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庭院的陽光

  我是住在山里的小和尚戒嗔,我給施主們講故事。

  我們天明寺不是一個香火很旺的地方,但也會有全國各地的香客過來進香。有位姓李的太太,每年都會來寺裡好幾次,虔誠地在佛像前跪拜,還會給不少香火錢。

李太太有時候會拉著師父聊天。我們知道她先生是城裡的官,從前做小職員的時候,生活很安穩,也很快樂。

  現在先生的官越做越大,有人開始嫉妒,有人眼紅,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人寫匿名信到紀檢部門,還時不時有人窺探他們的隱私。李太太常常為這些事情擔憂,連睡覺都不安穩,擔心先生會出事,所以每年李太太都要來寺廟里許願,而且許願內容中最最重要的就是求菩薩保佑她先生,官運亨通,不遭人陷害。李太太說道傷心之處,幾次落淚下來。

  她問智緣師父,師父便指著寺廟的院子對李施主說:“願佛光可以像庭院裡的陽光一樣普照到施主的家人吧。”李太太很滿意的走了。

  下午時分,戒嗔走到屋外,發現庭院裡的陽光雖然強烈,但總有幾處角落無法照射到。師父說,如果想被陽光照耀,就只有站在庭院中間,如果一味地躲在角落裡,佛也沒有辦法。



  目光的所在

  還是說說那位李太太的故事,我有一個很調皮的小師弟叫戒痴,今年只有11歲,比我進寺的時候還要小。他喜歡爬上爬下,師傅經常說他不像出家人。

  有一次李太太在佛堂看到了戒痴,下午便問師父,寺廟裡那個可憐的小和尚是誰?

  師父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李太太覺得戒痴可憐呢?

  李太太說:“你看,小和尚的衣服都破了。”

  其實,並不是寺裡窮得沒有錢給戒痴做衣服,而是戒痴太調皮,在寺裡上上下下的跑,有時候還跑到茅山里爬樹摘果子,給他做的新衣服沒有一件不被很快穿破了。這次有施主指出了,師傅便交代戒嗔給戒痴套新的僧袍穿上。

   下午去給戒痴換衣服,交代他以後不要再穿破衣服亂走動,這樣影響不好,進香的施主會以為我們欺負小和尚的。

  戒痴張開手,讓我幫他穿衣服,手腳不老實地在衣服上拉扯。好不容易幫他換上新衣,戒痴忽然問我,上午那個可憐的太太是誰?戒嗔也很奇怪,追問了幾句,才發現戒痴口中的太太居然就是李太太。

  李太太的衣著講究,身上看起來總是金燦燦的,脖子上的項鍊的成色比佛像上的金漆還要貨真價實,我實在看不出戒痴有什麼可以可憐李太太的地方。

   戒痴說,你看她雖然衣著華麗,但她的眉頭一直緊鎖著。

   有時候,看一件事物的方法確實很奇怪,即使是對同一件事物做評價,又即使在同一個角度看過去,目光如果落在李太太眉頭上就會覺得她很可憐,如果目光落在她衣服或者金鍊子上,可能反而就覺得自己可憐了。

   或者我們對任何事物都不應該盯著它的某一點看。用自己的長處看別人的短處,容易讓你滋生無謂的自大情緒;若是看到別人的長處恰恰是自己的短處,又會讓自己產生自卑的情緒。唯有看清了所有,才能真正正確地評價自己,自大和自卑也就不會出現了。

愛一個人,就可以愛一輩子不變嗎? 每對熱戀中的情人都渴望一生一世山盟海誓, 但,承諾了一輩子,就真的可以幸福美滿了嗎? 人的心思,大概是最難捉摸也最難預估的, 有時候,也許是一件事、一個觸發、一個領悟, 就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思想, 雖然不至於...

男方的父母跟女方一點也沒有關係一點也沒有所謂的養育之恩為什麼女方要叫別人的爸媽叫爸媽呢?女方丟下自己的爸媽不管,遠嫁男方這樣的行為不會被指責為不孝而女方對別人的爸媽不好,卻會被指責卻不孝?那不是很奇怪嗎?真搞不懂中國人的腦袋在想什麼?我是王小姐,與陳先生結婚後,他還是叫陳先生,可是我就變成了陳太太。...

有人認為幸福垂手可得也有人認為幸福只是虛幻而我認為幸福也許真的垂手可得對於現在的我來說能盡情的繼續舞動著..就是我的幸福但看似簡單的幸福實際上卻也有著種種的難關要度過現在的我只能把握這一刻..去記住..這..用心感受音樂..精采原文在這裡>> 什麼是幸福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我最感動的一段話,有一次同學會時,大家述說著婚姻與愛情。很多人都說為了責任而結婚,有人說壓力好大不想結婚...忽然以前總是不正經的男同學開口說:『因為我愛她,所以我要有責任,她在你身邊時,如果不好好珍惜她,又何必在分手後說有多愛她。』一個男人因為愛,而在他身上看到了責任,真的非常感動。昨夜,掛上電話...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