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妳的害怕◎肆一

一個男人的告白:「我怕蛇。失戀?那是一種動物嗎?」

其實妳一直都不是個膽小的人。在遊樂場裡,妳敢玩男生害怕的雲霄飛車,腳才剛落地就吆喝著再玩一趟;妳喜歡吃奇怪的食物、越難走的登山步道越是躍躍欲試、妳也不怕一個人去旅行……妳喜歡新奇、勇於冒險,甚至妳比妳所認識的男生在大多數時候都更勇敢。所以,妳並不膽小。

但唯獨在愛裡面,妳不勇敢。妳很多慮、妳很固執,妳有很多的規矩,有人說你難搞,但只有妳知道自己並不是挑剔,妳只是想保護自己而已。就因為沒有誰可以保護自己,所以妳要對自己好一點。再後來,人們開始說妳膽小,害怕在愛裡受傷。妳知道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因此妳無法反駁,但是,妳的心會痛,也是真的。

因此,當他們用手指指責妳「膽小」的時候,也只有妳知道自己有多想比他們希望的再勇敢一點。

而關於膽小,其實妳有很多話想說,妳並不是一開始就是這樣的。妳也憧憬過愛情的美好、全心全意付出過,如果愛情只有美好,那該有多好?但就是因為受過傷,所以才怕了。妳曾經那麼勇敢,但愛情並沒有同等的回報,還在妳的臉上甩了一個巴掌。然後,妳不停地問自己「為什麼?」但用了很長的時間跟著才發現,愛情裡沒有解答,也沒有加減乘除,人的心是風箏,一旦斷了線,抓在手上的就只剩回憶。而妳付出的代價是無數個由黑轉亮的夜晚,與在妳耳旁喧囂的淚水,它比窗外的喇叭聲還刺耳。

或許妳的身體是健全的,但是心上卻有疤,妳還不確定自己痊癒了沒有。

所以妳害怕了。原來,一段感情的結束,其實終結不是自己的愛,而是膽子。於是,之後妳的勇敢在一段感情開始之前,就已經有了防衛,心還沒有開啟,就過不了膽量這一關。其實妳並不想這樣,妳知道自己心裡想要去愛,想要再被叫一次「寶貝」,尤其在天冷時,妳更是益發懷念起手的溫度。所以那些張口說妳挑剔的每張嘴,都不知道其實妳並不喜歡自己的逞強。

然後,妳又想起了上一段戀愛。

妳很驚訝,至今自己還記得那些痛的感受,彷彿昨日,歷歷在目。從來都沒人教過妳如何面對失戀,每個人都說要去愛、要去感受,但然後呢?如果受了傷該怎麼療癒?要是覺得恐懼了該怎麼克服?會不會心痛根本就不會好?還有,妳又該如何面對妳的害怕?

妳開始在愛裡面膽怯,所有的害怕總結出一段段還沒開始便早夭的愛情。妳害怕妳的害怕,而這點,讓妳更加害怕。

可是,妳不知道如何讓自己勇敢,妳找不到方法,妳並不是沒有試過讓自己堅強起來,而是有些事再努力也沒有用。就像是愛情,即使是模範生也不一定能保證拿到滿分。尤其在妳發現,妳與愛情的距離有時候跟運氣比較有關,而不是努力。但也只有妳知道自己並不是悲觀,妳只是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妳在等一個人,等他的出現讓妳知道,自己已經可以再往前走,等他的出現讓妳知道自己的傷已經痊癒。或許會有那麼一個人,讓妳發現自己原來可以堅強。

妳在等一個人,當妳看著他的雙眼時,覺得自己可以為他再勇敢一次。

 

※本文出處:請按此

 

關於妳的害怕◎肆一

肆一/男人,不覺得愛情是生命的唯一,
但認為,有愛,生活會更有滋味。

為「姊妹淘」駐站作家、「法蝶生活館 La Fatt'e」專欄作家、ETtoday名家、BRAND 名牌誌名家、「智邦」專欄作家。

生長在非洲荒漠地帶的依米花,默默無聞,少有人注意過它。許多旅人以為它只是一株草而已。但是,它會在一生中的某個清晨突然綻放出美麗的花朵。 那是無比絢麗的一朵花,似乎要佔盡人世間所有色彩一樣。它的花瓣兒呈蓮葉狀兒,每瓣自成一色:紅、白、黃、藍,與非洲大地上空的毒日爭艷。 但是,它的花期很短,最多只有兩天...

甘地夫人:「世上有兩種人:一種人做事;另一種人邀功。我要試著做第一種人,因為這類的人比較沒有競爭對手。」 據說,奧地利的布魯克居住在貧困的鄉間,母親早年去世,父親後來工作受傷,無力繼續支撐家庭,加上兩個需要扶養的年幼弟弟,家裡的重擔頓時成了布魯克的重責大任。 一天,一位顧客匆忙拿了一雙鞋底壞掉的皮鞋...

沒有伴侶的時候,即使是孤單,也可以很快樂這個時候,孤單是一種境界。你可以一個人走遍世界,結識不同的朋友你也可以選擇下班之後,立刻回到家裡享受自己的世界一個人的孤單,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有了伴侶以後的那份孤單伴侶糟糕,你卻不能離開他,那是最孤單的你和他,曾經有過許多快樂的時光,你以為從此不再孤單只是,...

埋在內心深處的感情 文◎張小嫻 ●甚麼都不是在一些愛情小說或電影裏,都出現過以下這句話︰一人情深款款對另一人說︰『沒有你,我甚麼都不是。』你在人海中遇上某個人,彼此相愛,他改變了你,發掘了你的優點,幫助你了解自己,你甚至比以前更成功和出色。一天,你不禁認為,沒有他,你只是一個平凡的你。你的一切,都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