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歐洲王妃們十分在意自己的形象。

                  黛安娜王妃的災難性遺產─Suzy Menkes談當代歐洲王妃在鏡頭前的壓力


我凝視著西班牙新王后萊蒂齊亞(Letizia)的照片——照片中的她身穿一襲白衣與天使般的女兒們坐在一起——不禁想要落淚。這股情緒並非因為費利佩六世國王的登基,也不是因為對這身服裝的設計師感興趣。尤其不是因為後者。

但這一整代歐洲王妃都讓我感到同樣沮喪:她們聰明智慧,因為愛而非貴族血統與皇室結緣,卻依然逃不脫只能當「衣架」的命運。人們永遠在談論她們的服裝、體型,她們可能整過的鼻子以及這樣那樣的瑣事,卻鮮少提及她們過去十年間致力投身的事業。

這一切,我要怪在黛安娜身上,但這只是她遺留下的問題,並非她的過錯。這位威爾斯王妃做了許多偉大的事,從為救治愛滋病患者奔走呼籲,到提倡禁除地雷,再到幫助白血病患兒……但外界對她印象最深的仍是其個人魅力,而非她的諸多善舉。尤其是她的容顏與著裝。

黛安娜王妃的災難性遺產─Suzy Menkes談當代歐洲王妃在鏡頭前的壓力
▲ 左:威爾斯王妃「害羞的黛」1985年出訪澳大利亞。右:「自信的離婚婦女」黛安娜出席《Vanity Fair》雜誌在倫敦Serpentine美術館舉辦的派對,1994。著名的黑色「復仇禮服」是這位王妃的巧妙還擊,就在當晚,查理斯王子在電視新聞上公開承認自己的婚外戀情

出身貴族、沒受過良好教育、渴求愛與支持的黛安娜,十分巧妙地以著裝作為傳達訊息的媒介。從「害羞的黛」變身為一名年輕母親、一名不被人尊重的妻子、一名自信的離婚婦女,直到最後成為一名超級巨星,這一切,都是通過她的外表精心演繹而成的。

若非英年早逝,到今年7月1號,這位有愛心又忠誠的王妃便已是一名53歲的祖母,但她留下的災難性遺產,卻誘使下一代王妃們紛紛撲向鏡前。她們最關心的正是黛安娜最善於掌控的外表,其後是電視螢幕的誘惑和報刊圖片。她們的目標是成為新一代「貴婦黛」,儘管那是不可能實現的。

                   黛安娜王妃的災難性遺產─Suzy Menkes談當代歐洲王妃在鏡頭前的壓力

我觀看了惡評如潮的電影《Grace of Monaco》,由此意識到,從電影明星變身王妃是從真真切切的事情開始的:1956年葛莉絲凱莉與摩納哥王子雷尼爾三世的婚姻。當時,王室形象的體現是一種好萊塢式的印象:那個年代時髦的標準便是絲綢、鑽石和精緻的妝容。

如今,她們的形象透過智慧手機鏡頭進入大眾視野。本周,首次以王后身份單獨造訪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的萊蒂齊亞看上去纖細苗條。但當我看到她和約旦王后拉尼婭(Rania)的真人時,就像在看兩隻瘦弱的小鳥,為了電視螢幕拼命節食成如今的樣子。拿她們現在的形象與結婚時的形象對比,一切似乎都變了樣:體型、面頰、鼻子。這是一名剛剛年屆40的年輕女子為了殘酷無情的照相機鏡頭不斷改造自己容顏的鮮活案例。

如今,所有年輕的王室女子都顯出不同程度的纖瘦,從丹麥王妃瑪麗(Mary)、挪威王儲梅特瑪麗特(Mette-Marit)、到新加冕的荷蘭王后馬克西瑪,無一不是如此。只有在已退位的那代王室女性中才能尋見結實壯碩的體型,比如像胖鴿子般敦實的前荷蘭女王貝婭特麗克絲,以及身材與之相似的已故英國皇太后。

