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埃裡卡・帕特裡夏是瑞士當地的一名醫生,但是她的職業不同於普通概念上的醫生。當埃裡卡・帕特裡夏詢問病人的姓名和出生日期時,這意味著死亡僅有一步之遙。之後,回答問題的病人會被靜脈注射一種致命藥物。三十秒後,他就陷入深度睡眠;三分鐘後,他的心髒停止跳動。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坐在車上認真查看病人的臨床資料。每年,她和同事們會陪伴超過200人死亡。其中有不少是外國人,而且大多數身患絕症。有人稱他們是“死亡天使”。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每天上班攜帶的醫用公文包中,裝有致命劑量的戊巴比妥鈉。這是一種用於催眠、麻醉的藥物,也是注射安樂死所用的藥物,在瑞士只有醫生能合法持有。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工作的地方在瑞士巴塞爾市。晚上,她陪一位病人在街頭最後一次散步。
陪你安樂死
在病人的賓館房間中,帕特裡夏讓他簽下生前的最後一份資料。第二天,帕特裡夏將協助他注射死亡。
陪你安樂死
在這間公寓裡,帕特裡夏陪伴許多人走過了生命的最後時刻。幾分鐘後,她就要為身後這位病人進行注射死亡了。
陪你安樂死
注射開始前,帕特裡夏正在填寫幾份需要交給警察和檢察官的資料。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將含有致命劑量的戊巴比妥鈉(靜脈注射死亡所用藥物)放在架子上。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和弟弟呂迪一起協作將針頭扎入病人的前臂。
陪你安樂死
在開始注射前,帕特裡夏和弟弟檢查扎在病人前臂上的針頭。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向病人問最後三個問題,幾秒之後,他將自己打開手中的輸液器開關,待藥物進入體內,他的生命就會終止。帕特裡夏的弟弟呂迪在一旁攝像記錄眼前發生的一切,這也是瑞士法律所要求的。
陪你安樂死
開始注射藥物後,帕特裡夏蹲在病人面前,雙手放在他的膝蓋上,雙眼注視著,陪伴他度過生命的最後時刻。
陪你安樂死
注射藥物三分鐘後,病人的心髒將停止跳動。帕特裡夏帶著助聽器,貼近病人的身體檢查他的心跳。
陪你安樂死
在給警察打電話之前,帕特裡夏最後為病人進行生命體征檢查。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站在剛剛注射死亡的病人遺體旁。
陪你安樂死
棕色瓶子中裝的是致死劑量的戊巴比妥鈉(用於催眠、麻醉前給藥),這種藥劑劑量需要50瑞士法郎,而且只能通過醫生獲得。
陪你安樂死
為病人實施注射死亡後,帕特裡夏和弟弟呂迪站在一旁,神情凝重。殯儀人員把遺體放入棺木中,准備送去太平間火化。
陪你安樂死
殯儀服務人員來到帕特裡夏工作的公寓裡,把安放病人遺體的棺木運走。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手中的罐子裡放著一位病人的骨灰。冬天時,她曾協助這位病人實施安樂死。這位患者已經沒有親人在世,他最後的遺願,就是把自己的骨灰撒在夏天長滿綠草的山坡上。
陪你安樂死
帕特裡夏在山上找到合適的位置後,把這位病人的骨灰撒在了這裡。
陪你安樂死
夜色中,一天的工作結束後,帕特裡夏帶著愛犬Akita回到家中。
陪你安樂死
與丈夫共進晚餐後,帕特裡夏依偎在沙發上一起看電視。他們有三個孩子,2個兒子和1個女兒現在都已經是大學生了。雖然帕特裡夏的工作需要直面死亡,但她並沒有因此失去對生活的熱愛。
陪你安樂死

  二十歲的姑娘就坐在我對面,委屈地扁著嘴,不管不顧餐廳裡的其他人,紅著眼睛情緒失控地對我講,「當初為什麼和他在一起,不就是因為覺得他是個好人,善良到連螞蟻都不忍掐死一個,還能對我壞到哪去?可是現在呢,才不到半年,他就整天窩在寢室裡打遊戲,我每天要去送飯,週五要為他洗衣服,只要一個電話,...

她知道他有了外遇,但還是對他好。是一如既往的那些個好:他的那份早餐永遠是他喜歡的金燦燦的小米粥,電視的開機頻道永遠都是他習慣的中央五套,在床上輕咳時紙巾永遠都在他最適手的那個位置……過於體貼或者過於平淡都是一種不正常,所以,她一直面如止水。 順其自然。她知道自己只有這樣。...

她是城市的白領Office Lady,他是城市的搬運工人。高中畢業後,二個人劃著不同的青春軌跡,可是他們依然保持著戀人的關係,僅僅是保持著。白天,她在公司裡喝正宗的雀巢咖 啡。下班後,她吃他買來的廉價的冰棒。中午,她品味著公司裡精緻的飯菜。晚上,他帶她去髒兮兮的飯館吃並不正宗的蘭州拉麵。她一直認為...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