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埃裡卡・帕特裡夏是瑞士當地的一名醫生,但是她的職業不同於普通概念上的醫生。當埃裡卡・帕特裡夏詢問病人的姓名和出生日期時,這意味著死亡僅有一步之遙。之後,回答問題的病人會被靜脈注射一種致命藥物。三十秒後,他就陷入深度睡眠;三分鐘後,他的心髒停止跳動。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坐在車上認真查看病人的臨床資料。每年,她和同事們會陪伴超過200人死亡。其中有不少是外國人,而且大多數身患絕症。有人稱他們是“死亡天使”。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每天上班攜帶的醫用公文包中,裝有致命劑量的戊巴比妥鈉。這是一種用於催眠、麻醉的藥物,也是注射安樂死所用的藥物,在瑞士只有醫生能合法持有。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工作的地方在瑞士巴塞爾市。晚上,她陪一位病人在街頭最後一次散步。
陪你安樂死
在病人的賓館房間中,帕特裡夏讓他簽下生前的最後一份資料。第二天,帕特裡夏將協助他注射死亡。
陪你安樂死
在這間公寓裡,帕特裡夏陪伴許多人走過了生命的最後時刻。幾分鐘後,她就要為身後這位病人進行注射死亡了。
陪你安樂死
注射開始前,帕特裡夏正在填寫幾份需要交給警察和檢察官的資料。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將含有致命劑量的戊巴比妥鈉(靜脈注射死亡所用藥物)放在架子上。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和弟弟呂迪一起協作將針頭扎入病人的前臂。
陪你安樂死
在開始注射前,帕特裡夏和弟弟檢查扎在病人前臂上的針頭。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向病人問最後三個問題,幾秒之後,他將自己打開手中的輸液器開關,待藥物進入體內,他的生命就會終止。帕特裡夏的弟弟呂迪在一旁攝像記錄眼前發生的一切,這也是瑞士法律所要求的。
陪你安樂死
開始注射藥物後,帕特裡夏蹲在病人面前,雙手放在他的膝蓋上,雙眼注視著,陪伴他度過生命的最後時刻。
陪你安樂死
注射藥物三分鐘後,病人的心髒將停止跳動。帕特裡夏帶著助聽器,貼近病人的身體檢查他的心跳。
陪你安樂死
在給警察打電話之前,帕特裡夏最後為病人進行生命體征檢查。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站在剛剛注射死亡的病人遺體旁。
陪你安樂死
棕色瓶子中裝的是致死劑量的戊巴比妥鈉(用於催眠、麻醉前給藥),這種藥劑劑量需要50瑞士法郎,而且只能通過醫生獲得。
陪你安樂死
為病人實施注射死亡後,帕特裡夏和弟弟呂迪站在一旁,神情凝重。殯儀人員把遺體放入棺木中,准備送去太平間火化。
陪你安樂死
殯儀服務人員來到帕特裡夏工作的公寓裡,把安放病人遺體的棺木運走。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手中的罐子裡放著一位病人的骨灰。冬天時,她曾協助這位病人實施安樂死。這位患者已經沒有親人在世,他最後的遺願,就是把自己的骨灰撒在夏天長滿綠草的山坡上。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在山上找到合適的位置後,把這位病人的骨灰撒在了這裡。
陪你安樂死
夜色中,一天的工作結束後,帕特裡夏帶著愛犬Akita回到家中。
陪你安樂死
與丈夫共進晚餐後,帕特裡夏依偎在沙發上一起看電視。他們有三個孩子,2個兒子和1個女兒現在都已經是大學生了。雖然帕特裡夏的工作需要直面死亡,但她並沒有因此失去對生活的熱愛。
陪你安樂死

意願像和人鬧著玩似的,渴望得那麼迫切,實現卻又令人失望。為了“距離產生魅力”的境界,我與丈夫立志兩地分居。可不過兩年,又嚮往起一地的生活。做了多少夜夢和晝夢,只以為到了那一天,便真正的幸福了,並且自以為我們的幸福觀經受了生活嚴峻的考驗。而終於調到一地的時候,卻又生出無窮的煩惱...

     妻子在外面遇見了一個人,是所謂異性知己,他差點兒成了她的外遇。 他是一個很風趣、很有才情的男人。也許是他的婚姻太冷漠,也許是她的情感太寂寞,總之這個人給她帶來了特別新鮮的感覺,就好像又重新有了戀愛的激情。 過去的幾年裡,她不修邊幅、不愛出門,躺在沙發上可以一天...

當行情正旺,當股價一直往上飆的時候,女生認為自己有很高的行情,認為目前的市價低估了她,大家出的價都配不上她,死都不賣........漸漸地,價格隨時間來到了高點,但,她股票還是不賣,為什麼?因為貪心嘛!總覺得自己的行情應該還可以更高才對!沒想到行情開始反轉,一去不復返,然而,隨著年齡的成熟,死要面...

  (示意圖) 我一直在想,你對我到底有什麼意義? 你只不過是我丈夫的母親,在結婚之前,你在我的生命中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我的生命來自我的父母,今天的學歷、能力、教養、待人處世之道理,都是來自我父母的承傳,沒有任何一分一毫是由你來貢獻。 所以我不懂,為何一結婚之後,我活了二十多年的歲月全部...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