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場晴天霹靂的車禍奪去她的雙眼,那一年,

她才兩歲,對這世界的美麗,

只能由別人的口述來憑空想像,只是沒見過具體的美,

又怎能拼湊一幅想像的圖呢?

是上帝為了彌補在生命中對她開的玩笑,

賦予她敏銳的音感,她熟悉每個琴鍵咚出來的音,

熟悉幾乎每一首貝多芬,莫札特,蕭邦,李斯特...的曲子,

她有時候不懂,失聰的貝多芬是怎麼譜出一串串動人的曲,

她曉得看不見琴鍵能做的到,因為她走過,

音符不是用來聽的嗎?她就是不懂。

從流洩的音樂裡,她體會到生命中仍有美好,

仍有感動;從蟲鳴鳥啾中,她知道這代表是春的拜訪,

但是那迷人的花香是長個什麼迷人樣呢?

綠草如茵又是怎麼個讓大地綠的感動呢?

從颼颼冷風中,她知道是冬的來臨,

但那可愛的雪花啊是怎麼白的呢?

她盼望有一天能夠知道答案。

一直記得他闖進她生命中的那一刻,

當她彈完蕭邦的夜曲時,突來的一陣掌聲嚇得她不知所措,

直覺告訴她是一個陌生人,

但是媽媽怎麼會讓一個陌生人進來呢?

他稱讚她,走近她,奇怪著她的眼睛為何總是直視一個地方,

他明瞭了,卻驚訝著,又感嘆為何人生事物總難完美,

他聽到家人在喊他,他跟她約定下次的見面。

她的生活不由得變得豐富,充滿了笑與歡樂,

充滿了綺麗夢想,這剛搬來的他帶她走向原野,

接觸大自然的一切,感受陽光,輕淋小雨,

他摘好多不同的花,讓她觸摸著,告訴她每一種花的樣子,

顏色,代表的意義,她著迷了,

他告訴她當夕陽染紅大地時,那景色是多麼令人陶醉,

他抱來一隻毛絨絨的小狗送她,

她簡直愛死了這可愛的小東西,好盼望能夠親眼見見牠,

只要一眼,他形容四季的變化,

她從來不知道世界的顏色是那麼的多變,他介紹她學點字,

教她另一種表達感情的方法,她對文字感到莫名的吸引,

他念故事小說給她聽,

她恨不得有一天能夠把世上所有的書看完,

她愈來愈感受到他在生命中的重要,

她希望生命的每一刻與他共享,

他許下承諾要陪著她看全世界。

她的眼睛有希望復原了,不敢相信這天大的好消息,

一個好心人願意捐贈他的眼角膜,這份欣喜,

該怎麼形容呢?

她只覺得她整個心裡高興的快要炸掉似的,

只想告訴他,告訴他,告訴他,她等著,

等著他每天來的時間,他沒來......。

到手術前一天,他好像消失了,她失望著,

爸媽安慰她等手術過後就能見到他,她期待著,

她終於看到她渴望見到的一切,當她揭開紗布,

那絢亮的世界進入她眼中時,她感動得不由自主流下淚來,

她看到爸媽,他的母親,只是他呢?

為何他不跟她分享這紀念的一刻呢?

他的母親遞給他一份錄音帶,告訴她一切解釋都在這裡面。

「原諒我沒能在你最需要我時陪在你身邊,

當妳聽這塊錄音帶時,

我相信妳已經能夠親眼見到這美麗的世界,

我多麼希望能夠與妳分享這喜悅的一刻,

不過我現在正和妳一起分享,而且我知道,

以後的分分秒秒都不會錯過任何與妳在一起的機會。

請妳聽下面這一段時,不要難過,

我好喜歡看妳快樂無邪的模樣,

我希望妳未來的人生都是那樣美好。

搬過來時,我的身體出了大問題,

檢查結果得知是骨癌末期,我痛恨上天為何待我不公,

為何在我最快樂時奪走我的一切,我痛哭了好幾天,

後來當心裡較平靜時,我想通了,上天待我並不薄,

祂在我絕望的時候認識了妳,對我來說這已抵的過一切。

當知道一切不能挽回時,我要實現對妳的承諾,

『陪妳看全世界』,這是我唯一能為妳做的事了,

我將我的眼角膜捐給了妳。

請別為我難過,能帶給妳光明,

又能無時不刻陪著妳用『我們』的雙眼一起欣賞世界之美,

這對我來說比任何事都值得快樂。

現在,妳能更深刻體會到這世界的奧秘,

去瞧瞧我告訴妳的夕陽,金盞花,水仙,百合花

我想,談過戀愛的人一定都會有這樣的感受,看到自己的愛人和異性接觸頻繁、聊的投機或者背著自己和別人有著私下交往的時候,心裡都會有酸酸的感覺,於是開始莫名的猜測。愛你,所以才吃醋。如果沒有愛,那麼無論你做什麼我也無所謂了。我也知道,聰明的人這時候應該表現得落落大方、不顯露出半點妒意,可是,話是這樣講,能...

有些人一直没機會見,等有機會見了,卻又猶豫了,相見不如想念。 有些事一直没機會做,等有機會了,卻不想再做了。 有些事。錯過了。就是没缘分。抓住了。就是幸福 有些話埋藏在心中好久,没機會說,等有機會說的時候,卻說不出口了。 有些愛一直没機會愛,等有機會了,已經不愛了。 有些人很多機會相見的,卻總找藉口...

關掉電腦前,先將喇叭音量調到最小,再關上。這個動作已經很自然的變成我的習慣動作。「等等,先把音量關到最小再關上。」每次看到我直接關掉電腦的時候,你總是這樣子對我說。「為什麼?這樣會有差別嗎?」我不耐煩的說。「豬頭唷,這樣子喇叭才不容易壞,懂不懂?」你習慣性的拍著我的頭。而我則是坐在電腦前噘著嘴,應了...

有一位老婦人,在她年輕的時後認識了一個好男孩。那個男生的一舉一動總能牽拌著她,總覺得跟他有聊不完的話;說不完的事,和他在一起的感覺很舒服,很快樂!但那個時後,她已經有了一個交往多年的男友了,她的男友是母親指定的,剛開始和她的男友在一起,她快樂過,也曾幻想跟他共組家庭,但常年累月下來,她發現她跟他不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