黛安娜王妃的災難性遺產─Suzy Menkes談當代歐洲王妃在鏡頭前的壓力

凱特密道頓(Kate Middleton)是新一代王妃中的一員。她從一名愛好運動的學生變身為今天皮包骨的王妃,只在11個月前生產喬治王子時微露孕相,之後便迅速變回鏡頭下和現實生活中那個纖瘦苗條的女人。這位劍橋公爵夫人正在運用她的智慧——和威廉王子一樣,她也畢業於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通過服裝語言塑造自己的人格魅力。她在高冷的Alexander McQueen和平民化的Zara間隨心轉換的著裝風格,似乎在傳達一條訊息:「我可以駕馭王室的尊貴,但我依然是那個單純的凱特。」

在譴責她們過分關注服裝而忽略實際作為的同時,我們自己也要承擔一部分責任:在一群言辭苛刻的智慧手機部落客群體的慫恿下,時裝編輯們總是樂於不假思索地批判。儘管我們知道,從南非游泳健將摩納哥王妃夏琳,到出生於塔斯馬尼亞的丹麥王妃瑪麗,再到貴族血統的比利時新王后馬蒂爾德……所有這些王室女性都有自己曾經追求的事業,但評價她們的服裝卻遠比評論她們的言行簡單。

黛安娜王妃的災難性遺產─Suzy Menkes談當代歐洲王妃在鏡頭前的壓力
▲ 從左至右:2006年身為南非游泳運動員的夏琳維德士托,2011年,她與摩納哥王子阿爾貝二世結婚

舉個例子,萊蒂齊亞投身多項慈善事業:支持罕見疾病的研究或是支持世界衛生組織的營養計畫。摩納哥王妃夏琳支援兒童事業和水安全專案。丹麥王妃瑪麗是丹麥癌症基金會和罕見疾病研究專案的資助人。或許,在她們自己的國度,這些項目是廣為人知的。但放眼世界,人們記得的唯一評論便是Karl Lagerfeld的一句話:凱特就像是瑪麗的親妹妹。

黛安娜王妃的災難性遺產─Suzy Menkes談當代歐洲王妃在鏡頭前的壓力

懷抱英國王位繼承人喬治王子的凱特密道頓與懷抱女兒約瑟芬公主的丹麥王妃瑪麗,兩人的王室形象頗為相似新聞裡還有些什麼?曾經,有過無數關於夏琳和阿爾貝準備何時生孩子的問題。現在,人們談論的內容又變成了夏琳是否會生雙胞胎。啊,身為人母!現代君主制中早該作古的一件事是,嫁入王室的女子依然要像古時的王妃一樣,背負生兒育女的使命。她必須誕下「一位繼承人和一個備胎」,以保證王室後繼有人。

但在自拍與社交媒體盛行的當代世界,這還遠遠不夠。和好萊塢明星一樣,生完孩子後的王妃必須迅速恢復產前體型。為了相機鏡頭保持苗條身材已成為一種強迫症。唯一承認患有飲食失調症的王室成員(除了黛安娜和她的暴食症)是瑞典王儲維多利亞,她於1997年患上了厭食症,但現在已是一名年輕健康的母親。值得一提的是,或許這只是因為她本人即是王位繼承人,而並非嫁入王室的小女子。

有傳言稱萊蒂齊亞也患有厭食症。而她現在弱不禁風的纖瘦外表也和2004年結婚前那個精力旺盛的電視節目主持人形象判若兩人。

黛安娜王妃的災難性遺產─Suzy Menkes談當代歐洲王妃在鏡頭前的壓力
▲ 左:2004年與費利佩六世結婚成為西班牙王妃的萊蒂齊亞;右:萊蒂齊亞成為西班牙王后前數日

