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開心搬去跟姊姊姐夫住,誰知道某次停電時....我身體最重要的東西不見了...

那天下午,我興高采烈地把大學錄取通知書領到了手。接著就給姐姐打電話,讓她幫我收拾房子。因為我所報考的大學,離姐姐很近,所以,很早姐姐就對我說,等你考上大學,一定要和姐姐住在一起。姐姐雖然不是我的親姐姐,可是從小就對我百般疼愛。

  當年,媽媽帶著我嫁給繼父的時候,姐姐18歲,我8歲,姐姐對我比親妹妹還親。用姐姐的話說,這就是親情轉移,因為我媽媽對她好,她就對我好。她缺少母愛,我缺少父愛,我母親和她父親的結合,讓這個家其樂融融,無比溫馨。

 

 姐姐結婚那天,我哭得很厲害,姐姐就安慰我說,你要好好學習,等將來報考A城的大學,這樣你就可以住在姐姐家,天天和姐姐在一起了。從此,家裡只剩下我一個孩子,充滿孤單和寂寞。而今,努力這些年,終於又能和姐姐重逢,別提我有多開心了。

  一開始我還顧忌姐夫的感受,我害怕長時間住在他家,他會不會厭煩。可是搬過去的第一天,他就打消了我所有的顧慮。他的心胸很寬廣,家裡隔三差五都會來一些朋友聚餐。好在我和姐姐臥室的隔音效果比較好,不然整天喧囂會把我們吵死。姐姐下班後,經常帶著我去逛街,順便給我買一些衣服和小首飾。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跟姐夫越來越熟。姐姐的性格比較內向,不太愛開玩笑。而就不同,我很喜歡幽默寬鬆的氣氛。所以,每當吃飯時,我都會和姐夫侃上一陣子。有時還會開一些麻辣的玩笑,姐姐說,自從我來了之後,家裡每天都充滿歡聲笑語,我可真是她的開心果。有時,姐姐不在家,我和姐夫也會聊得很投機,彼此間也不覺得尷尬。

  可是最近我發現,姐夫是個很色的男人,夏天到了,為了展露我性感迷人的身材,我特意為自己買了一些絲襪和迷你裙。每當我穿上這些衣服的時候,姐夫的眼睛總是盯在我身上,上下游動。有時太投入,我跟他講話,問了三遍都沒反應過來。看的我很不自在,又不好跟姐姐說。除了反感,我心裡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竊喜,這不正好說明我吸引人嗎。女孩子把自己打扮得那麼漂亮,不就是為的吸引男人的眼球嗎。

 

有一次,姐姐出差,當晚我還猶豫要不要跟同學去宿舍住,因為長這麼大,我還沒有單獨和男人住在一起過。雖然姐夫有些色,但他從不敢對我動手動腳。想了很久,還是決定回姐姐家住,因為我如果住習慣了某個地方,換個地方就會失眠。

  可是悲催的事就在那晚發生了。吃過碗飯,我拿了浴巾去浴室洗澡,姐夫喝了半瓶酒,滿臉通紅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可是正當我洗到一半時,眼前突然一黑,停電了。我被嚇了一跳,心裡害怕極了。問姐夫怎麼回事,姐夫說他也不知道。

 

等了一會,還沒來電,我剛剛上了洗髮水和沐浴露,左右為難。不得已披上浴巾打開了浴室的門,剛走出門就一頭撞進了姐夫的懷裡,我趕緊​​掙脫,卻被他一把摟住,假惺惺地說,別害怕,有姐夫在。然後一把將我抱到了沙發上,瘋狂地吻了我一陣子。滿身的酒氣讓我覺得噁心。由於我從小就乾體力活,拼勁全身力量掙脫了他。並扇了他一個耳光。跑回了房間。這時,房間的燈突然就亮了。望著狼狽的自己,我有種說不出的難受……

  為了姐姐的家庭和諧,我始終沒有將這件事吐露出來,從那以後,只要姐姐不在家,我就不會去姐夫家住。平時,我們為了掩飾那個醜陋的秘密,還像往常一樣侃侃而談,可心裡再也沒有最初的開心。直到我開始談戀愛以後,才把那件事逐漸的遺忘。只是,我再也不願去姐姐家。包括每次見到姐姐,我心裡都有種說不出的,難受的感覺。不知道是愧疚,還是替姐姐感到悲哀,亦或者是對姐夫的憤恨,總之,我希望他不會背叛姐姐,姐姐太容易相信人,就像我一樣,往往華麗的外表背後,掩飾的都是傷害。

  我們可以通過美容院改善肌膚,通過參加小組討論磨練交際能力,這些固然都是有效方法。然而「早睡」是最簡單又有效的方法。「夜貓一族」不妨也嘗試一下吧!  你是否會為了掩蓋熬夜後的「熊貓眼」而化上濃妝?你是否會因睡眠不足而精神不濟,外貌不是女性的全部。不少注重化妝、搭配的女性,卻屢屢...

2009年的時候,秦舒培以紐約22場秀的驚人戰績成為時尚圈的一匹黑馬,同年十月又被Style.com票選為「十大新人模特兒」之一。2010年成為Maybelline國際代言人後,更在當年的四大秋冬時裝週連走60場秀,不同的風格都能夠走出自己的風範。 不過在這之前,她也是有過一季僅3場秀可走的敗績。不...

在漂亮的時候:笨女生會搖頭擺尾、搔首弄姿,恨不得讓全世界的生都知道自己漂亮-選擇了驕傲。聰明的女生則會順其自然、舉止端莊,從不招搖-選擇了謙虛。在不漂亮的時候: 笨女生會對自己缺乏信心,埋怨老天對自己的不公,整天愁眉苦臉,就像誰欠了她多少錢似的-選擇了自卑。 聰明的女生則會心然的面對事實,因為她覺...

垃圾堆裏,她發現了一本《安徒生童話》,如獲至寶。回到家裏,伴著昏黃的燈光,她如癡如醉地翻看起來。 她叫妲妮拉·考特,全家13口人居住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郊區的壹個貧民窟。父親失業後,原本貧寒的家庭陷入食不果腹的邊緣。爲了減輕父母的負擔,懂事的妲妮拉在每天放學後,總是拉上小推車四處...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