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面對逝去的戀情,你一定要這麼殘忍嗎...

原來真的有人把情感拿去做專業的科學研究...看來面對失戀的傷口,不能再用〝時間〞來慢慢地撫平傷口了...

分手不容易,而從失戀的陰影中走出來更不容易。朋友們可能會勸你不要再想過去的事,但是最新研究表明,反復回憶分手時的想法和情緒體驗,反而能加快情感恢復。研究論文於1月6日發表在《社會心理和人格科學》(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期刊上。

在戀愛關係中,人們的自我概念(self-concept)(作者註:即一個人對自身存在的體驗)在很大程度上會受到伴侶的影響,而失戀會讓人的自我概念受到干擾。因此,重塑獨立的自我概念,是走出失戀痛苦的關鍵。

研究者共選擇了210名在過去6個月內有過分手經歷的年輕人(其中男性46名)參與實驗。拉森介紹說:“我們只選了在近期經歷過分手的人作為實驗對象,因為我們認為,對大多數人來說,這是分手後最痛苦的一段時間。”研究者將他們隨機分為兩組,第一組成員在9週內要完成一系列任務,以跟踪記錄他們的情緒變化情況,這些任務包括問卷、訪談式的情緒表達等等;第二組的成員則僅在實驗開始和結束時進行兩次問卷調查,並在實驗結束時進行了唯一一次情緒表達。在情緒表達任務中,實驗對象會根據電腦屏幕上顯示的4個有關分手經歷的問題,分別進行1分鐘的自由表達,並用數字錄音機錄下,研究者隨後對實驗對象的語言使用情況進行了分析。

面對逝去的戀情,你一定要這麼殘忍嗎...

戀愛中和失戀後,即使面對同一個人,心境也會完全不同。圖片來源:電影《和莎莫的500天》

結果顯示,第一組實驗對象更容易走出失戀陰影,總體恢復情況也更好。他們的自我概念恢復得較好,而這會有助於減輕個人的痛苦情緒和孤獨感。從實驗對像在情緒表達中使用的語言來看,第一組使用單數第一人稱代詞(“我”)和復數第一人稱代詞(“我們”)的頻率也較第二組低,而以往研究表明,大量使用單數和復數第一人稱代詞,意味著人們對分手這一事實的接受程度較低,分手後的情緒調整能力也較差。因此,經常回想分手體驗能夠更快地治療“情傷”。

雖然實驗對像中男女比例相差較大,但是研究者對女性和男性的數據分別進行分析後,發現結果與之前並無不同。拉森解釋道:“在心理學研究中,女性參與者多於男性是常見問題。不過,我們確實有將男性和女性的實驗數據分別處理。因此我們認為,性別比例差異並沒有對實驗結果造成顯著影響。”

研究者目前還難以知道具體是什麼因素導致了這種效應,不過拉森推測說:“這可能與當事人站在第三者角度,客觀地回憶自己的分手過程有關;也有可能僅僅是通過反復回憶,從而構思出了一個故事,而故事主人公最終走出失戀陰影的情節,也會對當事人產生治愈效果。另外有研究表明,人們分手後的恢復過程通常比自己想像中要快。因此只要分析一下自己的現狀,可能就會讓人們意識到,自己其實過得挺好。”

那麼對普通人來說,在現實生活中有什麼類似方法能夠加快走出失戀的陰影呢?拉森介紹道:“人們可以反復回憶並跟踪記錄自己失戀後的恢復過程。比如可以每週進行一次對分手的情緒和反應評估,並記錄下來;還可以像和別人講故事一樣,多次寫下自己分手的過程;甚至可以讓朋友幫忙,記錄自己的想法和感受隨時間的變化。”

面對逝去的戀情,你一定要這麼殘忍嗎...

當被問及該現像是否也會出現在離婚或者其它創傷性事件中時,拉森表示:“我們目前還不清楚,不過我認為需要注意的一點是,在創傷後的恢復過程中,不能過早干預。有研究顯示,太早開始試圖在情緒上化解痛苦經歷,可能會使人陷入思考中不能自拔,從長遠來看就更難走出痛苦。因此,也許讓離婚後1-2年,而不是1-2個月的實驗對象參與實驗,會獲得相似的結果。”

接下來,研究者計劃對該項目中的其他實驗數據進行分析,以了解情緒、認知以及生理等各層面的恢復之間,有何联系。例如,這些指標是傾向於同步變化,還是有一定的次序,比如有的人可能會在認知上已經恢復,但生理上仍面臨很大的壓力。拉森提到:“我還想了解重塑清晰而獨立的自我概念,是否會帶來更大範圍的正面影響,比如促進生理健康。”

via

不管《穿著Prada的惡魔》小說和電影裡所描述的是不是真的,或是為了戲劇效果有誇大之嫌,但是有一個在時尚圈喊水會結凍的老媽,Bee Shaffer碧夏佛在成長過程中,的確受到不少外界關愛的眼神。不論是羨慕她在16歲時便跟著媽媽坐在服裝秀第一排、身穿華服走在票價高達數萬美金的Met Gala紅地毯上、...

有一位李大爺,由於家裡太窮,到了35歲時才與本村一位死了丈夫的女人結了婚,婚後生下一個兒子,取名晚生。李晚生讀書很聰明,儘管他高中畢業正趕上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他是農村人,不用上山下鄉了,直接回鄉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他回家鍛鍊了一個月,被大隊幹部推薦到大隊小學任教。在小學幹了兩年,又被大隊幹部推薦...

一天,一個小男孩跟她奶奶(特時髦的說)吃完出來,小男孩手裡拿個吃套餐給的玩具,一耍的給甩了出去! 沒那麼巧的,門口停著輛很酷的寶馬(好像是750i,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結果就那麼巧的給砸上面了,結果就那麼巧的給劃了那麼一小小小小… …道痕跡! (根本就沒什麼啊,塑料玩具不...

我永遠都會記得那個晚上,我像平時一樣在看體育新聞,妻子洗了澡出來對我說:“我的腳上怎麼多了一顆黑痣?”   我是一個毫無醫學常識的人,覺得女人都喜歡大驚小怪的,就沒有理會她。 我們的生活應該說是很和諧,很安逸的。從我在公司任了高職之後,她就當起了全職太太。我的工作...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