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鬆開手,會有一個新的開始






有時候,當一段關係糟到一個地步,結束,未嘗不是好事。

彼此都已經筋疲力竭,甚至連吵架憤怒的力氣都沒有了,那麼,結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其實在那個時間點,我們彼此心知肚明,是結束的時候了,怎麼看,都是結束的時候了,再不結束,連美好的回憶都沒有了。

自己成了一個這樣面目可憎的人,什麼可怕的話都脫口而出,什麼瘋狂的舉動都無法理性控制,連自己都討厭自己的這樣悲哀的狀態,多麼想遠遠地逃離卻又捨不得轉過身去的,不堪的、煎熬的、淚流不止的狀態。

是兩個扭曲了的人,在一個不再是愛情的關係裡,再也記不得當初相愛的理由,記不得那張親愛的臉,記不得那個溫暖的懷抱,記不得耳畔低語的激情與甜蜜……什麼都記不得了,只知道兩個人像是不知道哪裡出了差錯的刺蝟,二十四小時收不起身上的刺,疲憊不已。

究竟吵些什麼呢,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只記得那些不愉快、那些相互的傷害,早就冷冷地隔離了雙方,重新定義了關係,再也不是,再也不是曾經的親密愛人了。

然而在這麼清楚的認知底下,我們在情感上卻從沒有準備好接受分手,從沒有準備好面對別離,我們的手緊握著,握著這一段陷入混沌的關係,沒辦法鬆開手來。

只是如果沒有結束,又怎麼會有重新的開始?與這個人的再一次「開始」,與另一個人前所未見的「開始」,或者是自己一個人乾淨、簡單、新鮮的「開始」?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活的,是循環的,是可再生的,對,像資源回收那樣,你怎麼可能不愛素樸而富含韻味的再生紙?你怎麼可能不愛和在柏油裡於黑夜中晶亮閃爍的金剛砂?沒有結束,怎麼開始?倘若那些紙張、玻璃瓶不曾被徹底地、果斷地拋棄,如何再製這些讓人愛不釋手的好東西?

有時候我們被迫去面對對方的離去,早有心理準備的,也或者突如其來措手不及;有時候我們明知對方失去我們,無論永久或是暫時,都可能傷痛欲絕,但我們終究,還是選擇離去。無論離去的理由是什麼,生離死別,從來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但是我寧願相信,關係的結束是為了重新的開始,無論重新開始的是哪一種關係,那總是一種向陽的期待,那總是一種多氧的呼吸;我寧願相信,此刻鬆開手,往後站一步,儘管內心不捨,儘管淚眼迷濛,以空間換取時間,以時間換取可能,任何的可能,好過窒息在一個已經陷入泥沼的關係,好過耗盡曾經共有的真摯情意,而最終,什麼都不剩了。

多麼神奇,愛情的成與敗,皆操之在我們的手裡,我們創造了它,小心翼翼地守候著它,像呵護一株植物,日夜殷勤澆水,慢慢地,疏忽與怠惰來了,它日漸枯萎,你發現情況不對,趕緊注入大量的水,有時候它的確可以死而復活,有時候,它卻宛如瞬間溺斃,就這樣失去生息,而終有一天,落到這步難堪的田地。

然而總有再生的機會的,我寧願這樣相信,我想要自己這樣相信,我不要自己守著一盆乾枯的草木呆坐,我不許自己的心隨著一盆花草的凋謝而死去,倘若真是結束的時候,倘若不得不分離,那麼我寧願相信,我想要相信,鬆開手,會有一個新的開始,至少,是一個新的開始。



當那顆心不再有你時~
你是否更應該看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

真正屬於自己的幸福 , 絕對不是別人給你的!
而是你自己 ,你自己該給自己多少幸福,那些才是別人所無法剝奪的!

陽光總會在風雨之後重新綻放光芒,人生每個痛苦的抉擇都是新的蛻變,一定不能輕易放棄自己,才有機會重新沐浴在陽光之下。

愛走到了盡頭~
就像是場牌局 , 無論輸了多少 ?都該敞開心胸願賭服輸,最要緊的~是讓自己盡快離開這場已經沒有意義的殘局。

當愛走遠時~
也該是自己堅強的時刻,別問失去多少,只問問自己真的還要再去期待,那顆已經沒有自己的心嗎 ?



出處來源:http://tw.myblog.yahoo.com/jw!FOUPQa.VSUGyewEQqvUIyNQ-/

這樣就對了文/吳淡如 如果要我描繪出一個我理想中的「家」,它的氣氛必然很像「蝙蝠俠」電影裡的蝙蝠洞。它必須在雜亂的大都會中。是的,我非常喜歡大隱於市的感覺。一打開門,走進街頭,就可以看見紅男綠女的浮世繪。關起門來,就剩下我自得其樂。就剩下我,一個安於寂靜的我。藏在一個可以嗅到所有訊息的地...

Bye-bye,憂鬱我們的社會不斷地在進步,隨之而來的負面影響也不少,憂鬱就是其中之一。新聞裡自殺案件時有所聞,但在港星張國榮墜樓身亡後,憂鬱症的問題又再一次敲擊我們所有人的心。在精神病防治領域相當活躍的美國精神醫學會,於1987年發表了一篇論文指出:「只要是憂鬱症,都跟壓力有關。」當然,並不是說...

紅塵中浮沈多年,許多臉孔不斷在眼前閃逝。歲月的更替,洗刷掉當年自認不錯的友情。環顧身旁僅存的數位知己,這才覺悟到獲得朋友的唯一方法,就是先學習做他的朋友。 這道理說來簡單,起而行卻不容易。現代人強調自我中心!講得好聽一點是非常獨立,實際上卻是自私,往往一味要求對方配合自己。如果不能如願,就...

1「傻瓜繳學費學習,聰明人以傻瓜繳的學費學習」巴西諺語有一個楞頭楞腦的流浪漢,常常在市場裡走動,許多人很喜歡開他的玩笑,並且用不同的方法捉弄他。其中有一個大家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在手掌上放一個五元和十元的硬幣,由他來挑選,而他每次都選擇五元的硬幣。大家看他傻乎乎的,連五元和十元都分不清楚?A都捧腹大笑...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