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庭院的陽光

  我是住在山里的小和尚戒嗔,我給施主們講故事。

  我們天明寺不是一個香火很旺的地方,但也會有全國各地的香客過來進香。有位姓李的太太,每年都會來寺裡好幾次,虔誠地在佛像前跪拜,還會給不少香火錢。

李太太有時候會拉著師父聊天。我們知道她先生是城裡的官,從前做小職員的時候,生活很安穩,也很快樂。

  現在先生的官越做越大,有人開始嫉妒,有人眼紅,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人寫匿名信到紀檢部門,還時不時有人窺探他們的隱私。李太太常常為這些事情擔憂,連睡覺都不安穩,擔心先生會出事,所以每年李太太都要來寺廟里許願,而且許願內容中最最重要的就是求菩薩保佑她先生,官運亨通,不遭人陷害。李太太說道傷心之處,幾次落淚下來。

  她問智緣師父,師父便指著寺廟的院子對李施主說:“願佛光可以像庭院裡的陽光一樣普照到施主的家人吧。”李太太很滿意的走了。

  下午時分,戒嗔走到屋外,發現庭院裡的陽光雖然強烈,但總有幾處角落無法照射到。師父說,如果想被陽光照耀,就只有站在庭院中間,如果一味地躲在角落裡,佛也沒有辦法。



  目光的所在

  還是說說那位李太太的故事,我有一個很調皮的小師弟叫戒痴,今年只有11歲,比我進寺的時候還要小。他喜歡爬上爬下,師傅經常說他不像出家人。

  有一次李太太在佛堂看到了戒痴,下午便問師父,寺廟裡那個可憐的小和尚是誰?

  師父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李太太覺得戒痴可憐呢?

  李太太說:“你看,小和尚的衣服都破了。”

  其實,並不是寺裡窮得沒有錢給戒痴做衣服,而是戒痴太調皮,在寺裡上上下下的跑,有時候還跑到茅山里爬樹摘果子,給他做的新衣服沒有一件不被很快穿破了。這次有施主指出了,師傅便交代戒嗔給戒痴套新的僧袍穿上。

   下午去給戒痴換衣服,交代他以後不要再穿破衣服亂走動,這樣影響不好,進香的施主會以為我們欺負小和尚的。

  戒痴張開手,讓我幫他穿衣服,手腳不老實地在衣服上拉扯。好不容易幫他換上新衣,戒痴忽然問我,上午那個可憐的太太是誰?戒嗔也很奇怪,追問了幾句,才發現戒痴口中的太太居然就是李太太。

  李太太的衣著講究,身上看起來總是金燦燦的,脖子上的項鍊的成色比佛像上的金漆還要貨真價實,我實在看不出戒痴有什麼可以可憐李太太的地方。

   戒痴說,你看她雖然衣著華麗,但她的眉頭一直緊鎖著。

   有時候,看一件事物的方法確實很奇怪,即使是對同一件事物做評價,又即使在同一個角度看過去,目光如果落在李太太眉頭上就會覺得她很可憐,如果目光落在她衣服或者金鍊子上,可能反而就覺得自己可憐了。

   或者我們對任何事物都不應該盯著它的某一點看。用自己的長處看別人的短處,容易讓你滋生無謂的自大情緒;若是看到別人的長處恰恰是自己的短處,又會讓自己產生自卑的情緒。唯有看清了所有,才能真正正確地評價自己,自大和自卑也就不會出現了。

他愛上她的時候,她才19歲,正在遠離現實世界的象牙塔里做著純真的夢。而他已經工作了好幾年,差不多忘記了怎樣浪漫,因此,他盡可能小心地呵護著她和她的精神世界。有一天,他借來梅麗爾斯特里普演的《索菲的選擇》和她一起看。片子看完了,她並沒有真正明白片子最深刻的意義,可是有一個鏡頭從此嵌入了她的腦海,令她永...

在遠古的時候,有兩個朋友,相伴一起去遙遠的地方尋找人生的幸福和快樂,一路上風餐露宿,在即將到達目標的時候,遇到了一條風急浪高的大河,而河的彼岸就是幸福和快樂的天堂,關於如何渡過這條河,兩個人產生了不同的意見,一個建議採伐附近的樹木造成一條木船渡過河去,另一個則認為無論哪種辦法都不可能渡得了這條河,與...

離開大學校園,我們要帶著什麼去走向社會呢? 上大學的時候,我與你們一樣,都浪漫地憧憬著大學生活,大學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夢想。但是當你真正走進生活的時候,你會發現幸福的事是百分之五,痛苦的是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平淡的,日復一日。而聰明人會善於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轉化為幸福,不聰明的...

你們可能相愛過 你們也可能喜歡著彼此但是 為了什麼原因你們沒能在一起?也許他為了朋友之間的義氣 不能追你也許為了顧及家人的意見 你們沒有在一起也許為了出國深造 他沒有要你等他也許你們相遇太早 還不懂得珍惜對方也許你們相遇太晚 你們身邊已經有了另一個人也許你回頭太遲 對方已不再等待也許你們彼此在捉摸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