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上午八點四十分 ,我打手機給她:「妳準備上班了嗎?」 

她笑道 :「是呀!」 

 

我的語氣有些哽咽:「雯……對不起!」 

她愣了一會兒 :「為什麼向我道歉?」 

我解釋道:「沒事!」她緊張地說:「小諾 ,你……」不等 她的話問完,我即刻斷線。 

 

 

中午十二點十分,我撥電話至她的公司,她情緒激動地道:「你的手機為什麼不開?」 

我支吾地道:「對不起……」 

 

她又道:「你為什麼要寄支票到公司給我?」 

我道:「雯 ,我真的很愛妳。」 

她提高了音量:「你想分手就直接對我說,不需要付一大筆分手費!」 

 

我沈默了幾秒,掛了電話。

 

下午三點整, 她接起電話冷冷 地道:「你變心了嗎?」 

我轉移話題:「伯父伯母在我這裡。」 

她訝然道:「你為什麼約我爸媽出來?」 

我只道:「我覺得我有必要向他們道歉!」 

 

 

她深呼一口氣,強忍著情緒:「你把我們的感情當作什麼?」 

我緩緩地道:「對不起,請你們原諒我……」電話那方的她已然泣不成聲,這次,換她掛了電話。 

 

 

傍晚八點四十分,我的手機震動,我按下通話鍵:「妳到家啦!」 

 她問道:「我爸媽呢?」我內疚地回答:「雯,對不起!」

她吼著:「我不要聽對不起!我只想知道為什麼!」

 

 

我故作冷靜地向她說道:「我向妳的家人道歉,因為妳是他們生命中的心肝寶貝,我懇求他們

允許妳嫁給我;我向妳道歉,是因為我知道我不能沒有妳,可是我不太懂得照顧人,所以我盼

望未來的日子妳能陪著我,順便照顧我。我身上僅剩的存款已經交給妳了,新房子的頭期款我

也付了,妳爸媽正在幫我們挑家具。雯 ……對不起,請妳嫁給我!」 

 

 

出乎意料地,她的態度突然變得極溫柔:「小諾,你在那裡?」 

我滿懷喜悅地說:「我在妳家門外!」 

 

 事後,我如願娶了雯。 

 

不過求婚當天,也印證了另一件事──原來,被掃把打到頭真的很痛......... 

有個七十歲的日本老先生,拿了一幅祖傳的珍貴名畫上節目,要求「開運鑑定團」的專家鑑定。他說,他的父親說這是名家所繪價值數百萬元的寶物,他總是戰戰兢兢的保護者。由於自己不懂藝術,因而想請專家鑑定畫的價值。結果揭曉,專家認為它是膺品。連一萬日圓都不值。主持人問老先生:你一定很難過吧?來自鄉下的老先生,臉...

曖昧時,會有人時時關心我在哪在幹嘛。愛情時,關心成了一種習慣性的問候。曖昧時,會有人幼稚的嚷嚷著說要保護我。愛情時,只有那句乏味無力的我愛你。曖昧時,會有人因為找不到我而著急要死。愛情時,我一整天不出現也不會有半個短信。曖昧時,更多的是歡樂的笑話。愛情時,更多的是無奈的謊言。曖昧時,不用提心吊膽過...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會發現自己有時幼稚的像個兒童。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才知道原來一個人可以如此的去想念另一個人。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自己的不良愛好會因為對方的不喜歡而終止。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會比以前更加奮鬥,把壓力當成動力。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奇怪的變的很乖...

要找到真愛,便要找到一個懂你的人。 這個人也許並不是十全十美,但因為他懂你: 你就認為他是十全十美的,就是這麼一個「懂」字。 「懂」是什麼? 當你遇到挫折時,他不說一句損你尊嚴的話。 當你意氣用事時,他絕不遷就,而會娓娓解說事理給你聽。 ...

Facebook留言板