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庭院的陽光

  我是住在山里的小和尚戒嗔,我給施主們講故事。

  我們天明寺不是一個香火很旺的地方,但也會有全國各地的香客過來進香。有位姓李的太太,每年都會來寺裡好幾次,虔誠地在佛像前跪拜,還會給不少香火錢。

李太太有時候會拉著師父聊天。我們知道她先生是城裡的官,從前做小職員的時候,生活很安穩,也很快樂。

  現在先生的官越做越大,有人開始嫉妒,有人眼紅,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人寫匿名信到紀檢部門,還時不時有人窺探他們的隱私。李太太常常為這些事情擔憂,連睡覺都不安穩,擔心先生會出事,所以每年李太太都要來寺廟里許願,而且許願內容中最最重要的就是求菩薩保佑她先生,官運亨通,不遭人陷害。李太太說道傷心之處,幾次落淚下來。

  她問智緣師父,師父便指著寺廟的院子對李施主說:“願佛光可以像庭院裡的陽光一樣普照到施主的家人吧。”李太太很滿意的走了。

  下午時分,戒嗔走到屋外,發現庭院裡的陽光雖然強烈,但總有幾處角落無法照射到。師父說,如果想被陽光照耀,就只有站在庭院中間,如果一味地躲在角落裡,佛也沒有辦法。



  目光的所在

  還是說說那位李太太的故事,我有一個很調皮的小師弟叫戒痴,今年只有11歲,比我進寺的時候還要小。他喜歡爬上爬下,師傅經常說他不像出家人。

  有一次李太太在佛堂看到了戒痴,下午便問師父,寺廟裡那個可憐的小和尚是誰?

  師父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李太太覺得戒痴可憐呢?

  李太太說:“你看,小和尚的衣服都破了。”

  其實,並不是寺裡窮得沒有錢給戒痴做衣服,而是戒痴太調皮,在寺裡上上下下的跑,有時候還跑到茅山里爬樹摘果子,給他做的新衣服沒有一件不被很快穿破了。這次有施主指出了,師傅便交代戒嗔給戒痴套新的僧袍穿上。

   下午去給戒痴換衣服,交代他以後不要再穿破衣服亂走動,這樣影響不好,進香的施主會以為我們欺負小和尚的。

  戒痴張開手,讓我幫他穿衣服,手腳不老實地在衣服上拉扯。好不容易幫他換上新衣,戒痴忽然問我,上午那個可憐的太太是誰?戒嗔也很奇怪,追問了幾句,才發現戒痴口中的太太居然就是李太太。

  李太太的衣著講究,身上看起來總是金燦燦的,脖子上的項鍊的成色比佛像上的金漆還要貨真價實,我實在看不出戒痴有什麼可以可憐李太太的地方。

   戒痴說,你看她雖然衣著華麗,但她的眉頭一直緊鎖著。

   有時候,看一件事物的方法確實很奇怪,即使是對同一件事物做評價,又即使在同一個角度看過去,目光如果落在李太太眉頭上就會覺得她很可憐,如果目光落在她衣服或者金鍊子上,可能反而就覺得自己可憐了。

   或者我們對任何事物都不應該盯著它的某一點看。用自己的長處看別人的短處,容易讓你滋生無謂的自大情緒;若是看到別人的長處恰恰是自己的短處,又會讓自己產生自卑的情緒。唯有看清了所有,才能真正正確地評價自己,自大和自卑也就不會出現了。

何謂創可貼戀情?它就在你我身邊。 從狹義角度來說,創可貼式戀情指的是談一次戀愛,是為了治療上一次失戀所造成的痛苦。 從廣義角度來說,創可貼式戀情包括所有不是由真愛出發,而只為了填補某個缺口的戀情。 創可貼式戀情絕不是新生事物,它正越來越多的在城市之中到處興起,以“短、平、快的療效迅速佔領...

認識丈夫時,我經營一家美容店,丈夫經營一家乒乓球俱樂部。 我開美容店純屬不想去父親公司上班,而丈夫俱樂部則必須賺錢,因為他賠不起。 有位好友是丈夫初中同學,曾暗示我:丈夫眼裡只有錢。當時,我被愛情沖昏了頭腦。 雖然丈夫家境和我家境相差懸殊,但父親見丈夫有事業心,就答應了...

第一大信號:你發現所有男人都有毛病 單身過久的另一個不良影響是過分挑剔。你在身邊每個男人身上都能發現缺點,而實際上你的大多數批評都沒什麼現實基礎。即便品行兼優的男人身上,你也能吹毛求疵:穿衣不夠品味,毛孔粗大,不愛看娛樂新聞,節約用錢… 也許你產生了自己是個高級評論家的錯覺。更有可能...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