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是我的同學,也是公認的校花,

畢業後和我在台北上班,不久她結了婚,

丈夫是某政要的秘書,有名的筆桿子,

真的是郎才女貌,作為同學自然為她美好生活而高興。

雖然和她見面的機會不多,但她的好消息卻不斷傳來:

丈夫升職了、她當母親了。

偶爾在街上遇見她,濃淡適宜的妝容,氣質優雅極了,

直覺她真是一個幸福的女人。

最近又遇見她,她還是那麼美麗,較之以前更多了幾分成熟,

我向她打趣,有愛情的滋潤,女人的美麗就是不一樣,

她只是淡淡一笑,平靜之中似乎有些憂傷。

她說:「婚姻如鞋,合不合腳只有自己知道。」

「妳那雙優質的婚姻鞋難道不合腳嗎?」我反問。

她的話匣子打開了,也許是平時她少有傾心訴說的機會,

此時,她歷數丈夫的種種陋習:喝酒、抽煙、應酬多、

早出晚歸……。

讓她慢慢地受不了,她是個很敏感的女人,

很在乎自己的感受,天長日久,灰色情緒漸漸堆積,

離婚的心情都有了。

沉默了半響,我問她:「妳愛妳的丈夫嗎?」

我這明顯的廢話,從她的表情就應該看得出來,

她正是因為太愛、太在乎,所以才會有失望。

「妳丈夫愛妳嗎?」這也是廢話,

她不可能與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在一起生活。

我笑著對她說:「其實妳的鞋子還是很合腳的,

只不過鞋子裡有幾粒沙子而已。」

她是個聰明的女人,她明白了我的意思,

她笑著說,那沙子挺硌人的,要想辦法把它們拿出來才好。

處理沙子的問題,那可是妳自己的事,我笑了,

這世上有很多人說鞋子不合腳,其實未必就是鞋子有問題,

可能是鞋中之沙造成了一種不合腳的錯覺,

因為幾顆沙粒而放棄整雙鞋子,那可是天下第一號大笨蛋

根據調查,只有極少數的女性覺得自己很美,於是,這個實驗開始。一個嫌犯素描師描繪幾位來受訪的女性,他並不是看著她們畫,而是聽著她們闡述自己的特點,特徵,不管是好是壞。 接著,請另外一些人對這幾位受訪女性以他們自己的論述給予素描師口述,一樣是邊聽他們的論述然後下筆。     &nb...

男人是一根筷子,女人是一根筷子,兩根筷子有緣握在一起,成為一雙筷子,那就是愛情。 一雙筷子,心往一處想,力往一處使,才能把美好的日子夾起來,送進我們的口中。 男人和女人,少了哪一個都不行,一根筷子,只能蘸一點點滷汁,永遠無法捕捉到生活的真正滋味。   筷子有很多種,有竹製的,也有木製的;...

男人永遠不懂,女人的分手是為了被挽留。相愛的時候,女人會一次次地提出:我們分手吧! 男人只是本能的憤怒,他會猜疑她是不是因為另有新歡而背叛了他,他會氣惱女人的絕情而大聲呵斥她,在女人真正轉身地那一刻,男人除了悲憤地看著她的背影離去而沒有一句挽留! 女人一路上一直期待男人會跑上來,拉著她的手,挽留她...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戴珍珠項鍊的女兒   女兒的專注裡帶著寂寞,如維梅爾筆下的碧藍絲巾和少女臉上的光線變化,召喚著畫外的觀看人。死去的女兒召喚著媽媽:「媽,別再為我流眼淚了。」     她還不知道這只是一場夢,當獅子張開了嘴巴,甜蜜就將結束。 &nb...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