽媽,你最討厭小三了,可是我卻做了,因為愛,我聽你的話乖乖的沒拆散人家家庭。」 一位年僅17歲的湖南少女,於晚上9時40分,在石獅市區八七路地稅局附近一公寓樓墜亡,此前她寫下600多字的微信遺書,要通過閨蜜轉給家人.. 「我不懂事,這麼小就談了三四個男朋友,我還在...

我一共告白了七次....這樣真的很明顯了吧? 《本篇版權所有為life生活網,未經允許請勿抄襲》 最後小蘋還是沒有開門....   《本篇版權所有為life生活網,未經允許請勿抄襲》...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