擔任法國皇家與上流社會雜誌《觀點》(Point de Vue)主編十年之久的Colombe Pringle,跟蹤記錄了這些新王妃的驚人變化。我問她這些年輕的王室成員為何對自己的外表如此執著。「她們都想成為電影明星,也都意識到相機鏡頭會讓人顯胖,」Colombe說,她現在是一家法國電視台的記者。

在Pringle看來,這些年輕的王室女子將自己視為一場更廣泛的社會變革中的一員。「對每個人來說,這都是全新的時代,」她說。「雜誌第一次只討論‘潮’包。坎城電影節變成單純的紅毯角逐。這些女孩就像一隻只戴鑽石耳環的衣架。」將《觀點》雜誌從傳統皇家出版物打造為更具智慧性和政治性的讀物的Pringle,見證了卡拉布妮(Carla Bruni)從法國第一夫人到Bulgari珠寶活廣告的變身。

Colombe甚至還承認,在她看來,凱特密道頓的一頭秀髮更像是海倫仙度絲洗髮精的廣告,而不是王室的髮型。
那麼,這些血管中不曾流淌王室血液的中產階級王妃們的未來究竟會如何?

最有希望帶來歷史性轉變的是她們的第一個孩子,隨著長男繼承權的修改,無論男女,第一個孩子都將繼承王位。令人高興的是,除了喬治王子,幾乎其他所有王妃的第一個孩子都是女孩。因此,現年8歲的西班牙公主萊昂諾爾有朝一日會成為大權在握的女王,同樣的還有瑞典公主埃斯特拉、挪威王儲梅特瑪麗特之女英格麗德、以及荷蘭王后馬克西瑪之女凱薩琳阿瑪利亞。

黛安娜王妃的災難性遺產─Suzy Menkes談當代歐洲王妃在鏡頭前的壓力

這是否意味著,這群新時代的小女孩日後都將成長為自信的王室繼承人,並最終成為因言行而非外貌被世人銘記的女王?

那才稱得上是現實版的王室童話。

延伸閱讀
♥ 喜歡Suzy Menkes的文章嗎?再看她精闢分析如何對抗「婊人大隊」
♥ 凱特王妃Kate Middleton剪+染髮要價台幣三萬?!
♥ 英女王模範彩紅套裝派上用場!凱特王妃Kate Middleton紐澳行服裝大解析

黛安娜王妃的災難性遺產─Suzy Menkes談當代歐洲王妃在鏡頭前的壓力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VOGUE網站》
※本文由VOGUE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暗戀一個人 好辛苦, 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 收起悸動的心, 因為我們都還太年輕, 一絲絲關於 你的 風吹草動, 都足以 讓我一整天 心神不寧。       圖文摘自三采文化出版《青春魂:賈蕾的唯美攝影》 作者:賈蕾 ...

女性特有的「性愛焦慮」....你了解嗎? 1、羞于展示性感 很多人成為媽媽後,就羞于或忘記展示自己性感的一面。即使在性愛過程中,都會不由自主地聯想到孩子會怎麼樣,甚至埋怨或催促丈夫趕快“行事”。這種錯誤思想會疏遠夫妻關係,無助於家庭幸福。 2、後知後覺 羞澀的女性總是將&ld...

男人大都有點大男子主義,有英雄情結,所以更多的男人選另一半,喜歡小鳥依人的女人。度娘說:小鳥依人就是像小鳥那樣依傍著人,形容女孩子嬌小可愛的樣子。為何更多的男人熱衷選小鳥依人的女人做另一半呢,以下便是總結其五大理由: 理由一:小鳥依人的女人更能讓男人有家庭歸屬感。    ...

一、朋友作證,兄弟聯盟;  關於“朋友作證,兄弟聯盟”,其實在很多影視文藝作品中有過精彩的演繹。如:電影《大丈夫日記》,小品《一句話的事》,等等,他們都是男人掩飾自己,現實生活中有相當一部分男人喜歡讓朋友出來作證,以證實自己的“清白”。而朋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